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风与奢华:北魏平城墓葬壁画

2017-12-01 09:47 来源:文汇报 
2017-12-01 09:47:25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第三类壁画是墓葬中的木棺绘画,如大同电焊条厂北魏墓葬出土棺板绘画宴饮图、大同智家堡北魏墓棺板画、破多罗太木棺漆皮画、大同博物馆藏棺板画、湖东1号墓漆棺侧板的伎乐童子、二电厂37

  号墓漆棺侧板彩绘的瑞兽与童子、湖东棺板启门图和门卫图和大同北朝艺术博物馆藏棺板画等,以上棺板画多是棺板画的某一部分,保存情况不等,有的内容较多,有的较少。按具体内容看,包括墓主人画像、狩猎场面、生活场面、主人出行、集体宴饮、将士操练和门卫等。

  三类图像的面积有大小之别,从制法看,前两类有地仗层,第三类无地仗层,是在木板上先上漆、后绘画。

  归纳以上三类壁画内容,可以分为墓主人宴乐图、牛车鞍马出行图、露天宴乐图、狩猎图、武士图、伏羲女娲图、怪兽图、武士图、胡商图、农庄图、山水图、星象图、将士操练图、启门图、伎乐图、佛像图、飞天图、门吏图、四神图等。涉及到北魏社会很多方面。其中,见于甬道的主要是天王图、伏羲女娲图、龙凤图和镇墓兽图,其余图多见于墓室。墓葬图像是一种特殊的历史资料,它表现的社会生活,有的史书缺载,有的语焉不清,故而释读图像内涵,考察图像的来龙去脉,有助于了解当时的文化和社会风情。下面选择几组图像简略考察。

  武士图。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甬道两壁即绘有武士立像,武士戴盔披甲、大眼阔口、面目狰狞、身着盔甲,脚穿黑履,面向墓门。一个是右手持盾、左手握刀,另一个武士左手举刀。

  怀仁丹阳王墓甬道也绘武士图像,西壁武士身形健硕,上身裸露,穿短裙,赤足,周身缠绕帔帛,周围装饰莲花或莲蕾。西壁武士有三头,左手持长柄锤、右手持长兵器。东壁武士有四臂,右手叉腰和上举、左手持长兵器和长柄锤。

  大同文瀛路壁画墓甬道东壁也绘有武士形象,卷发、尖耳,眉心间有一目,身体健硕,上身裸露,赤脚,周身缠绕红色帔帛,左手持黑色长柄锤,右手持长兵器。

  迎宾大道北魏 M16 甬道壁画也有武士形象,该墓甬道南壁武士面向墓道,头戴白色兜鍪护耳盔,上身穿鱼鳞状护颈白色铠甲,下身着菱形铠甲裤,双手拄剑于胸前,脚穿黑鞋,踏于圆形覆莲台之上。甬道北壁武士头戴白色护耳兜鍪,上身穿鱼鳞状护颈铠甲,下身着菱形铠甲裤,双手于胸前斜握长矛,脚穿黑鞋踏于圆形莲台之上。

  此外在解兴石堂、张智朗石堂前壁门两侧,也有武士形象。

  这些形态怪异的武士,威风凛凛,守护着墓门,意同守护大门或殿堂,应该是中国较早的天王形象,特别是怀仁丹阳王墓武士,三头四臂,与后世天王极为相似。天王形象出现于墓内,与佛教在平城的传播有关。从北魏道武迁都平城,佛教就开始在平城传播,《魏书·释老志》记载:

  天兴元年(398),下诏曰:“夫佛法之兴,其来远矣。济益之功,冥及存没,神踪遗轨,信可依凭。其敕有司,于京城建饰容范,修整宫舍,令信向之徒,有所居止。”是岁,始作五级佛图、耆阇崛山及须弥山殿,加以缋饰。别构讲堂、禅堂及沙门座,莫不严具焉。太宗践位,遵太祖之业,亦好黄老,又崇佛法,京邑四方,建立图像,仍令沙门敷导民俗。

  这是佛教在平城的最早记载,随后太武帝时,凉州自张轨后,世信佛教。敦煌地接西域,道俗交得其旧式,村坞相属,多有塔寺。太延中,凉州平,徙其国人于京邑,沙门佛事皆俱东,象教弥增矣。

  《水经注》也记载:

  东郭外,太和中,阉人宕昌公钳耳庆时,立祗洹舍于东皋,椽瓦梁栋,台壁棂陛,尊容圣像,及床坐轩帐,悉青石也。图制可观,所恨惟列壁合石,疎而不密。庭中有《祗洹碑》,碑题大篆,非佳耳。然京邑帝里,佛法丰盛,神图妙塔,桀跱相望,法轮东转,兹为上矣。

  文成帝和平初年(460),命高僧昙曜修建云冈石窟,同时平城内部也出现大量佛教寺院,著名的如八角寺、五缎大寺、天安寺、永宁寺等,天王形象大概就在佛教传播或修建寺院的过程中传入平城。云冈石窟有护法形象,如第9 窟和第10窟,在窟门两侧,各有一尊护法,左右对立,手执武器。在这种背景下,天王逐步由寺院的守护神,转变为墓葬的守护神。同时,在这种背景下,墓葬中也出现纯佛教的石堂绘画,如前面提到的富乔发电厂出土石堂中的二佛并坐图、坐佛图、飞天图以及供养人图等。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