以县为本 两千多年都没变

2017-10-11 09:02 来源:北京日报 
2017-10-11 09:02:47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古代榜样

  好县官何易于

  《新唐书》中记载了一位四川益昌(今四川广元南)县令何易于的故事。

  根据唐代散文家孙樵的记载,有一年,孙樵来到利州(今四川广元)下属的益昌县,偶然碰到一群老百姓在闲聊。当人们知道孙樵是一位朝廷下来的大官时,便斗胆向他讨要一个“说法”。老百姓问:“皇上下诏书,考察各级官员,我们何县令为什么只得了个‘中上’等级?”

  按照唐朝地方官员管理制度,县官三年任期届满必须考核。考核结果共分三等九级,即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倘若得了“上等”便属优秀,即可提拔升迁;如果得了“中等”则属称职,仍可继续做县官;假使得了“下等”便相当于不称职,朝廷就要问责撤职。

  孙樵反问:“何县令给不给上级官员送礼?”

  百姓回答:“何县令道德高尚,向来秉公办事,根本不干那种送礼行贿的事情。”

  孙樵还问:“何县令捕捉盗贼工作有什么成绩?”

  百姓回答:“我们益昌县自从何县令上任以来,民风淳朴,治安良好,监狱已经三年无囚犯了。”

  随着实地调查的进一步深入,孙樵还听到了关于何易于的这样一件事儿:

  何易于当上益昌县令不久,利州刺史崔朴带着一群宾客、侍从泛舟春游,顺嘉陵江而来。从利州到益昌有40余里水路,一般情况下,需要纤夫拉纤。刺史崔朴正是何易于的顶头上司,到了益昌境内,自然要先通知何易于派民夫拉纤。可是,崔朴一看前来拉纤之人,竟然是一身农民打扮的县令何易于。何易于将办公用的笏板插在腰间,袖子一挽,拉起纤绳就走。崔朴忙喊停船,问:“何易于,你身为一县之令,为何亲自来当纤夫?难道连一个老百姓也喊不到吗?”何易于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刺史大人,眼下正是春耕大忙季节,全县百姓非耕即蚕,哪还有一个闲人啊!为了不违农时,同时也不误大人的游程,只好由我这个闲人来充当纤夫啦。”崔朴听罢此话,顿时羞愧满面,连忙招呼宾客、侍从们下船,骑马回利州去了。

  孙樵很为何易于的事迹感动,挥笔疾书写了一篇《书何易于》的文章,希望通过宣传,让天下人都能够知道何易于。然而,何易于直到告老还乡之时也没有得到过优秀等级,更莫谈提拔重用了。

  直到200年之后,北宋历史学家、大文豪欧阳修才看到了孙樵所写的这篇《书何易于》,非常受感动。经过多方考证,厘清真伪,毅然为“七品芝麻官”何易于立传,将其既平凡又伟大的那些事迹载入《新唐书》。

  史海钩沉

  1910年起,县官不再是法官

  自秦至清,长达两千多年的岁月里,中国县官既是行政官也是司法官,而且在封建社会,司法职能履行得好坏是考核县官称职与否的重要标准。审判中能主持公平、正义是清官的标志。

  到了明清时代,随着人口增长、经济社会发展,法律逐步完善和日益繁复,司法工作已成为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一般行政官兼任司法官已越来越不适应形势的需要。于是在清代就开始出现知县不得不动用养廉银,私人雇请刑名师爷来协助其承担法律及案件的研判。

  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清政府宣布废除科举制度,兴办新式学校。同时,开始着手研究行政官与司法官分离的问题。直至清政府灭亡前夜的宣统元年十二月二十八(农历),即公元1910年1月9日,朝廷才颁布法院编制诏令,正式宣布行政官与法官分离。

  (本文写作参考翁礼华著《县官老爷——解读县史两千年》、宋亚平著《中国县制》等,特此致谢)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