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不仅是神箭手还是“科学家”

2017-12-21 13:30 来源:解放日报 
2017-12-21 13:30:58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华东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刘捷

    源远流长的中华传统文化,诞生了无数神话、神灵。看似浪漫新奇,却并不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古老幻想。这些神话,不仅是对世界起源的一种古老叙述,而且是一种带有特殊历史痕迹的“科学”知识。其中,浓缩了我们祖先长期以来对自然万物的细致观察以及对人类社会的经验总结,更直接反映了中华民族智慧和思想的发展历史。“后羿射日”的故事,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十日”指的是十个太阳?

    根据《淮南子》的记载,在尧所生活的时代,天空中出现了“十日并出”的异象。10个太阳所散发的热量和光芒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庄稼都被烤焦了。还有6只怪兽闯入人类居住地为非作歹,甚至吞吃人类。如此一来,就引发了后羿手持神弓神箭,上射十日、下诛凶兽的一连串故事。

    事实上,关于10个太阳的记载,明显与人们的现实感官印象是矛盾的。因此,从古至今都不乏想解开“十日之谜”的人。东汉思想家王充认为,所谓的10个太阳并不是真的太阳,而只是天上一些在形状、亮度等方面与太阳相似的东西而已。有人进一步提出,这可能是天文气象学中所说的“幻日”现象。即在某些偶然的条件下,阳光经过飘浮在空中的六角形柱状冰晶体,从而折射出另一个或多个太阳形象的光学现象。

    可有没有想过,所谓“十日”可能并不是张冠李戴,而是一种文学的隐喻。在先秦神话中,是女神羲和创造了“十日”。《山海经》中有“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的记载。这么说来,“十日并出”时为什么要让后羿去射落太阳,而不是让这位太阳的“妈妈”管一管自己的孩子呢?原因很简单,因为羲和所创造的不是“日”而是“十日”,一字之差有着本质性区别。

    要知道,《山海经》中除了“十日”,还有关于“十二月”“十二岁”的记载。例如,“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这里的“月”指月亮,“岁”指岁星(木星),都是星空中独一无二的天体。可为什么都会变成“十二”个呢?问题的答案就隐藏在这个造成误解的数字之中。

    《山海经》所记录的日月星辰、四时太岁绝对不是随意为之,而是内含“圣人之道”的特殊隐喻。物理学家吕子方曾在 《读<山海经>杂记》中指出,《山海经》中生育太阳、生育月亮、生育岁星,这些内容看似荒诞不经,但“十日”“十二月”“十二岁”所对应的数字正是天文历法中的关键所在——10日正好是一旬,12月正好是一年,而岁星在天空运行一周天正好是12年。

    中国人自古以来便发明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这“十干”,以及“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十二支”来标记时间。在甲骨文里,不但有以干支纪日的大量记载,而且殷商历代帝王也习惯以“十干”为庙号,如“武丁”“盘庚”等。直到春秋战国时期,干支纪日还是主流。

    由此可见,所谓“十日”之“日”指代的并非太阳,而是时间上的一天。所谓羲和生十日、常羲生十二月的“日月诞生”神话,其实是创制“十干”和“十二支”并用来纪时的“历法诞生”神话。正因为如此,后世也把羲和视为历法的创制者或管理者。例如,《尚书》曰:“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又如,《吕氏春秋》曰:“羲和作占日,尚仪作占月,后益作占岁。”这两处所说的“羲和”不是神灵,而是最早观察太阳运行轨迹、为制定历法提供依据的上古智者。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