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钩弋”

2017-12-04 17:00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04 17:00:24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云陵规模堪比帝王陵

  后元二年(前87年)二月,武帝重病,刘弗陵被立为太子,霍光等人为顾命之臣。不久,汉武帝病死,八岁的弗陵即位,即汉昭帝。昭帝刘弗陵即位后,追封自己的母亲为皇太后,并命人重修钩弋夫人墓,因其墓在云阳宫附近,因此也被称为“云阳陵”,也称为“云陵”。云陵的规模非常大,规制几乎接近西汉帝陵。云陵位于如今陕西咸阳市淳化县城北8公里处铁王乡大圪垯村西。墓四周有阙门,阙门遗迹尚存。

  西汉的帝陵自高祖刘邦的长陵至平帝刘衎的康陵为止,共计有十一座。这其中汉文帝的霸陵和汉宣帝的杜陵在长安东南以外,其余的九座沿着渭河自东北的阳陵开始向西南方向延伸,一直到最东南的茂陵为止,呈带状布局。汉代帝后虽然实行合葬,但是却同茔异穴,即帝后单独起坟,单独修建地宫,但两座坟冢在一座陵园之内。

  除了坟冢即我们常说的“皇陵”以外,汉代陵寝中还有一些附属建筑,最主要的当属“寝”和“庙”了。古代人认为人死之后灵魂仍存,因此仍然要按时祭祀并奉养以祈求灵魂的安宁。因此陵墓旁的“寝”完全按照死者生前居住的宫殿建造,甚至里面的陈设和在世时一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史籍中记载,陵寝里依然要有宫人每天为死去帝后的灵魂服务。这些宫人们“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严具(化妆用具),更衣别室”,甚至还要每天四次供应饭食,这些封建帝后,希望死后也如活人一般仍然能过奢靡的生活。

  其次是庙,庙的繁体字是广字头下有一个“朝”字,实际上它所象征的正是皇帝生前举行朝会的场所。因此“前朝后寝”这种理念在汉代的陵寝建筑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值得一提的是,汉代继承秦代于骊山陵墓旁设置骊邑的方法,于陵寝旁也设有城邑。

  钩弋夫人墓西北面不远处是云陵邑的遗址,《汉书·昭帝纪》中记载:始元三年(前84年)秋“募民徙云陵,赐钱田宅。”四年,“徙三辅富人云陵,赐钱,户十万。”不过,云陵邑规模并不大。相比之下,帝陵所附属的陵邑规模更大。如汉高祖的长陵邑人口有十七万九千之多,汉武帝的茂陵邑则更是多达二十七万,当时西汉首都长安的人口也不过二十四万。不过若论起人口之最,则是汉宣帝的杜陵邑,其总人口数初步推算约有三十万以上。这些陵邑就如众星拱月一般护卫着首都长安,且每座城池都有各自的特色,可谓是世界上最早的卫星城。

  曲折的立太子之路

  再次回到钩弋夫人因汉武帝担心母壮子少而被处死的话题上。为何汉武帝年近七十,才立八岁的幼子刘弗陵呢?这就不得不提汉武帝的几个儿子。

  汉武帝有六个儿子,嫡长子刘据,次子刘闳,三子刘旦,四子刘胥,五子刘髆,六子刘弗陵。刘据是汉武帝刘彻与卫夫人所生,7岁时他便被封为太子,也称卫太子。汉武帝对太子的日常生活、功课修养异常关注,逐步地将他培养成皇位接班人。刘据做太子,一做就是数十年。后来,太子刘据与汉武帝身边的重臣江充有了仇隙。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汉武帝年事已高,江充担心已经当了三十多年太子的刘据,早晚要继承皇位,一旦刘据做皇帝,对自己极为不利,遂率先发难,陷害太子。当时汉武帝疑神疑鬼,认为皇宫到处都是用于巫蛊的木头人,江充便禀告汉武帝说宫中有蛊气。于是江充带人在宫中乱挖一气,甚至在太子住处挖出了巫蛊的人偶。

  刘据担心江充的行为为自己带来不利的影响,便发兵诛杀了江充。江充的党羽逃往甘泉宫报告皇帝,太子起兵造反。公元前91年,汉武帝命丞相刘屈牦调兵平乱,最后太子兵败逃亡,在长安东边的湖县悬梁自尽。皇后卫子夫亦自杀,史称“巫蛊之祸”。后来汉武帝知道太子刘据本无反心,后悔不已,便灭江充三族,并在湖县建“思子宫”。

  在刘据还是太子的时候,西汉元狩六年(前117年),汉武帝册封了其他三个儿子为藩王,并且根据五行的方位分布将他们的封地选在了东方的齐地,北方的燕地和南方的广陵。这其中刘闳为齐王(刘闳在封为齐王后没过几年便去世了),刘旦为燕王,刘胥为广陵王。后来,在公元前97年,汉武帝又封自己的第五子刘髆为昌邑王,建都昌邑,这位昌邑王就是大家熟悉的海昏侯刘贺的父亲。

  太子还在世时,燕王刘旦与其他几个藩王比起来,算是文武双全。他非常博学,经书杂说无所不涉,并且刘旦还是位身手不凡之人,手下养了一批侠客,大家在一起也经常习武或打猎。

  齐王的早逝和后来太子刘据因“巫蛊之祸”被杀,使得燕王刘旦成为汉武帝存世的皇子中最年长的一位。此时,他认为皇位的继承权理所应当轮到自己的头上,因此他派使者给病中的父亲汉武帝上了一道奏章,请求朝廷能够让他到首都长安去担任宫廷警卫工作。其背后含义就是如果皇帝发生任何不测,他可以随时继承皇位。这一举动引得汉武帝大怒,看完奏章后立刻下令将来使斩首,并下旨削去燕国所辖的良乡、安次和文安三县的统辖权。

  而当时,广陵王刘胥虽长得人高马大,力能扛鼎,但对皇位没有太多想法。在后元二年(前87年),五子刘髆也去世了。也就是在这一年,在汉武帝生命的最后时候,册立刘弗陵为太子。刘弗陵即位后,倒是激起了刘胥的皇帝梦,他开始用巫术诅咒皇帝,一直从汉昭帝诅咒到汉宣帝,后来因为事情败露而自缢身亡。

  值得一提的是,燕王刘旦被削去三县后,并未就此罢休,甚至开始过起了皇帝瘾。不仅车驾銮舆都使用天子仪仗,连燕王府官员的称呼都使用中央官制的叫法。他还指使手下人造谣,说新立的昭帝不是汉武帝的儿子。刘旦甚至还私自铸造兵器,和宗室刘泽一起密谋叛乱。没承想还没有起兵,就被人告发,所有参与反叛人员被悉数逮捕。按律,刘旦应该被处以极刑,但汉昭帝念及刘旦是自己的兄长,便将此事搁置,最终对他免予追究,只是将参与的宗室刘泽处斩了之。可是这之后刘旦并没有幡然悔过,元凤元年(公元前80年),他再次参与鄂邑长公主、上官桀等密谋诛杀权臣霍光一案。最终事情败露,上官桀等被处死,鄂邑长公主自杀。最后刘旦自缢身亡,朝廷赐谥号为“剌”,燕国被削除,其故地设置广阳郡,归中央统辖。

  燕王谋反事件后六年,公元前74年,昭帝驾崩,汉宣帝刘询即皇帝位。刘询正是刘据的孙子,他为刘据追谥曰“戾”,以表其冤屈,故刘据又称为“戾太子”。汉宣帝刘询赐予刘旦的儿子刘建为广阳王。刘建在王位的二十余年里对朝廷毕恭毕敬,因此也换来了汉宣帝对他的绝对放心。刘建死后被以王礼下葬,北京大葆台汉墓的墓主便是刘建。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