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戏曲高峰的启示

2017-11-24 09:41 来源:人民日报 
2017-11-24 09:41:05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勃勃欲生的典型形象,精益求精的伎艺本领

  戏曲创作离不开人物形象塑造。元杂剧以唱为主,一人主唱,一本四折,篇幅较短,人物形象难免会出现脸谱化和扁平化的缺失。传奇的篇幅长短,则可由作者自行支配。到明代中后期,随着社会对人的价值认知有所发展,剧作家们对人的性格描写也有了更高要求。汤显祖提出“神”,更多是指要写出人物性格特点和神韵。他说“意象生于神,固有迫之而不能亲,远之而不能去者”。意思是说,“神”是意象和人物形象的基础,具有神采、神韵的人物形象,是观众熟识的陌生人,这与“典型人物”“艺术真实”的提法相当接近。孔尚任也指出,人物“面目精神”要“跳跃纸上,勃勃欲生”。

  正由于明清优秀作家在理论上有自觉追求,他们塑造的人物形象各具个性、各有特点。且不说杜丽娘、杨玉环、侯方域等主要人物,其形象鲜明性和内心复杂性表现得细腻生动,即使是一些次要人物,其性格也是多面的、微妙的。像《牡丹亭》里的陈最良,固然是个迂腐塾师,却又有圆滑一面;《桃花扇》里的杨文骢,则是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帮闲文人;外表幽默滑稽的柳敬亭却有着正直善良的忠心赤胆。有了这些活灵活现、具有典型性的人物形象支撑,《牡丹亭》《长生殿》等剧作,便得以流传至今,成为耸立在我国戏曲史上的高峰。

  至于什么是“色”,汤显祖倒没明确界定。从他评论黄君辅“汝文成矣,锋刃具矣,烟云生矣,波涛动矣,香泽渥矣”来看,他所谓“色”,是要求剧作要多彩多姿。情节结构既要自然流畅,又有波涛曲折;语言曲文要有清词丽句,让人读来余香满口。纵观明清经典戏曲作品,大都在艺术技巧上下足功夫,以增加观赏性。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的民族文化孕育不同的审美观念。在我国,戏剧艺术从来注重伎艺表演。早在汉代,“百戏”、杂耍和歌舞,演出纷繁。中历唐宋,参军戏、踏摇娘、五花爨弄等院本,在歌台舞榭的演出十分活跃。可见,观赏伎艺性表演一直是我国观众的审美传统。

  到元代杂剧,在折与折之间总要加插与故事无关杂七杂八的伎艺,用以加强观众的兴趣,这就是元剧之所以被称为“杂剧”的原因。至于明清传奇,则重视故事叙述的完整性,在出与出之间,不再需要有伎艺的横加穿插。但在适当场合,也注意加入伎艺歌舞或民间风俗表演,用以增强戏剧娱乐性,满足观众传统审美追求。像《牡丹亭》中,在杜丽娘“游园”之前先写其父离开衙门,前往乡村“劝农”。那《劝农》一出,牧童村姑一队队出现在舞台上,又歌又舞,让这些民风民俗的表演增强戏剧的娱乐气氛。《长生殿》则结合剧情进展,在《舞盘》《闻乐》等出中加入歌舞表演,甚至加入几场表现道教的仪轨。这些地方似属闲笔,却让观众感受到整部戏色彩缤纷,得到美的享受。

  运用伎艺性表演以加强戏剧观赏性,可说是我国戏曲的审美特色。戏曲作为综合性艺术,其唱、做、念、打本身就有着浓重的伎艺色彩。明清经典作品成功之处,在于有机地结合剧情,丰富“色”的成分,把故事完整性和色彩多样性结合起来,充分展现传统审美趣味。

  事实上,明清时代具有经典意义的戏曲作品,均能做到“意、趣、神、色”的完美统一。因此,这四字箴言既是明清经典戏曲创作经验的概括,也是它们能够成为剧坛髙峰的条件。今天,我们的戏剧创作也已很繁盛,要产生跟伟大时代相称的文艺高峰,回顾明清戏曲经典的创作经验,或有一定启示。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