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年前妫水河畔的移民屯垦

2017-11-16 09:20 来源:北京日报 
2017-11-16 09:20:11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高文瑞

  前几日,北京世园会首批园艺展示方案公开亮相,2019年,妫水河畔将向世人展现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延庆的美丽富饶和明永乐年间这里的一次大规模移民屯垦有很大关系。

  朱棣决定 重置隆庆

  延庆有着悠久的历史,几度兴替。现在,人们熟知长城居庸关,其实,秦汉时居庸县治就在这里,唐代曾是防御军城,还做过儒州治。元代仁宗皇帝爱育黎拔力八达生于香水园,升县为龙庆州。明初,蒙古族退居漠北,朱元璋废除了龙庆州。之后几十年间,此地日渐荒芜,荆棘遍地,虎狼成群,有诗形容,“柴门未暝家家掩,恐有前山猛虎过”。

  “靖难之役”后,朱棣当了皇帝。朱棣曾为燕王,长年镇守北京,对北方极为了解。如何加强防卫,安定国家,更是悬心不已。永乐十二年,朱棣北巡来到此地登上独山,驻跸于此。“独山夜月”为妫川八景之一。

  朱棣看到延庆大地自然条件优越,“厥土旷沃,群山环峙”,却又人烟稀少,思绪万千,因而叹曰:“二州民内徙,至今尚皆荆棘耶!”于是做出重要决定,下令重置隆庆州,辖永宁、怀来二县,直隶京师宣府。朱棣为基业长治久安,自有深谋远虑。移民屯垦,巩固边防,迁来内地民众,一场延庆历史上的大开发拉开序幕。

  重大决策,涉及国家安全,尤其是民众的教育管理问题,要用得力之人主持操办。朱棣想到了一个人,此人多有才能,曾在兵部、礼部任职,成绩卓著而升任礼部尚书,后因工作失误而入狱。此时让他戴罪立功,再合适不过,于是诏他“督建隆庆、保安、永宁诸州县”,负责这一带的整体规划、建造安置等一应事物,此人就是赵羾。

  赵羾施才 整治城乡

  重新整治“荆棘之地”,不是美差,条件艰苦。赵羾有诗:“钦承上命补蹉跎,待罪蒿垣奈若何。”皇帝决心已下,打算分几次向这一带大规模移民。徙民从生活条件安定优越的山西等地,背井离乡,被迫来到这“野敛芜源榛棘荻,荒凉壤塞虎狼窝”之地,有多少问题亟待解决,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皇帝的事不能耽搁,千里之外的移民走到此地,尚需时日,先安置近处谪官,立竿见影,再安置远道而来的“迁发山西等处流民”等棘手的移民问题。赵羾一切行之有度,有条不紊。徙民来到此地,每户分拨田地50亩,作为耕地与住宅用地。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异地的习俗各有不同,先开拓荒地,“教民剪除荆榛”,再传授种田之法,让徙民熟悉这里的生产生活,同时安排好“办纳粮差”之事,解决军队的生存问题。一应事物,周到细致,有给有取有用,形成了完整的循环机制。

  志书中记载了赵羾采取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分拨土田,创造屋舍,定立市廛,开导艺植,皆躬自履历。”由于措施有方,事必躬亲,“三四年间,士庶安辑”。有土地,有新居,有集市,不长的时间,绝大部分移民安定下来,“商旅交至,遂成都会之区”。新家园越来越好,民众深得其利,安居乐业,赵羾赢得广泛赞誉,“二州人颂其德政”。

  旧州城荒芜多年,一片狼藉,赵羾没向皇帝申请花钱去建新城,而是充分利用废城。城墙大致还是沿袭旧制,当时主要任务是安置,要盖起房舍,让移民安居。因此在城内做了很好的规划,分出街道,以民居为主,兼顾战备,使百姓和军队可以共同居住。赵羾综合了战争与和平的因素,构思了城内的规划与布局。城有四门,对应四条大街,北为雍顺街,南为阜成街,东为和睦街,西为宣化街,形成十字大街。百姓安排住在城中心,临近城边的地方则完全是军队驻扎,万一有战事,可以及时防卫。

  众人合力 改造妫水

  延庆多水,这一带地势低洼,河水多汇流于此。《隆庆志》载,“妫川一名溪河,在州城南百余步”。妫河发源自大海坨山,向东汇集多水,再曲折西流,经过此地。妫水养育了延庆,因而延庆有著名的妫川八景。

  当时每到夏季便淫雨连绵,山水暴涨,黄土夯墙最怕水淹,城墙时刻受到威胁,城脚地台经常坍塌,几经修葺也不能牢固。能否变害为利?州城西北还有条沽河,源自州城东北双营屯,汇于妫河。景泰三年,副千户刘政在城四周挖了河道,让沽河水顺势导向,环流城下,再向南流入妫河,成为护城之水,也方便了城内百姓生活所用,一举两得。

  妫河上起初为木桥,因河而名溪河桥。妫川每到夏季水涨,河流湍急,水声巨大,犹如“轰雷战鼓”,木桥被冲得摇晃不定,过往行人“或有溺而死者”。多次修补,“所费甚多,民亦劳止”,然再遇上河水泛滥,仍冲淹居民园圃,百姓深受其害。后知州李鼒多次命工修理,架木覆土,已是颇为坚固,而到了夏季,木结构桥还是经不住大水的冲击。直到嘉靖八年,义官杨琛倡导重修,率先捐款百余两,百姓纷纷响应,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甚至拿出“牛车米粟”等生产生活用品支持修桥。众人努力下终于建成十孔大桥,材质也由木改石,格外牢固,再也不怕洪水泛滥,方便了百姓,取名“广济桥”。

  现如今,石桥不在,替代的是更为结实宽敞的钢筋水泥大桥。河水经过多年清理,已是碧绿清澈,不时有野鸭嬉戏,生态良好,人们在水边晨练晚踱,尽享自然之美。(高文瑞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