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流淌在两千五百年的时光里

2017-12-08 15:02 来源:新华日报 
2017-12-08 15:02:03来源:新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如果说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是凝固的历史,那么大运河就是中华民族的血脉,是流动的文化。如果说长城意味着防御和守护,承载着金戈铁马的豪情,那么大运河就意味着沟通与融合,寄托着天下一统的期盼。 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响应中央提出的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我省作为运河遗产最丰富的省份,定下“努力打造最繁华、最精彩、最美丽的大运河江苏段”的目标。今天,请随着记者的脚步,一起去探访大运河江苏段无比丰富的运河遗产和它充满传奇的前世今生。

  一条河,成为南北融合的战略通道

  晴朗的冬日,记者驱车来到扬州古运河边的大王庙,大殿里的神龛上供着两尊峨冠博带的神像,他们并肩危坐,目光投向殿门外一条流淌了2500年的古运河。

  这两尊像是春秋时期的吴王夫差和西汉时期的吴王刘濞,他们的结局都是身死国灭,但都对扬州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夫差开凿邗沟,挖下了修建大运河的第一锹,也奠定了扬州作为运河重镇的基础;刘濞凿茱萸湾沟通泰州盐业基地,带来了扬州的繁荣。因此厚道的扬州人为他们立庙祭祀,而不以成败论英雄。

  “古邗沟是中国大运河生长的原点。”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告诉记者,当时夫差征服了今扬州地区的邗国,继而将这里作为北上争霸的桥头堡。利用天然湖泊开挖了邗沟,沟通了长江和淮河。《左传·周敬王三十四年》:“吴城邗,沟通江淮。”仅仅7个字,使邗沟成为中国历史文献中记载的第一条有确切开凿年代的运河。

  与此同时,为了征讨劲敌楚国,夫差命伍子胥开挖沟通太湖与长江的胥溪运河,此后又开挖了阖闾运河、丹徒运河、胥浦运河、百尺渎等,形成了最初的运河交通网。

  运河就像一棵幼小的树苗,一旦在江苏大地上扎根,就随着王朝的更替不间断地生长,直至长成参天大树覆盖在中国东部广袤的土地上。

  今天,我们审视并探究这一庞大的人工运河体系时,一个问题会浮现在脑海:我们为什么需要大运河?

  淮阴师范学院副教授李德楠长期研究大运河,他说,修建大运河首先是地理需要。中国地形总体为西北高、东南低,天然形成的大江大河都是由西往东汇入大海,因此沟通南北的河流只能依靠人工运河。中国大运河自北向南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从社会发展来看,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建立,客观上也要求依靠一条贯通南北的运河,来建立南北融合的战略通道。隋朝统一中国后,在历史上第一次完成了沟通南北的内陆运河体系,这一体系又被后来更强大的唐帝国所继承。自那以后,中国的政治中心多在北方,而经济中心却逐渐南移,对于一个大一统王朝来说,南北权衡是国家政治的重要内容。

  出于这个考虑,元世祖忽必烈克服了黄河改道等自然条件带来的巨大改变,将大运河改造成直接连接北京与江南地区的内陆运输水道,完成中国大运河的第二次南北大沟通。

  时至今日,中国大运河河道总长度约2700公里,京杭大运河1794公里,江苏段大运河总计达到690公里,流经徐州、宿迁、淮安、扬州、镇江、常州、无锡、苏州8个地级市。大运河申遗确定的58处遗产点分布在27座城市,江苏省以6个城市拥有7个遗产区、28处遗产点入选,成为运河遗产资源最密集的省份。“起源最早、段落最长、网络体系最完善、沿线城市最多、运河文化最完整”,贺云翱教授这样总结大运河江苏段的特点。

  对于60%的人口沿运河而居的江苏来说,作为国家命脉的大运河记录着千年岁月里漕运的辉煌,启迪着这个运河大省未来的发展。对于运河两岸的人们来说,这条大河更流淌着最深沉的乡愁,“不是生母,便若乳娘”,运河是沿线人民共同的“母亲河”。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