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一足

2017-10-20 15:08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0-20 15:08:41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盛文强

夔在黄帝时期已经存在。在与蚩尤的大战中,黄帝曾派人入东海捕捉住了一只夔,剥夔皮作为战鼓,这面战鼓的出现,在僵持不下的战局中起到了出奇制胜的神效,黄帝终将蚩尤打败,其事见于《山海经·大荒东经》: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为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可见,夔的神异之处,在于裹挟风雨雷电,具有雷神的神格,与晚出的雷神相较,夔的形象显得过于古老,是纯粹的兽身,尚未经历人格化塑造,或认为夔兽是雷神的坐骑。按《山海经》的说法,夔是仅有一条腿的无角之牛。它的风雨雷电的神性,或出自对海上风云变幻的气象观察,无可解释,便归之于夔在海上兴风作浪。夔皮蒙的战鼓,能够“声闻五百里”,自身的神通生来独具,凡人难以习得,但往往可以通过直接使用其身体器官而收到类似效果,比如獬豸的角可以辨别忠奸,人得到其角,仍有效力。

后世的记载中,夔的数量不断激增,夔皮鼓的功能也进一步夸张,《绎史》卷五引《黄帝内传》云:“黄帝伐蚩尤,玄女为帝制夔鼓八十面,一震五百里,连震三千八百里。”又《山海经广注》云:“蚩尤铜头啖石,飞空走险,以馗(夔)牛皮为鼓,九击止之,尤不能飞走,遂杀之。”这些注疏增添了夔鼓的具体细节,使这场大战更显得惊心动魄,比如对夔鼓数量的进一步夸大,神异的进一步渲染,都促成了夔的神话的文本增殖,这种增殖存在于古经的注脚中,可见此类神话形象的附会之弊,在诸家的附会中,夔的形象日益芜杂,它在故纸堆中完成了自我增殖。

夔的形状,最常见的是独脚牛形。《山海经》的各种图本中,夔均作牛形,故而又称之为夔牛。但在《山海经》之外,夔除了牛还有龙形、猴形之说。许慎《说文解字》曰:“夔,神魖也,如龙,一足。”《东京赋》:“夔,木石之怪,如龙,有角,鳞甲光如日月,见则其邑大旱。”战国青铜器及玉器中常见夔龙纹,后来但凡龙形的连续纹样总称夔纹,即是夔龙的例证。夔形如猴的说法最为怪异,亦见之于古籍,与牛形、龙形之说鼎足而三。《说文》:“夔,贪兽也,一曰母猴,似人。”韦昭注《国语·鲁语》云:“夔一足,越人谓之山缲……人面猴身,能言。”《永嘉记》载:“安国县有山鬼,形如人而一脚,仅长一尺许。好盗伐木人盐。”《白泽图》说得更直接:“山之精,状如鼓,色赤,一足而行,名曰夔,呼之可使取虎豹。”在这里,夔又具有山中精怪的属性,它出现在越国近海之地,疑为夔的古老神话渗入了民间传说中的山魈故事,二者合二为一,这使夔离海登陆,成为山居之怪。也可看做是古老的信仰衰落,当年的神兽也随着信仰的没落而降格为精怪。

因为夔皮能蒙鼓,故夔又引申出音乐属性,是其神格的引申,故而古时乐官多以夔为名,就是取其音乐层面的指涉。舜帝时有乐正夔,南宋有词人姜夔,都是音乐方面的顶尖高手,足见古人取名的深意,今人取名则难以望其项背。《吕氏春秋·察传》载有一则鲁哀公与孔子的对话,问及乐正夔的事迹,也事关“夔一足”的讨论: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乐正夔一足,信乎?”孔子曰:“昔者舜欲以乐传教于天下,乃令重黎举夔于草莽之中而进之,舜以为乐正。夔于是正六律,和五声,以通八风。而天下大服。重黎又欲益求人,舜曰:“夫乐,天地之精也,得失之节也。故唯圣人为能和乐之本也。夔能和之,以平天下,若夔者一而足矣’。故曰‘夔一足’,非‘一足’也。”

乐正夔是一个高度神化了的人物,实为司乐之神,《尚书·舜典》中说夔“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敲打石头,就能奏出美妙的乐律,令百兽翩翩起舞,有着极为高超的音乐才能,连动物都能受到感染。鲁哀公之问,显然是采自神话,然又颇觉其荒诞不经,故垂询于博闻强记的孔子。孔子的回答,恐怕要让博物学家们大感失望了,“子不语怪力乱神”,正是儒家的理性主义表征,故而化神话为历史,将神异叙事转化为血缘政治叙事,“夔一足”由神异复归寻常,是儒家礼乐政治观对神话的主观改造,使得上古神话崩落瓦解,最终消弭于无形。唯一的神话特征“一足”也被巧妙解释为“有一个便足矣”,夔由神降格为人,不知鲁哀公听后作何感想。

若论来路之奇、变化之繁,夔在中国海怪中怕是要首屈一指了。夔是来自洪荒年代的上古神兽,它一出现就被斩杀,做成了战鼓。它来自东海的流波山——大海深处的一座无法考证的虚构之山(岛),它的身份也因此显得可疑。自从被黄帝诛杀后,它的故事一路走到了今天,早已面目不清。(盛文强)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