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的现代愿景萌芽

2017-12-22 10:05 来源:文汇报 
2017-12-22 10:05:2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同济大学欧洲文化研究院教授 赫尔穆特·海特(Helmut Heit)

  通过宗教改革获利的政治赢家首先是上层贵族,其后是迫切要求解放的市民阶层。平民世界和他们对待政治制度的理智、功利和许多世俗的看法毫无疑问地从路德改革中获得了重要启发,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面貌。

  路德的背景和企望

  宗教改革的后果和影响远远超出了西方基督教会内部事务的范围。这不仅是因为基督教至少在19世纪之前都是西方世界最重要的机构之一;在路德生前,哥伦布、达·伽马和麦哲伦等基督徒航海家从欧洲出发,行遍所有的大洋,开始了欧洲对世界的殖民地化进程。这些事件在好坏两方面的深远意义变得显而易见。早在1494年,西班牙和葡萄牙便在《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中私下对世界进行了瓜分,他们的这一行为获得了教宗亚历山大六世的批准。南美洲的地图至今仍是这一协议的体现。那时便有人提出:“灵魂属于上帝,土地属于国王!”从1510年开始,大批非洲黑人被放逐至南美,后来又运送到北美,这可能是史上规模最大的民族迁移。冒险精神、经济利益和传播基督教的热情结合在一起,驱使着哥伦布启动了一个进程:那正是我们如今所熟知的全球化进程。

  马丁·路德教授一开始主要研究复杂的神学问题,尤其是“得救的确据”(Heilsgewissheit)这一基本问题:我是否可以希望我有罪的、不朽的灵魂能够得到救赎?如果是,为什么?如果不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些思考,那么就无法理解路德的改革。

  人们常常借助四条拉丁语教理来描述路德神学的特征:solus Christus,sola gratia,sola fide,sola scriptura。这四条教理、尤其是“唯独恩典”和“唯独信心”,就是路德极端反对赎罪券交易的由来。赎罪券类似于对善功资本发行的股票,这个善功资本是通过圣徒的行为积累起来的,并由天主教会掌管。教会声称,通过购买赎罪券,我们可以赎免自己的罪,缩短上帝让我们进行忏悔的过程。人们可以通过牺牲、捐赠、资助和朝圣等方式对灵魂的命运施加有利的影响,这个基本观念在许多宗教中都普遍存在,而赎罪券交易则是一种极端的表现形式。从路德的角度看,这样一种思想在总体上就像是一种危险的迷信。同时,这种实践是宗教机构很好的收入来源。特别是德国多明我会的修道士约翰·特策尔(Johann Tetzel,1460—1519),他将赎罪券交易经营得十分成功,显然也相当地肆无忌惮。教宗利奥十世(1475—1521)将这些钱用于建造新的罗马圣彼得

  大教堂。教会的高层代表同时也是世俗的贵族,他们享受着美好的生活,资助了大量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比如布鲁内列斯基(Brunelleschi)、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等。

  1517年10月31日,路德将其著名的《九十五条论纲》张贴在德国维滕贝格城堡教堂大门上。这些论纲本身是用一种学术性的神学专业语言撰写的,论纲爆炸性的威力因此只向专家们进行了展示。不久之后,路德发表了更容易理解的《关于赎罪和恩典的布道》(Sermon über Ablass und Gnade)。他一开始并未对教会的资金筹措实践和教会代表人物的奢靡生活方式提出太多批评,而是更多地以神学论据批评了通过赎罪券交易完成忏悔和得到救赎的理念。另外,天主教会内部也觉悟到了问题,并在1562年禁止了赎罪券交易,这同样也是宗教改革以及后来反宗教改革运动的后果。但在1517年的时候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鉴于他的批评,天主教会以异端邪说罪对路德提出了起诉,并决定于1518年在罗马对他进行审判。在遥远的意大利,路德活着离开法庭的机会明显更加渺茫。因此,在这个时候,他的领主萨克森选帝侯“智者”弗里德里希(Friedrich der Weise,1463—1525)为他出面,争取到将审判改为在奥格斯堡进行。路德在奥格斯堡明确反驳了教宗的无误性,从而使自己在实际上犯下了异端罪。但是选帝侯弗里德里希拒绝交出路德,在他的协助下,路德得以在接受判决和逮捕之前踏上逃亡之路。第二年,即1519年,不但约翰·特策尔去世了,就连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1459—1519)也驾崩了。这期间,政权接替成为棘手的问题(教宗自当积极介入其中),人们不得不暂停对路德的诉讼程序。诉讼直到1521年才在沃尔姆斯(Worms)重新开始。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众所周知。在诉讼暂停期间,路德于1520年撰写了三篇十分重要的宗教改革的纲领性文章。第一篇文章《致德意志基督教贵族公开书》(An den christlichen Adel deutscher Nation)是政治性的,企图争取让德国贵族支持宗教改革一事。第二篇文章《论教会的巴比伦之囚》(Von der babylonischen Gefangenschaft der Kirche)致力于探讨教条和制度的问题。第三篇是关于伦理道德的文章:《论基督徒的自由》(Von der Freiheit eines Christenmenschen)。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