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风与奢华:北魏平城墓葬壁画

2017-12-01 09:47 来源:文汇报 
2017-12-01 09:47:25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人面兽身或兽首兽身图。如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甬道内,在武士的身后一侧,各有一个人面兽身的异兽形象,头下身上,前肢着地,面朝墓门。两兽均为男相,宽圆的面庞,还蓄留胡须。类似异兽图也见于御东建筑工地所出北魏太安四年石堂正面武士俑两侧。

  这种人面或兽面的异兽,是人和几种动物的组合,应是墓中经常可见的镇墓兽。镇墓兽最早见于战国楚墓,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流行。墓中镇墓兽多以模型出现,这是以图像形式出现。

  伏羲女娲图。绘于沙岭北魏壁画墓甬道,两人头戴花冠,双手袖于胸前,上半身是人身,下半身呈龙蛇体,龙蛇盘绕,交缠在一起。两人头部中间有一围绕火焰纹的摩尼宝珠。画面的右边有一龙尾上卷的长龙,龙头刻画清晰。东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中记载伏羲女娲是“伏羲鳞身,女娲蛇躯”,指明伏羲下半身是龙身,女娲下半身是蛇,所以他描述为“鳞身蛇躯”。

  伏羲女娲图是中国传统图像,在汉墓和河西魏晋墓葬经常出现,北魏墓出现不多。汉晋推崇此图,视为诸神之首,乃因他们是传说中人类始祖,怀有感恩之意。同时,将他们画在一起,又具有生殖繁衍的祈愿。该图存在于破多罗氏墓中,令人不禁有些惊讶,惊愕之余,推测到一种可能性,即破多罗氏虽是鲜卑别种,然而择取伏羲女娲图,至少说明破多罗氏认同伏羲女娲,并且开始吸取汉族先祖文化。

  墓主人图像。墓室壁画内容较多,精彩纷呈,绝无重复,似无规律,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也有一定规律可寻。最明显者,就是每个墓室壁画,只有一个中心,即墓主人图像。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云波里北魏壁画墓、太安四年解兴石堂壁画和大同智家堡北魏墓石堂壁画都是夫妻并坐于榻上,男右女左,唯富乔发电厂壁画墓是男主人独坐床榻。

  无论夫妻并坐,或是男主人独坐,前面一概陈列着酒食,旁侧站立着侍者,此类图习惯称之为“墓主人宴饮图”。绘制该图的目的,是为保留墓主肖像,显示墓主的地位和生活,具有纪念意义。由于缺乏相关资料,尚不能确定,墓主图像究竟是写实的还是象征性的?对比几座壁画墓的墓主图,几位墓主面相差别不大,都是椭圆形略显丰腴的脸庞,头戴黑色鲜卑帽,面带微笑,雍容富态,但是有的有胡须,有的无胡须,尤其是沙岭北魏壁画墓,墓葬壁画和棺板画上,都有墓主夫妇画像,前者似乎无胡须,而后者有明显八字胡,暗示象征性与写实性共存。墓主衣着差别较大,如大同云波里北魏壁画墓身着红衫,沙岭北魏壁画墓的女主人身着红衫,男主人身着红条白底长衫,而太安四年石堂壁画墓主人夫妇身着粉红长衫,大同智家堡北魏墓石堂壁画夫妻是身着白衫。在彩绘陶俑中,衣服也是五颜六色,鲜亮夺目,可为旁证。鲜卑人尚黑帽,男子还尚黑鞋,衣服却很艳丽,鲜见皂色,红、白二色居多。衣着色彩的不同,不知是否与季节变化有关。

  墓主画像在北魏壁画中出现比率最高,几乎是北魏墓葬壁画的标配,也有个别例外,如富乔发电厂出土佛教画像石堂中不见墓主画像,宋绍祖石堂中的高士抚琴图也应该不是墓主人的写真,至多是表达墓主人寄情山水、抚琴作乐的愿望。在其他几个破坏严重的北魏墓葬壁画墓中,因为画面大面积缺失,也看不到墓主人形象,除此而外,都有墓主图像,位置都在正壁正中,非常突出,是所有图像的核心。其余图像乃环绕墓主人图像而展开,人物比例矮小,位置或偏或远,主从次序一目了然。甚至墓室四壁所有图像,都是墓主图像的附从或延伸,众星拱月一般衬托着墓主图像。墓主图像既是壁画故事的中心,也是壁画故事的起点,是画家有意采用人物不对称比例的方法造出全局协调,主次分明的视觉效果。

  在正壁墓主图像外,侧壁是表现当时北魏社会生活的壁画,如沙岭北魏壁画墓的北壁出行图、南壁露天宴饮图,还有富乔发电厂9号墓的东壁狩猎图和西壁露天宴饮图和庄园图等,也都是墓主人日常生活的描写和反映。类似还有御东建设工地出土北魏太安四年石堂东西壁的演奏图,智家堡北魏墓出土石堂东西壁的牛车鞍马图等,都是正壁墓主人图的陪衬,起着细化展示墓主人生活的作用。

  牛车鞍马图是墓主人出行图的组成部分,随着时间推移,该图位置和面积均发生变化,在沙岭太延三年北魏壁画墓中,牛车鞍马图位置在墓主图像床榻左下角,面积也小。到太安四年解兴墓石堂,牛车鞍马位置出现在墓主人所坐床榻两侧,面积显著增大,到和平元年

  张智朗墓石堂中,牛车鞍马图位置在石堂内前壁的下方,面积又增大。但到了智家堡北魏墓出土石堂,牛车鞍马图出现于南壁东西两侧,面积更大,成为南壁的主画面。由此变化,可见牛车鞍马图所代表的出行图,在北魏墓壁画中不断放大上升的演变轨迹,成为仅次于墓主人的题材,而且影响到迁都后的北魏墓葬图像和东魏、北齐墓葬壁画的格局。

  北魏墓葬壁画有个显著特点,就是露天宴饮的画面较多,沙岭破多罗氏墓壁画中,南壁都是围绕露天宴饮展开的。该画面左半部是几排人端坐于草地,面前摆放食具,不远处有四人舞蹈,构成大型聚会宴饮的图景。右半部分是毡帐,牛车、马匹和准备宴饮的场面,其中包括酿酒图和宰羊图。类似画面还见于富乔发电厂9号墓西壁壁画左半部分和北朝艺术博物馆藏石堂壁画,在馆板画中,也可见到野外饮酒的画面。这些壁画,反映的都是鲜卑生活的重要内容。

  北魏墓葬壁画还有一个亮点,通过壁画可见,丝绸之路与平城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一是在大同御东新区文瀛北路北魏壁画墓有胡商牵驼的画面(图12),在富乔发电厂出土石堂有佛教图像。二是在许多壁画中,都有粟特人奏乐图,最典型如富乔发电厂9号墓正壁的壁画右侧,有杂耍表演,旁边有人弹奏琵琶,从其体貌衣饰而知,这是典型的粟特人;在大同市公安局建设工地出土石椁壁画中,在前壁内右,也有一排粟特人在演奏;在大同云波里北魏壁画墓宴乐图中,演奏者也是粟特人。三是在许多壁画中,有许多丝路传来的纹饰,如葡萄纹、忍冬纹、莲花纹饰等。

  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以前的墓葬壁画,表现的多是军功贵族的生活,到太和以后,壁画题材有变化,如宋绍祖墓壁画,画高士抚琴图、送葬图、老人图,还有大同县陈村北魏晚期墓葬出现星象图等,在司马金龙墓出土漆屏风绘画,表现的多是古代名人故事。这种变化,可能与冯太后与孝文帝实行政治改革,推进汉化政策相关。

  从题材内容看,各墓所见各有异同,其中墓主人宴饮图最多,其次是出行、狩猎、生活、乐舞等。这些绘画都是北魏王朝迁都洛阳前的遗存,所画人物、车马、生产、生活等景象,展现了浓郁的鲜卑风情。另如丝绸之路的题材,凤毛麟角,见证了丝绸之路的繁盛。同时通过壁画题材的演变,反映了各民族的文化融合过程。总之,这些北魏墓葬壁画,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考古研究价值及历史研究价值,填补了中国古代绘画史一段空白,反映了北朝民族汇聚和文明互动的特色,为我们观察了解北魏社会增加了新的窗口。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