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大结局:胡适舍身饲虎

2017-12-09 10:4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09 10:41:4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河西

  年关将近,在《北京晚报》讲《西游》不知不觉也有快两年的时间,也是该告一段落的时候了。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西游记》的大结局。唐僧到达灵山,妖怪已经绝迹,他们的最后几难完全和佛教高层的腐败有关。就因为唐僧没有向释迦牟尼座下两大弟子伽叶、阿傩塞好处,竟遭二人刁难。令唐僧第一次取回的所谓“真经”,居然都是些无字天书——白纸一堆。

  开玩笑,这两位都是尊者,会在乎你凡夫俗子那些臭钱?想当年释迦拈花示众,普示于五千人,他人皆不能识,唯独伽叶会意微笑,得佛陀真谛。在佛陀十大弟子中,伽叶有“头陀第一”、“上行第一”的称号。这样的得道高僧会向唐僧索要贿赂?而且当唐僧师徒发现是白纸闹上灵山时,佛陀不仅不对迦叶、阿傩加以责罚,居然还对唐僧说:“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

  这么市侩的如来真是让人震惊!也难怪张书绅会夹批:“如来犹欲以此做买卖,无怪后学之吝教也。”

  舍卫国赵长者不知道为何人,我们熟悉的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舍卫国的须达多,他是古印度拘萨罗国舍卫城富商,波斯匿王的大臣,佛陀的有力施主之一,平生乐善好施,常以财务周给孤独贫弱,故得善名“给孤独”。所以我们读《金刚经》,开头第一句“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这里的给孤独园就是给孤独长者须达多之园。晋法显《佛国记》记:“拘萨罗国舍卫城,城内人民希旷,都有二百馀家,即波斯匿王所治城也。大爱道故精舍处须达长者井壁,及鸯掘魔得道般泥洹绕身处,后人起塔,皆在此城中。”《敦煌变文集·降魔变文》也说:“大觉世尊於舍卫国祇树给孤之园,宣说此经……须达为人慈善,好给济於孤贫,是以因行立名给孤。布金买地,修建伽蓝,请佛延僧,是以列名经内。”

  按照圆瑛大师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义》,须达多邀请佛陀光临舍卫国,佛陀问他有没有精舍,须达多回答:“如见垂顾,便当营办。”可是他发现,偌大个舍卫国,只有太子花园可容佛僧。须达多询问太子能否将花园售与他,太子答:“能以金砖布满其地,即卖与卿。”须达多回家运金,真的铺满花园,太子说,树根的部分未能铺满,那这棵树还属于我,我将这棵树也献给佛陀,于是这座花园就叫“祇树给孤独园”。何来的“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呢?佛陀怎么还对布施者说出“忒卖贱了”呢?

  如来还说,你们东土众生,都是愚迷不误的,本来就应该给你些白纸就挺好了,既然你要有字的就给你有字的吧。给你有字的,也不是说把所有的真经或者真经中的精华给唐僧,而是说:“每部中各检几部给他。”特别随意的样子。傻瓜都看得出来作者字里行间对佛教的讽刺。

  有意为之?本来《西游记》到此就应该结束了,偏偏冒出个较真的观世音菩萨,说那难目簿上只有八十难,还缺一难,所以又让唐僧师徒掉到通天河里,接受那老鼋的拷问,以回应当年通天河时的伏笔。

  但我们看九九八十一难的表中,并没有伽叶、阿傩行贿索贿这一难。你认为一本宣扬佛教的书会这样来写如来和他的两大弟子吗?这又是全真教徒写《西游》的一大证据。

  《西游记》的结尾可以说一波三折,特别的丰富精彩,不过作为《西游记》研究的奠基人,胡适却对《西游记》的结局非常不满,在和鲁迅聊天时,他说《西游记》结尾“太过寒伧”,非要改写一遍不可,并于1934年完成并发表了“胡说”版的西游记第九十九回。

  那么他写的是什么呢?

  原著的第九十九回目为“九九数完魔刬尽 三三行满道归根”,胡适先改标题为“观音点簿添一难唐僧割肉度群魔”。唐僧师徒被扔下云头之后,他们没有来到通天河边,而是到了“天竺婆罗涅斯国”,为今天印度境内的一个小国。

  此处有一个宝塔,名为“三兽窣堵波”,又名“月中玉兔塔”。唐僧是虔诚的佛教徒,遇塔必扫,结果妖怪就找上门来了。唐僧被妖怪摄到了一片空旷的平原,原来都是西行途中他们打死的妖怪,亡灵无法超度,在阴间怨气冲天,阎王爷让他们来凡间找唐僧索命。

  一开始唐僧还有点害怕,但很快,他的恐惧之心已完全化作慈悲不忍之心。唐僧徐徐开言道:“列位朋友!贫僧上西天求经,一路上听得纷纷传说:‘吃得唐僧一块肉,可以延寿长生。’非是贫僧舍不得这副臭皮囊:一来,贫僧实不敢相信这几根骨头,一包血肉,会真个有延年长命的神效;二来,贫僧奉命求经,经未求得,不敢轻易舍生。如今贫僧已求得大乘经典,有小徒三人可以赍送回大唐流布。今天难得列位朋友全在此地,这一副臭皮囊既承列位见爱,自当布施大众。唯愿各山洞主,各地魔王,各路冤魂,受此微薄布施,均得早早脱离地狱苦厄,超升天界,同登极乐!”

  说到做到,唐僧手持戒刀,唐僧把身上割得下的肉都割剔下来了,只剩得一个头颅,一只右手还不曾开割。说也奇怪,唐僧看见这几万饿鬼吃得起劲,嚼得有味,他心里只觉得快活,毫不觉得痛苦。

  当然,唐僧不可能真死,那只是如露亦如电的梦幻泡影罢了,最后梦醒来,啥事没有,唐僧在梦中完成最后一难,大家皆大欢喜。

  简而言之,这个胡适版的大结局就是“舍身饲虎”四字而已。以写过《中国禅宗史》的胡适,照理对佛教的理解不应该这么浅薄,可惜,他就是这么理解《西游记》和佛教的。胡适很得意,不过很显然,没多少人把它当回事,从文笔从立意,胡适先生的这个续貂之作都可以说差之千里,大概也算是胡适的舍身饲虎吧。(河西)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