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保护是一场接力赛

2017-12-01 09:49 来源:文汇报 
2017-12-01 09:49:23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今年12月3日,是平遥古城“申遗”成功20周年的日子。无论是在“申遗”前,还是“申遗”成功后,各方不断探索对这座“明清华尔街”的保护方式。尽管目前还没有找到完美方案,但人们试图在将古城完整保存下来的同时,给古城中人提供有未来的生活。

  拥有100多条大街小巷、20余座古寺庙、近4000户古民居的平遥古城,位于山西省晋中市,具有2700多年的历史。被誉为“明清华尔街”的平遥,展示出了一幅中国明清时期的社会、经济、文化、宗教发展的画卷。

  从1960年代平遥进入外界视野,到1980年代多方努力保下这座古城,再到1997年“申遗”成功后至今不断探索保护发展的新模式,人们对于平遥的关注从未间断。最早参加平遥保护规划团队的张庭伟说,平遥用她的实际经历告诉世界,城市保护是一场接力赛。

  11月28日,平遥环古城的四条路更换了新路牌,它们分别被命名为“阮仪三街”、“郑孝燮路”、“王景慧街”和“罗哲文路”,用以铭记在平遥古城申遗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这四位功臣。那么,平遥是如何被“保住”的?“申遗”前后又做了哪些努力?

  “旧城旧到底,新城新到家”

  1963年暑假,一个临时的决定,让平遥进入了同济大学城市规划教研室两位年轻教师董鉴泓、阮仪三的视野。当时,因为华北地区突发洪水,让正在调研中国古城的两位老师选择了山西。“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平遥。”如今年过九旬的董先生回忆起半个多世纪前初见平遥时的情形,依然记得那保存完好的城楼、城墙、城门、瓮城、护城河,以及屋内积了一层灰的票号“日昇昌”,感叹“好像时间在这里停下了”。阮仪三记得,当时他用皮尺在城里做了测绘,画了图,还用从学校借来的相机按了几张珍贵的照片,最后写就了文字报告,发表在学术刊物《城市建设资料汇编》及文物杂志上,并收录在董先生主编的教材《中国城市建设史》一书中。

  不过,在阮仪三的印象中,当年的平遥并没有带给他太大的震撼。“平遥周围这样的古城还有几座,有的票号比平遥的还多、还大。”阮仪三说,“但你看今天就平遥出名了,为什么?因为平遥成了这其中唯一一座至今保存完整的古城。”

  这件事,还要从30多年前说起。土生土长的平遥人、在县建设局、规划局工作过30年的冀太平告诉记者,改革开放后,全国各地都掀起了规划高潮,平遥一度也很想发展。他曾听县建设局的老同志说,1976年地方上制定了“前进的规划”方案,平遥被定为“以发展轻纺工业,机械工业为主的中小城市”,为此要拓宽街道、扩大城门,“想在古城里头跑小汽车”。1980年,山西省建委规划科长赵俊甫(同济校友,已故)知道同济的队伍在邻近的榆次做规划,“就请他们来指导指导”。

  当年,董鉴泓正在榆次看望做毕业设计的城规专业1977级学生,便带着阮仪三来到平遥。从当时“平遥县基本建设委员会”留下的报告来看,那时“已将西门拆宽、新拓宽200米街道,拆了部分民居和店面”。阮仪三说,4年才拆了这么多,平遥拆城的速度算是相当缓慢了。至于原因,在当年县建委的报告中写着:“一、化(花)费很大……二、阻力很大……三、成效不大……”看到古城被破坏,董先生马上找到省建设厅,请他们喊停拆城。经过几个月的磨合,1981年的夏天,省建设厅终于同意给同济规划一个月的时间设计新的方案,董先生便派阮仪三火速回同济规划“搬救兵”,并向系里预支了第二年3000元的实习经费作为支持。

  1981年刚从同济规划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留校工作、现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的张庭伟告诉记者,阮仪三“招兵买马”时,同学们报名踊跃。“完全不担心招不到人,我们主要挑大三学生,还有几个大二学生,加上我和阮老师两个助理教授,一共12个人。”他记得,当年的挑选标准是“能吃苦、会画画、会骑车、会拍照、会放大照片”等。1981年8月暑假,他们一行12人到达平遥,阮仪三先把测绘任务分成几块,同学们三三两两一组,自行认领。当时平遥县境内有省、县级文物72处,还有包括城墙、镇国寺、双林寺等城外省级文物4处,同学们花了半个月时间分头测绘这些文保单位以及民居、道路等重要历史遗存。张庭伟记得,他当时负责绘制了古城全城鸟瞰透视图,现在联合国教科卫组织发行的世界遗产邮票上,代表平遥古城的就是这幅手绘图。

  由于当地照相业不发达,学生们就在招待所里布置了个暗房,用黑布把门窗都蒙起来,从太原买了台放大机洗印照片。“后来这些照片都派了大用场。”阮仪三笑道,“我当时想,我们跟别人说平遥怎么好怎么好,只有手绘图不行,要有照片作为证据嘛!”

  说起那半个月的日子,采访中,师生们都直言条件艰苦。由于水土不服,当地蝇患、虱患严重,所有成员都得了细菌性痢疾,为此,阮仪三特地上太原请医生来给大家看病。“虽然困难,但我们并不太在意,毕竟平遥本身太震撼了,太让人兴奋了!”张庭伟说。

  测绘以后,阮仪三和张庭伟等开始制定规划。在阮仪三家中,至今保存着一张珍贵的手稿,那是1981年他带队出发前,系里前辈陈从周教授写给他的。当时,他去请教陈先生平遥的规划该怎么做,陈先生“边说边写”了8条建议,其中最后一条成了平遥规划的纲领——“旧城旧到底,新城新到家”。

  于是,与当时全国大多数古城规划普遍拆旧城、建新城不同,受平遥县政府委托,阮仪三、张庭伟等共同编写了《平遥县城总体规划》,制定了“在旧城外开辟新城”的规划方案:河西旧城区与河东新城区相对独立,新旧之间有一桥(九眼桥)相连,又用一河(惠济河)相隔。张庭伟记得,当时他俩连夜绘制了古城透视图,还用硬纸板做了一个简单的城市模型给当地领导看。当大家看到在保存旧貌的古城以外,有一片现代楼宇的新城都很高兴。同济师生帮助平遥制定规划一事,登上了当年《山西日报》的头版。

  在1983年6月平遥县建委王中良的《山西省平遥县古城保护规划初析》一文中写道:“根据城市特点和综合分析,平遥县城性质应为:国家重点保护的,具有完整古城风貌的旅游县城”,“是具有南方气息的典型北方名城”。这份规划的年限被定义为“近期为1985年,远期为2000年”。而在1980年代当地的报告中,也对1976版的旧方案进行了反思,认为当时“这样的规划及做法,其结果必然使很有特点的平遥县城变成没有特色的一般性县城”。

  在阮仪三和张庭伟等编制的规划方案中,详细叙述了关于“古城墙、古城区保护规划”,提出要“整旧如旧”、“保护城墙周围环境”等。“平遥的城墙太值得好好保护了!”阮仪三说,平遥城墙建立于后周时期,全长6157.7米,墙高10米,每隔40至100米筑有马面,即墙上向外突出的墩台,可供瞭望和发挥侧射火力;马面上设窝铺,即在马面墙顶上建造的小屋,供士兵避风雨、藏兵器。“平遥城墙共有马面、窝铺72个,城垛、垛口3000个,象征孔子七十二贤和三千弟子,这多有寓意啊!”平遥当地居民告诉记者,1977年闹洪灾时,古城墙发挥了作用,挡住了洪水,人们纷纷爬上城墙“看海”。为了保护修复好城墙,刚向县领导汇报完规划方案的阮仪三,带上图纸连夜从平遥直奔北京,向城市规划专家郑孝燮先生、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先生寻求支持。最后,他争取到了8万元“巨款”作为修缮城墙的保护经费,并派学生李晓江先后“驻守”北京、太原、平遥,实时汇报这笔款项的发放和使用情况。

  经过多方多年努力,1986年12月29日,国务院公布平遥为第二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当年,China Daily(《中国日报》)海外版以“Traditional lives behind city wall(在城墙后的传统生活)”为题,向外国人介绍了平遥。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