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长醉论“宋四家”

2017-12-07 17:40 来源:成都晚报 
2017-12-07 17:40:49来源:成都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李浩

  大明朝隆庆四年正月初一,在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徐渭酒后兴致高涨,身边偏偏没有计较“枪法”的道友,只得呼唤书童“笔墨侍候”,“胡乱”写下一篇“漫评古人”书法的文章来。

  这是一则酒后“散打”古之书家的即兴小品,最见徐文长骨子里的真性情。吾乡蜀土人士喜言:“酒后说真话,天王老子都不怕。”观文长先生文中所评之人,哪一个不是“天王老子”般的书坛名家?要说这些人个个牛皮哄哄,莫不为一时骚坛之翘楚,倘若论之不当,势必遭人非议,落得个诽谤先贤的恶名。

  文长先生则不同,前人论其书“笔意奔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赞其人“胸中有勃然不可磨灭之气……当时所谓骚坛主盟者,文长叱而奴之”。

  好一个叱而奴之!若非“胸有雄兵百万”,哪来的这等英雄气概?

  徐渭醉论“宋四家”之书,虽为酒后款款而谈之语,却多真知灼见,或褒或贬,无一不精妙入微。

  苏东坡幼学王羲之,后习颜真卿,笔圆韵胜,在书史上具有很高的地位,居宋四家之首。他的“黄州寒食帖”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许多书者以此认为,苏大学士的书风肯定像他为人一样潇洒。其实不然,苏轼绝大多数的书法作品都相当平实朴素,虽然单个的字外形左低右高,但通篇布局整齐划一的章法,却处处透着老朴和庄重。

  黄庭坚出生于诗书之家,博学多闻,尤以书法为世所重。他的书法纵横拗崛,最大的特点在于重“韵”尚“意”,写来疏朗有致,如明月清风。黄鲁直与苏轼同为“苏门四学士”之一,二人一个尚韵味,一个重天韵,共同将宋代书法的文人气推向了高峰。

  米元章书画俱佳,为宣和年间徽宗皇帝赵佶钦点的书画学博士,于篆、隶、行、草、楷各种书体无一不精,尤以行草著称于世。他把自己的行草称为“刷字”,书写时笔迅疾而劲健,重视整体气韵而又兼顾细节完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豪迈的气势。米芾的行草笔力充沛,气势凌厉,具有跌宕跳跃的风姿、天马行空的神气。

  蔡襄为人刚正不阿,字如其人,“端劲高古,容德兼备。”蔡君谟善楷体,其在潜心研究古人书家的基础上,独辟蹊径而自成一体。其书浑厚端庄,淳淡婉美。尤其他的晚年之作《澄心堂纸尺犊》,可视其为蔡襄传世书法作品中的代表作。全文以行楷写成,一笔一划尽显晋唐风骨,字体富态,工致而雍容。

  然则徐渭之《评字》,其论又与诸多前人的看法不一。被誉为“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的文长先生,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书画大家,他在评“宋四家”书法时,虽然也论及章法,但更多地注重创作者的个性是否鲜明。

  故而,青藤先生说:黄庭坚书法的优点是整体上的纵横“构密”,缺点是不够“潇洒”;苏东坡书法的特点胜在“老朴”,其端庄凝重的书风,一点也不像他为人那样洒脱;米南宫的字有一股“出尘”的仙气,超凡脱俗,遗憾的是尚“有生熟”,不及黄涪翁之字的圆熟;蔡襄的字工工正正,近似书圣王羲之及其子王献之的风格,“劲净而匀,乃其所长。”可惜他的书法作品太过工稳,而略显“俗”气……

  纵观前人论“宋四家”书法的文献,枚不胜举,笔者却独赏青藤先生之论,何也?原因就在于徐渭对书法的看法,“不论书法而论神”,崇尚潇洒超逸、不羁俗套的大境界。是故,作者不无感叹地说:“迨布匀而不必匀,笔态入净媚,天下无书矣。”

  青藤先生不仅对前人的书法点评精妙入微,更加难能可贵的还以自己书法创作中的心得体会,告诫艺术家们要善于观察生活,用心感悟自然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从中得到启示,体会出书法与之的奥妙关系。诚如宋代书法家雷太简所言:“闻江声而笔法进。”

  江声之中,笔法从何而得?这种只可意会的心灵感悟,当然也只适合与“知者”言,怎么可能和村夫俗子说起呢?青藤先生高洁的内心世界,由此可见一斑!(李浩)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