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驿寻踪

2017-11-09 13:36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1-09 13:36:2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康德真

  “试问南京至北京,水程经过几州城。皇华四十有六处,途远三千三百零……河西和合归潞河,只隔京师四十路。逐一编歌记驿名,行人识此无差误。” 这是明代《士商类要》一书中“水驿捷要歌”的部分内容,其中的和合与潞河指的是通州的和合驿与潞河驿。明成祖迁都北京后,为沟通南北经济,发展漕运,特开辟了南京至北京的水路驿站,沿途设置水驿41处,明末增至46处,每处设驿丞专管。而“水驿捷要歌”就对各个水路驿站的名称、位置及联系作了生动记述。当时漕运繁忙,水驿兴旺,驿站传递军报公牍及接送官员,络绎不绝。

  驿站在我国源远流长。据甲骨文记载,商朝时就已经有了邮驿,到周朝得到了进一步完善。那时的邮驿,在送信的大道上,每隔34里设有一个驿站,驿站中备有马匹。在送信过程中可以在站里换马换人,使官府的公文、信件能够一站接一站,不停地传递下去。到西周时候,我国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邮驿制度。各种不同的传递方式有了不同的名称。比如:以车传递称作“传”,这是一种轻车快传;还有一种车传称为“驲”。主要在边境上传书的机构,人们叫它为“邮”。另有一种叫做“徒”的,则为急行步传,让善于快跑的人传递公函或信息。大体上,西周时单骑传书还不多,一般为车传。在西周的邮传驿道上,沿途设置了休息站,叫做“委”、“馆”或“市”,并有一整套管理制度。从史料上看,西周的通信邮驿,效率是很高的。当时周公被封于鲁,姜尚封于齐。姜尚到齐后不讲政策,滥杀了当地两个贤士。周公闻听此事后,立刻乘“急传”赶到齐都临淄,制止了姜尚的专断行为。“急传”能如此迅速地赶到,说明当时驿路的畅通。

  到了秦汉,专设邮骑,唐代则设驿夫,宋代设急递铺,元代称驿为站赤。那时站赤和急递铺遍布各地,《元代兵志站赤》称:“薄海内外,人迹所至,皆立驿传,使驿往来,如行国中。”到了明清两代,基本延续旧制。长城以南叫驿,长城以北多叫站。

  驿站在北京周边有不少,通州的“潞河驿”、“和合驿”,房山良乡的“固节驿”,昌平的“榆河驿”、“居庸关驿”等。其中,通州的和合驿与潞河驿均位于水陆交会之处,其作用远非其他驿站可比。

  1、和合驿建于永乐年间

  据明《寰宇志》卷一载:“和合驿在通州南六十里。”清《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九也说,“和合驿,属顺天府通州。永乐(1403—1424)中置。”和合驿当时设在和合村,据史书所记,那时的和合村在漷县东南三十里,距通州城七十里(按运河水路计算)。明代张琦诗《和合驿南望弥望皆白土》曰:“当时战血有余腥,白土经年草不青。留得遗民几家在,夕阳村里掘芜菁。”读后让人感觉好凄凉。

  随着历史的变迁,和合驿的建置规模也起起伏伏,时大时小。《明嘉靖通州志》记载,明嘉靖年间,和合驿在西集和合村时,曾有粮佥站船十只,甲夫一百名。铺陈什物各十付。后改拨站船六只,甲夫五十一名。铺陈什物各六付。丁佥馆夫二名,总计人数一百五十三名。但到了万历年间,因驿弊颇多,百姓负担过重,张居正上任伊始,便辅佐明神宗实行清理邮驿、裁省邮费的举措。万历四年(1576),万历帝朱翊钧十三岁那年,将和合驿改为水驿,移至张家湾,名字仍为“和合驿”。

  古代驿站分走水路和旱路。旱路用马、驴、骡、牛等为驿递工具,所以此种驿站被称为马站或马驿;水路则用船,故称水站或水驿。张家湾是水陆要冲之地,所以和合驿既有马也有船,称为水马驿。

  移至张家湾后,和合驿究竟有多少船只役夫,史书虽无记载可查,但时值裁驿改革,又是水旱频仍的年代,与明嘉靖时期相比,显然是只会减少不会增多。不过,在《明实录》神宗万历实录卷却是这样记载的:“五月丙申,命改通州和合水驿及土桥巡司于张家湾驿,以专供水路廪粮夫役,巡司兼管七十二贡车辆及下水夫,其潞河驿与本州递运所专备陆路夫马车辆。从顺天抚按议也。”《明实录》是记载明皇帝在位期间大事的官修编年史,将和合驿白纸黑字记录在这卷帙浩繁的史书之中,足见和合驿在那个历史时期的重要性,其建置规模不可小觑。

  在笔者看来,除去政治和经济因素外,将和合驿移至张家湾,自然环境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张家湾地势低洼,四水交汇,多现小桥流水,绿柳人家,素有小江南之称。远望“涛平千里水如练,云挂孤帆人似仙”;近看“黄鹂啼歇晓阴开,两岸垂杨荫绿苔”,又有诗称“微茫连水国,迢递见村家。绿满平田草,红开断岸花”。那时的张家湾风景优美,算得上一个小小的旅游胜地。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