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城危难中的守护者

2017-12-14 10:38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7-12-14 10:38:06来源:人民政协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医者仁心

  南京沦陷初期,鼓楼医院对于前来求治的难民,均实施免费治疗政策,即病人不付费,鼓楼医院按月将免费病人的诊疗金额递送红十字会,由红十字会对鼓楼医院进行补贴。1938年上半年,医院病人自负医疗费的比例由1936年的90%降至10%,其中,1938年5月仅有30%的病人有能力支付第三类医疗费用,无支付能力必须实施免费治疗的病人高达70%。由于医院失去了正常的诊治收入,原先存在仓库的药品和包扎材料等储备连一半的亏空都弥补不了,从1937年11月底起,鼓楼医院每月结算要透支5000—6000元。

  为免遭日军侵扰、保证医院正常运转,威尔逊等人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夜以继日地工作,长久下来精疲力竭,不堪重荷。1937年12月26日,特里默因劳累过度病倒,高烧至102度(华氏)。威尔逊每日一刻不停地工作,特里默生病时,他每天除手术外还要照顾175名病人,工作量之大令人难以想象。1938年1月30日,威尔逊因过度疲劳,颈部不能动弹,导致“南京目前就没有外科医生了”(《拉贝日记》1938年1月30日)。麦卡伦除每隔一天开救护车出去收购白菜、大米和其他食品,还要用救护车送婴儿、病人回家,以免病人治好后被饿死或被杀死或重遭伤害,他事必躬亲,冒着巨大危险,为鼓楼医院员工和病人的生活提供保障。

  南京沦陷后,威尔逊、特里默和麦卡伦等美籍医护人员的财产都有所损失,甚至他们的生命安全也受到某种程度的侵害。日本士兵常以检查为由骚扰鼓楼医院,抢劫医院的财产。1937年12月14日,30名带有刺刀的日本兵在对鼓楼医院进行彻底而非正式的检查时,就抢走了6支自来水笔、180元现钞、4块表、2卷医院的绷带、2只手电筒、2双手套和1件毛线衣。12月18日晚上,3名日本兵从医院的后门闯入,抢走了海因茨小姐的手表,还偷走了6块怀表和3支钢笔。

  威尔逊、特里默和麦卡伦等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死亡威胁,其中威尔逊至少遭遇三次威胁:12月13日,他在进行眼球摘除手术时,炸弹碎片穿破手术室的窗户落在手术室里;12月18日,他在赶走企图强奸护士的日本士兵时,被激怒的日本士兵故意耍弄他那只令人恐惧的手枪;12月21日中午,他要求日本士兵离开大学医院的女生宿舍时遭到其手枪的威胁,两者在大街上相遇时,这名日本士兵将他的步枪子弹上膛。麦卡伦和特里默的处境也相当危险。12月19日,特里默和麦卡伦劝阻闯入医院的日本士兵离开时,遭到开枪射击,幸好子弹从麦卡伦身边飞过;1938年1月27日下午,麦卡伦陪同闯入医院后面寝室的2名日本士兵离开时,一名日本士兵在离医院100码的地方猛地用刺刀刺向他的下巴,所幸他将头向后一仰不致送命,可脖子上还是留下了一个伤口(《拉贝日记》1938年1月28日)。对此,威尔逊甚至认为,留在南京的西方人士“不可能全都活过这段日子”。(史迈士:《致朋友函(1938年3月8日)》)为此,他们约定,倘若他们中的人谁最先被杀死,他们就把他的尸体抬到日本使馆门口放着。

  然而,鼓楼医院所有的医务人员——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都以勇敢无畏的精神,乃至奉献生命的意志坚持了下来。他们给予那些身受重伤的难民以重生的希望,成了危难中南京百姓的守护者、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拉贝盛赞鼓楼医院为整个安全区的医疗工作作出了重大贡献,威尔逊等人的工作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出色的医务工作”。(《拉贝在上海的讲话》)做福斯特以基督关于被雇者与好牧羊人的故事譬喻,称赏鼓楼医院医务人员临危不惧、忠于职守的英勇行为让他更加理解为他人而牺牲自我的含义。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为了表彰威尔逊对中国人民的人道主义救助,向他颁发“襟绶景星勋章”。在被战争撕成碎片的百姓的血泪中,他们毅然决然传递出的勇敢和人道主义精神,将永远地留在中国人乃至人类记忆之中。

  (此文摘自《档案与建议》杂志)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