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受牵连遭流放

2017-12-08 16:50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08 16:50:2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辛上邪

  从天宝三载(744)三月离京到天宝十五载冬安史之乱爆发初期,李白以梁园(商丘)为寄居地,继续“浮游四方”。他去过今天陕西的彬县、岐山,河北,山西的太原,江浙的扬州、金陵、会稽,安徽的宣城、庐山等地。但李白诗中说自己是“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虽不是真的客居十年,也是长期居留梁园,因为他在梁园另安一家、娶了宗氏。

  离开长安后,李白去了洛阳,在那里遇到杜甫,他们结伴游大梁,遇高适,同登吹台、游梁园,一起在宋州(商丘)饮酒、赋诗、行猎。杜甫、高适此时仍在忙于种种无果的干谒,出头无门,李白是满怀希望后的失望,梁孝王召集天下豪杰的梁园对他们便更具深刻的意义。是年冬,李白受篆之后还家。次年夏末,李白与杜甫会与兖州(山东昌邑),又去齐州会同高适去拜谒北海太守李邕。之后李白返家。

  天宝五载(746),李白在同族兄弟帮助下,购买田地以养子女。冬天又浪迹梁园,与宗楚客的孙女宗氏结婚。民间有“千金买壁”的传说,近年来还演化出同名电影,讲述的是宗氏被李白的题壁诗文打动芳心,重金买下那块墙壁,以免诗文被刷去;李白听说美人义举后,也萌生出敬爱之心,请杜甫、高适做媒,喜结良缘。可惜这个传说仅是闲话而已,并未查得其史料出处。

  据周勋初先生推测,宗氏可能与李白事先有协议,不负责照顾李白前妻留下的孩子们;也可能此时“鲁一妇人”仍在山东家中留守,故李白没有长期驻留山东。在梁园期间,李白似乎对宗氏较为怠慢,不似之前与许氏的缠绵,“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但宗氏亦信奉道教,清心寡欲,对李白的醉酒可能不会太在意。

  套用现代的观念,宗氏和李白更像“灵魂伴侣”,他们不见得花前月下,却心意相通。李白对宗氏很尊重、爱戴,对其信奉道教欣赏、支持。“拙妻好乘鸾,娇女爱飞鹤”,“多君相门女,学道爱神仙。”宗氏曾去庐山与李林甫之女李腾空结伴修道,李白送宗氏前往并赋诗。安史之乱初期避战乱时,也许是行程不便,李白并未回山东照顾孩子,逃亡时他照拂的是宗氏,“爱子隔东鲁,空悲断肠猿。” 选定庐山为避难处后,李白与宗氏在庐山结庐,准备定居于此,安享岁月。可惜永王过庐山时,征召李白入幕,打破了宁静。

  至德元载(756)十二月,李白怀着一颗报国之心,壮志昂扬地从军,准备做大事业。“王命三征去未还,明朝离别出吴关。白玉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辞别宗氏后,入永王幕府,期待永王能利用水军从扬州直通幽州,取安禄山老巢,剿灭叛乱,“战舰森森罗虎士”、“楼船一举风波静”、“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好梦不长,永王成了玄宗和肃宗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玄宗逃亡途中,肃宗“被迫”继位,遥尊玄宗为太上皇。玄宗不得不放弃部分权利,下诏“任命”肃宗。太上皇和皇帝双重负责、分片负责虽在战时有利于军情迅速汇报,但为朝堂的安宁埋下祸端。玄宗两次任命永王,令其掌握水军北上抗敌。肃宗也同意了这样的安排,可是在永王真的大军北上时,肃宗出于对自己权位的担心出尔反尔,以叛乱谋反之罪对其镇压。在与朝廷的对战中,永王中箭被抓,后被杀。作为其“羽翼”,李白难逃牵连。

  李白被判“加役流”去了夜郎。尽管“加役流”是唐代最严厉的流放,相当于死刑减刑,但毕竟好过死刑。李白免于死刑有几种可能的原因。一种说法是,李白早年救过郭子仪,彼时郭子仪报恩,力保李白。郭子仪是平定安史之乱的功臣,肃宗十分依赖,如果郭子仪确为李白求情,免死是不难的。但不少学者对此质疑。可以确定的是,宗氏在李白入狱后,为救李白四处奔走。患难见真情,李白在寻阳狱中时,惦记儿子与宗氏,“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一门骨肉散百草,遇难不复相提携。”对宗氏十分感激、思念。“闻难知恸哭,行啼入府中。多君同蔡琰,流泪请曹公。”在李白动身去夜郎时,宗氏的弟弟宗璟远路赶去送行,李白感喟说“我非东床人,令姊忝齐眉”。对于宗氏,他有说不尽的敬爱与抱歉。

  抵达夜郎后,李白约于次年遇赦返回。不知何故,他没有再与宗氏团聚。在夜郎时,李白未得到宗氏的书信,“北雁春归看欲尽,南来不得豫章书”,也许宗氏已经故亡,或者是遁入深山修道不再顾念尘世。

  晚年的李白仍然踪影未定,四处辗转。他的卒年也不确定,有广德元年(763)、广德二年(764)、大历元年(766)、大历二年(767)等多种说法。李白的墓地在安徽当涂。死后他的儿子伯禽来为其守孝,定居于当涂。元和十二年(817),李白生前好友范作之子范传正任宣歙观察使,特意去当涂访李白后人。伯禽已亡,其子外出多年未归,伯禽的两女已嫁农夫。这两位李白的孙女将家存的散乱、有限的记录交给范传正,并指给他李白墓地所在。范传正与当涂县令一起为李白迁葬,将其墓地迁至李白一心所向的青山——那是谢朓常常去的地方——李白说自己“一生低首谢宣城”。

  在闻听李白被流放夜郎后,作为李白的挚友,杜甫写下《梦李白》,其中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可谓对李白漂泊、跌宕一生的赞誉和安慰。才华空前绝后的李白,从生到死,身世都是一团迷雾;来去匆匆,为世间留下一片绚丽的彩霞——也许他真的是一位被贬谪的仙官。(辛上邪)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