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圆明园,龚自珍的儿子是主谋?

2017-10-20 15:06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0-20 15:06:08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蔡辉

“恒祺不敢违慢,跨着马驰到圆明园,园外统是洋兵守住,恒祺会说几句英语,说是前来请和,洋兵始放他进去……恒祺向没火处走入,劈面正碰着巴夏礼同一个洋装的中国人,巴夏礼佯作不见,还与那人指手画脚,导引放火。恒祺忍着一股气,先与那洋装的中国人,搭讪起来,问他姓名籍贯。他却大声道:‘谁人不晓得我龚孝拱,还劳你来细问!’”这段描写出自蔡东藩的《清史演义》,龚孝拱即龚橙,是清中期文坛领袖龚自珍的长子。

此说有蓝本。1907年起连载于《小说林》上的《孽海花》中,便有龚孝琪(显然在影射龚橙),自称:“庚申之变,我辅佐威妥玛,原想推翻满清,手刃明善的儿孙,虽然不能全达目的,烧了圆明园也算尽了我做儿的一点责任。”

清末民初,小横香室主人李伯元的《南亭笔记》、《清朝野史大观》、柴小梵的《梵天庐丛录》、陈文波的《圆明园残毁考》、章太炎的《訄书》等著作中,皆称龚橙是火烧圆明园的主谋。与此同时,梁启超、孙静庵、谭献等学者又相继为龚橙辩白。

孰是孰非,值得深究。

把魏源当猴耍

关于龚橙生平,学者叶斌的《龚孝拱事迹考》和王开玺先生的系列文章考证最细。

龚橙,字孝拱,一字昌匏。中年时用过宣、公襄、祢、诊、刷刺、太息、小定等怪名。

1917年,龚橙生于上海观察署。传说署“前有一潭,宽广百亩,久为孽龙所据”,有高僧念经三日镇压,孽龙求饶,僧人说:“汝若能使潭水立涸,可建寺基,则舍汝。”孽龙只好遵命,化身为寺前韦驮像。恰好龚自珍夫妇中年无子,来此求嗣,孽龙遂转世为龚橙。

龚橙的祖父龚丽正是学术巨擘段玉裁的女婿和门生,其父龚自珍曾任礼部主事等职。1826年至1839年,龚橙随父母在京13年。

据晚清思想家王韬记:“(龚橙)居京师最久,兼能识满洲、蒙古字,日与之嬉,弯弓射云,试马蹑日,居然一胡儿矣。”

龚橙家学深厚,龚自珍重学术而轻科举,故龚橙学有所成,但不善八股文。

龚自珍对龚橙评价极高,诗称:“家有凌云百尺条,风烟陪护渐岧嶤。生儿只识秦碑字,脆弱芝兰笑六朝。”

在京期间,龚自珍与小他两岁的魏源往来甚密,魏源常教训龚橙。

一天,龚橙对魏源说:“近得一高士,学行甚峻,先生愿见之乎?”魏源很高兴,随龚橙赴酒楼拜会,见一人“貌甚寝(丑陋),衣短衣,戴弊冠”,龚橙对他执礼甚恭。这位高士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上座。

龚橙告辞后,魏源与高士对饮,反复求问,高士埋头吃饭,不答半字。魏源很奇怪,便问酒保,酒保说:“此人是龚橙的马夫,您为何与他对饮?”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