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矩斋尺牍》:典籍聚散之渊源,藏家兴替之大概

2017-12-07 18:02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07 18:02:5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王刃

  我向来不怎么喜欢学术文字,一是因为看不懂,再则高头讲章似乎也并不一定高明。行文故作高深读来却寡淡肤浅是常有的事,不如闲时随便翻翻前人的掌故笔记、日记信札,并不抱有堂皇的期待,却换来意外的惊喜。近日时常翻看民国年间江苏省立苏州图书馆编辑的《吴中文献小丛书》,收录佳作甚多,《心矩斋尺牍》即是其中一本。

  《心矩斋尺牍》的作者蒋凤藻是清代著名藏书家、刻书家,雅好觚翰,嗜书成癖,精于目录版本校雠之学,以一己之力先后梓成铁华馆、心矩斋丛书两种。光绪八年(1882年),蒋氏赴福建为官,前后历时四年。这期间因聘请同乡缘督庐主人叶昌炽汇刻丛书,往来通信甚多,内容集中在访求佚籍、研讨辑刊,行文雅洁、识见高远,颇可一观。江苏省立苏州图书馆选辑钞存蒋凤藻致叶昌炽书信近百通,汇为一编,命名为《心矩斋尺牍》:“读之不唯可窥见先生嗜藏书、精校雠之一斑,即清季典籍聚散之渊源,藏家兴替之大概,亦得兼见书中矣。”

  因为书信只写给特定的收信者看,月旦人物不必躲躲闪闪,《心矩斋尺牍》对学者、藏书家的品题,比起专门的文章来,自然生动有趣许多,且不乏灼见。蒋凤藻对周季贶、魏稼孙最为推崇,“季贶佳士,弟之益友,深服其才与学识之高,立品之佳,诚士途中不可多得者。彼与稼孙,真才可钦。一则博,一则精,一则开展,一则拘迂。弟来闽后,心折者惟贶博稼精二人而已。”藏书家历来看重“黄跋顾批”,蒋氏认为顾广圻尤在黄丕烈之上,“吴中校藏本中,以吴枚庵、顾涧薲为最善,黄荛翁尚次之,所以顾吴手校诸书,尤比黄氏为希罕。”类似论断于《心矩斋尺牍》中在在可见,弥可珍重。

  蒋氏刻书异常精审,尤其注重排版、款式,极力模仿宋元本气息,追求古雅自然,认为板口为书品之本,而款式亦为外观之要务:“板口狭则书边必宽,每见四周狭小之本,最是陋劣,然其病在板口太大之故。苟能板小得宜,亦断断不致窄小如此。小板印大本,更觉其妙,而大板印狭本,愈觉其陋。目下刻此活字影宋体裁,究宜收狭,以期多存古趣。其心矩斋校本五字,如无容身之地,不妨仿以宋本写刊板口之外,俗称所谓耳朵者是也。”版式之外,刻工水平的高低也至关重要:“刊工必要精美,且格一丝不准稍断,此第一要诀。工手之优劣,全在此中分别也。愈细愈劲直为愈妙,细而不断一丝者,方见真本领。刊工有左右刀之分,一人兼者乃佳。字体横直笔法,全要劲拔,笔笔肥瘦要匀。凡宋元板书,无横直肥瘦不匀之病,所以精雅也,即明板亦如此。”蒋氏对于笔划肥瘦不匀之弊深恶痛绝,喻为“灯笼上字”,断以陋劣不堪。

  前序后跋对于考订书的主旨内容、渊源流转十分重要,然而经过数百年递藏,古书首尾最易残损。书商为了图利,懒于钞补费事,并且由序跋多可推断出年代,反而不能以旧椠欺人,将序跋故意抽删者,也不在少数。蒋凤藻由此提出:凡见宋元旧椠善本注,注以序接目,以目接书,排比直下,并不另页间断。即其板心页数次序,亦不如今本之序归序排,目归目排,书归书排,所以绝书贾抽删序跋之弊,此最妙也。

  说来有趣,蒋凤藻刻书颇为心急,对叶昌炽“磨洋工”的做法常常加以规劝——“刻书但求速成,盖人情兴致一过,自虑始勤终怠。况人事难必,我辈人生若梦,岁月几何,正恐光阴易迈,有志莫成,故以得了早了为佳。”由刻书牵扯到人生苦短,真可谓是苦口婆心、循循善诱了。

  蒋凤藻家资甚富,雅好收藏各类文玩珠宝,后渐集中于藏书一途。蒋氏在尺牍中感叹:“从来各样玩好中,惟书最省,且亦惟书最资实用。弟昔年尝以百数十番购求珠玉、衣饰、法书、名画、各项骨董古玩。今在闽中,苦无可用,又无所见,省此妄费。购备一二善本,留诸我子我孙读书也可,入诸藏书目中,夸示后人,传一微名也可。”如今书价高企,蒋氏所刻《铁华馆丛书》一函六册价格已逾十万元,“惟书最省”似乎未必。更何况书比人寿,纵曾坐拥书城,终究也是烟云过眼,“传一微名”事涉功利,并无必要,况且也难。(王刃)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