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文人笔下的放爆竹

2017-11-21 10:30 来源:天津日报 
2017-11-21 10:30:54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周利成

  近几年,随着大气污染加重,过年放不放爆竹成了人们争论的话题。我们不妨重温一下旧时文人笔下的放爆竹。

  1934年春节,善写随笔的江寄萍在《北洋画报》撰文《爆竹闲话》中称,爆竹在功用上是一种废物,但每逢新春,人多喜放之,是因其可破除岑寂,带来喜庆。犹记因了1931年年底的天津事变,1932年春节禁炮,违者坐牢。人皆不敢燃放,除夕夜,仅一两爆竹声远远传来,全市一片寂寥,空气异常惨淡,年味儿淡了许多。当年的爆竹种类并不多,最普通的是麻雷子和二踢脚。麻雷子只是一响便罢,且声音沉着,感觉略显单调,不如二踢脚“咚”“哒”地有缭绕的余音。前者以力胜,后者以情胜,实可比肩而称霸爆竹界。周作人先生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空中丝丝火花,点点的赤光,或是砰訇的声音,是很可以享乐的,然而在中国人却是没有东西,他是耳无闻、目无见的,只在那里机械地举行祭神的仪式罢了。”这里“空中丝丝火花”想必指的便是二踢脚了。还有一种有趣味的就是黄烟带炮,小孩子有自己的燃放方式,每爱用黄烟在墙上画个大王八或写“我是儿子”之类的字,等黄烟冒尽远远地一抛,只听“啪”的一声。

  竹心在《新年书忆旧录》中记述了他儿时的放炮经历:见人燃放爆竹,他便俯拾未尽燃者,得数枚,药线犹半存,竟以手握之,登堂上桌,就香炉燃之,砰然作响,香倒灰起,满面皆灰,右手作创,疼痛至极,失声大号。稍长,见厨丁蒸年糕、馒头,蒸汽弥漫满屋,他便取圆形仿圈,跃登桌上,疾速抛圈,中厨丁头,口念“看我乾坤圈”。即飞跃而下,取小爆竹,登高燃抛之,高喊“掌心雷”!

  金羽人的《新春闲话》一文,列举了两件当年燃放爆竹制造的惨案:北大关外保安大队附近有一家爆竹厂,因工人不慎,明火燃着火药发生爆炸,几个在场的工人非死即伤;英租界墙子河外有一人家,靠卖柴火度日,一支燃着的爆竹从天而降,落在草垛上燃起了大火,柴草瞬间化为灰烬。幸有消防队及时赶到,才未殃及房舍。当时,日军已经侵占东北而虎视华北。他说,在春节的爆竹声中,送走了灶王爷、财神爷,但送不走在中国上空盘旋的日军飞机。1933年,有人曾做过统计,大约全中国在爆竹上的消耗约计千万以上,可惜这些资财在空中白白地烟消云散了。倘使聚集全国各地燃放爆竹的消耗,为在前线抗日的军队添置高射炮,至少可以买上几百座,为强壮空军添置飞机,也能买上几十架。有了飞机和高射炮,日军的飞机还能恣意进犯我国的领空吗?(周利成)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