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保护是一场接力赛

2017-12-01 09:49 来源:文汇报 
2017-12-01 09:49:23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给本地人提供有未来的生活

  “‘申遗’是一项工作,成功不是为了给自己戴帽子,而是重在保护。”李锦生说。“申遗”成功后,平遥古城内的多家单位开始了“大迁徙”。其中,最早实行搬迁的是政府机关。后来,城内10余所学校、10余家医疗单位、10余个企业、30余个机关等等近100个单位,在此后的10余年间陆续搬出了古城,迁往新城区。根据平遥最新规划方案,即由上海同济城市规划与设计研究院、平遥县人民政府共同制定的《平遥古城保护性详细规划》(下称《控规》),古城内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设施用地占11.88%。今后,还将有一部分与古城相关性较弱的功能被迁出,如行政办公设施、医院等,以加强古城内文化博览与文化活动方面的功能。

  1995年,县里成立了明清街管理处开始着手调整南大街业态,进行了一番“腾笼换鸟”。冀太平介绍,原本南大街主要是服务本地人为主,有卖糖卖烟酒的,有书店,有各机关办公处,还有皮鞋厂。考虑到要发展旅游,当地将这条主干道打造成文玩一条街。于是,管理处将不符合文玩特征的店铺搬迁到其他次街巷或挪至城外安置,降低这条旅游主干道上的生活气息。同时,整修院落,开设字画店、文物商店和推广当地“非遗”推光漆器的博物馆等,再交由当地居民经营。

  1999年,山西省人大颁布了《山西省平遥古城保护条例(试行)》,将古城保护纳入法制化轨道。同年,在山西省规划院、同济大学规划专业的帮助下,平遥县政府重新组织编制了《平遥县城总体规划》。2006年,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邵甬带队开始进行平遥古城新一轮的保护规划。经过2年的走访调研,制定了《控规》(2014年批复),规划期限为2008至2020年。

  邵甬说,虽然之前听导师阮仪三多次讲过平遥的完整保护,但2005年她第一次到平遥考察时,还是被现场的壮观和保存完好的传统城市震撼到了。不过,在两三天的考察中,她也发现除了遗产保护的资金和技术比较缺乏以外,当地居民生活条件较差,有些非中心区域污水横流、垃圾成堆,还有些年轻人没有工作。另外,当地旅游体验度较差,存在拉客现象,交通情况也不乐观。“在之后的工作中,我们除了编制详尽的遗产保护规划外,还特别注重民居维护、就业疏导、旅游规划这几个方面,目的就是要改善古城内的人居环境。”邵甬认为,平遥古城能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其作为骨架的格局和城墙、文庙、市楼等文物保护单位,还在于作为血肉的大量的传统民居以及其中容纳的人的生活和承载的文化。

  在邵甬看来,从1981年起,平遥当地较为注重对保护单位建筑的管理和修缮,但对普通传统民居和其中的居民关注还不够。一些沿街的店面为了揽客,存在修饰过度的情况,而一些背街的老宅却年久失修。她翻阅档案后发现,2005年省里调研时,平遥有513处传统民居,到了2007年却只有473处了。几经走访,她了解到,“消失了”的40处民居,或是因为房主挣了钱拆老宅盖新楼,或是长期没人管就塌了。“这就像温水煮青蛙,2年少了40处,如果不及时干预,后果不堪设想。”邵甬说,他们马上在《控规》中确定保护院落为473处。此后,经过实地走访,再确定了一级保护院落172处,二级保护院落177处,三级保护院落124处。

  在这些民居中,使用者与空间的关系是怎样的?2007年,邵甬将8名学生的毕业设计放到了平遥,此后陆续有30多名同济学生参与到新一轮测绘调研中。大家以包干街区的形式,深入这473处民居。经过走访,大家了解到,清末民初这些“有钱人”家的房子本是独门独户,但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变成了大杂院,产权关系复杂,致使房子修不修、怎么修众口难调。这带来的另一个副作用,是人们为了改善生活居住条件在公共空间内随意违章搭建,特别是出于对独立厨卫的需求,院子内普遍存在乱搭乱建的情况。邵甬说,既然是人们的正常生活需求,就不可能一拆了事。他们提出的方案,是结合政府提供的户口信息以及同学们“蹲点”了解到的情况,提出“保留居住功能,降低人口密度,改善人居环境”的策略。疏解了一部分人口后,简单化了一部分民居产权问题,这些老宅子的修缮工作被提上了日程。2012年,以邵甬和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张鹏为核心的团队,在山西省住建厅、平遥县政府的支持下,编制了《平遥古城传统民居保护修缮及环境治理实用导则》(下称《导则》)。后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颇为欣赏《导则》的编写模式,组织将其译成了英文版,推广到了其他世界遗产地。

  翻开《导则》,只见书中使用了大量图表、图片,从申请保护程序,到民居使用的建筑材料和特征,再到院落、屋顶、墙体、门窗等如何修复保养,以及如何更新生活设施等,指导平遥居民在传统民居修复和功能提升过程中可行的修复措施。比如,在“从申请至完成的工作程序”中,配有一张“工作步骤程序和负责方”的图表,一一列明了每个步骤的主要负责方具体是哪个机构及职能部门,并根据“是否文物”、“修缮设计方案初步评审是否通过”、“正常程序/建议程序”等,指导具体修缮过程中的下一步计划。比如,在“平遥民居建筑特征”一节中,图文并茂地介绍了“斗拱”、“梁头”、“挂落”、“中门”等建筑术语究竟是宅子的那些部分,平遥民居在这些方面有哪些特征。比如,在“修缮要点”一节中,使用了大量平遥当地民居的照片,涵盖了院落高程设计、山墙、出入口位置、院门、屋顶、楼梯、灯具、排水、保温、油饰漆饰等方方面面,用并置的“”和“?”,告诉人们哪些是正确的做法应提倡效仿,哪些是不符合要求的做法及为什么有问题。比如,针对老宅子的空间布局如何符合现代生活需求,书中提供了不少房型结构图,尤其是独立卫生间、厨房的设置建议模式,以及空调与能源选择的重点建议。“我们希望用这样易于理解的方式,指导当地的民居修缮,在改善人们生活条件的同事,保护好古城风貌。”邵甬说。

  邵甬坦言,这些修缮维护要落到实处,主要是靠当地政府。于是,与编制《控规》的同时,编制组还同时编制了《世界文化遗产平遥古城管理规则》(下简称《管理规则》)。在这本《管理规则》中,针对原来条块分割的古城管理体系问题,规划了针对平遥古城价值和特点的管理框架,并且具体叙述了文物局、财政局、公安局、环卫局、旅游局、物价局等22个部门和机构的职能,针对“建筑、设施与环境管理”、“可持续性旅游管理”、“灾害预防与危机处理”、“日常管理监控”等11个专题,梳理管理现状,提出管理框架和执行等相关建议。“这部《管理规则》是有可操作性的,我们几乎把每个环节中哪些职能部门具体要承担哪些工作都进行了梳理分工,供政府管理部门和设计、施工专业团队参考使用。”邵甬说。

  冀太平记得,“申遗”成功后十年,平遥民居为了居住作用进行修缮的不多,基本都是为了改成民宿等经营项目。《控规》《管理规则》《导则》等落地实施后,近5年非营利性的民居修缮达到了约70个院落。经年累月,从设计到论证再到推荐施工方案以及最后的评估,当地已经建立起了一套较为成熟的管理制度,保护修缮资金由平遥县政府、全球文化遗产基金会等组织和产权人三方共同承担。“只要是向我们提出申请修缮的民居,我们全过程监管,没按要求做的一直改到符合评估条件为止。”

  根据《控规》,古城内居住用地占49.66%,同时要控制商业用地、旅馆业用地规模,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6.92%,居民数量1.6万人。邵甬说,为了匹配这样的人口规模,《控规》拟在古城内保留小学2所、幼儿园3所,建社区卫生中心5所、敬老院1所,并恢复绿地与广场用地占古城总面积的20.93%。“我们希望把现在被游客占据的公共空间释放出来,满足当地人的生活需求,留下一座活着的古城。”

  “目前这还处于理想状态。”冀太平说,他非常支持这样思路下的规划方案,“古城首先是生活场所,不是看表演的地方。这里需要有与生活匹配的内容,给本地人提供有未来的生活,也就是能够传承、能够延续本地文化和特色的生活,当然基础设施是要科学更新的。”

  “平遥是中国最早提出进行整体保护的历史城市之一。它是一个城市遗产,不是一个大建筑遗产群。”邵甬认为,除了要完整保存建筑古迹,更要关注它内在的肌理和血肉,也就是人居环境、空间关系、周边村落等。除了民居修缮,近些年他们还建议在已经迁出的部分工业和仓储用地,调整为文化展览和创意产业功能,给予平遥推光漆器修饰技艺、纱阁戏人、平遥碗托则等“非遗”更多的展示空间,并由此解决当地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她表示,这几年他们团队已经开始关注城外一些村落的发展状况,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我们希望将来把这些有故事的村落一起纳入保护范围,进行整体的保护和发展”。

  李锦生透露,山西省住建部将在明年进行新一轮的平遥规划,“平遥的功能绝不只是旅游,还有更多对当地人生活的保障”。

  “虽然平遥还不完美,但希望我们的努力,可以让她变得更好。”邵甬说。(单颖文)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