惬意“辞青”:郊能丹碧人能暇

2017-10-19 09:24 来源:北京日报 
2017-10-19 09:24:56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刘一达

    北京的一年四季,以秋天的景色最为怡人。在北京赏红叶和黄叶(银杏),不但是视觉上的享受,也是身心的愉悦,尤其是京郊红叶,早已成为闻名中外的景观了。

    其实秋天赏红叶,早在辽、金时代,就是京城一道诱人遐思的景观。当然,那会儿观赏秋景,主要还是有闲情逸致的文人墨客的雅兴,并没有像现在似的,成了北京人秋天必不可少的“精神大餐”和民俗活动。

    古代的北京红叶,主要以枫树的叶子为主,金代诗人周昂在《香山》里写道:“山林朝市两茫然,红叶黄花自一川。野水趁人如有约,长松阅世不知年。”(摘自清·孙承泽《天府广记》)。当时的文人在秋天里与友人相约到香山看红叶,并把黄色的银杏树,也作为一道景观了。

    明代的北京人秋天赏红叶,主要是到香山。明代文人刘侗在《香山寺来青轩》中写道:“十里香红一道泉,约同闲伴入春烟。鸟呼耕凿民畿甸,钟报晨昏僧祝延。独翠封山谟万壑,来青经野敕诸天。郊能丹碧人能暇,休养熙游不偶然。”(摘自明·刘侗《帝京景物略》)。

    诗人与朋友相约到香山赏红叶,感叹“郊能丹碧人能暇”,大自然给我们带来丹碧之色,我们能有闲暇到此观赏,应当是人生最为惬意的事了。

    香山因最高峰有石似香炉而得名,据明代王衡记载:香山最早叫杏花山,“杏树可十万株,此香山之第一胜处也。”明代诗人徐贯在《游香山偶成》中写道:“一派峰峦侵碧汉,独尊凡宇出红尘。岭松月挂上方晓,山杏花飞下界春。”(摘自明·刘侗《帝京景物略》)。香山森林覆盖率达96%,除杏树外,还有多种树木,其中一、二级古树达5800多棵,占北京近郊古树总数的四分之一。在众多的树种中,最有名的就是五角枫和黄栌,这两种树的叶子在深秋变红,形成香山的红叶景观。

    明代诗人叶仑在《秋游香山寺》中写道:“秋老香山路,高深霜叶迟。日窥林内暝,泉涤石中奇。”于奕正在《来青轩》中写道:“四山秋色重王言,青翠巍巍捧一轩。叶渐有声霜待老,僧能无语梵应尊。”周之茂在《香山寺》中写得更加详细:“老树引年三代色,危岩亏日四时寒。登临不尽寻幽意,寻去无愁石路难。”在诗人的笔下,香山的红叶会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思。风动红叶使秋天的山色成为有声的画卷,的确令人神往。

    明清以前的北京人秋天赏红叶,地点比较单一,除了西山,尤其是香山,基本没有别的地方。现在的香山公园,在清代是皇家园林“三山五园”之一的静宜园,一般老百姓是进不去的,但西山的寺庙比较多,静宜园南面的香山寺是开放的。

    据清代人《帝京岁时纪胜》中记载,当时北京人赏红叶称为“辞青”:秋日,“都人结伴呼从,于西山一带看红叶……谓之辞青。”到清末时,秋天登高望远、观赏红叶已经成为民俗。

    当时,北京人观赏红叶的方式以结伴进山,相约住寺为多。因为交通不便,从北京的内城到香山坐骡车要多半天。那会儿的香山没旅馆、饭店,所以为赏西山红叶,一般要在寺庙住几天,这样正好可以观赏到早、中、晚几个时段的秋景。这些,我们从明清文人留下的大量诗作当中可以体会到。

    现在除了香山,在北京北部、东部的山区也出现了大面积的红叶观赏区,红螺寺、金海湖、慕田峪、上方山、百望山、百花山、灵山、密云水库周边、京张公路、怀丰公路等地都是观赏红叶的好去处。

    望着这色彩艳丽,层次分明,绚烂如霞的景色,人们定会浮想联翩,感叹一年四季,北京最美的季节还是秋天。(有删节)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