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旧知识体系中挣脱的路德与他未期的现代性

2017-12-22 10:09 来源:文汇报 
2017-12-22 10:09:13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路德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历史人物。在对路德的各式刻画中,他兼具暴躁与温顺、夸夸其谈与害羞腼腆、无所顾忌与笃信虔敬、革命与反动,他老谋深算,却又天真地被自己目的高远的反叛所招致的后果迷惑。

  在今天的美国以及西欧一些更为世俗化的地区,人们在阅读一份财产契约或政府预算时,已经不太可能仅凭简要的法理论证,来追溯其所依凭的古老神学论辩和裁决了。但对它们的检视能让我们一窥历史可能的发展样态——如果历史以不一样的方式发生,尤其是500年前由一个名叫马丁·路德的德国僧侣发起宗教改革的这段历史。

  路德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历史人物。在对路德的各式刻画中,他兼具暴躁与温顺、夸夸其谈与害羞腼腆、无所顾忌与笃信虔敬、革命与反动,他老谋深算,却又天真地被自己目的高远的反叛所招致的后果迷惑。在埃里克·埃里克森(Erik Erikson)对青年路德的著名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深受自我认同危机折磨的青年僧侣,而这位青年僧侣将欧洲也带入了自我认同危机;在罗兰·H. 班顿(Roland H. Bainton)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路德一次次受困于痛苦与挣扎,顿悟的瞬间反而令他更加困惑。路德神学强调灵性的纯粹,而路德的内心生活绝不单纯。

  林德尔·罗珀(Lyndal Roper)的最新传记《马丁·路德:叛教者与预言家》将马丁·路德描写为一位极具卡里斯玛、性格暴躁、头脑机敏的德国沙文主义者,他发动了革命,但革命的后续发展却让他进退两难、不知所措。罗珀写道,1521年他在沃尔姆斯帝国议会(Diet of Worms)为自己辩护后不到一年,路德的追随者中就出现了重大分裂。三年后,农民战争爆发,路德思想中的反威权主义要素推动了这场民众起义,其规模之大,直到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前,欧洲都尚无其他农民起义的规模可与之匹敌。罗珀指出,路德起先对暴动的农民和他们的封建领主都进行了严厉批判,但他最终转而支持诸侯,宣称叛乱分子是“疯狗”,叛乱是“魔鬼在作祟”。罗珀写道,“这表明了路德改革的社会保守主义姿态”。

  宗教改革孕育了农民起义,而改革的发动者却和封建诸侯站在一起,这一悖论恰恰是新教混乱的政治遗产的缩影。新教可以说为启蒙运动的发生和自由理念的产生创造了诸多先决条件,至少它引导欧洲开始更激进地质疑过去的权威,甚至不少人将西方世俗化进程的开启追溯至此。另一方面,生活的重要部分,即政治和经济,从宗教权威的权限中解放了出来,这可能扩大了某种自由,但这并没有改善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的生活条件。

  马丁·路德出生于1483年,成长于德国矿镇曼斯菲尔德。路德自称“农民之子”,在曼斯菲尔德泥泞不堪、布满煤尘、充斥着暴力的街头度过了自己的童年。童年的经历让他初识这种以恶毒辱骂和野蛮论辩为特征的文化,而这也成了他日后诸多著名论辩文章的显著特征,他的文章也因此家喻户晓。

  1497年,路德离开曼斯菲尔德,去马格德堡求学。中学毕业后,应父亲要求,他不情愿地进入埃尔福特大学学习法学。学习法学的日子并不长。路德为教会所吸引,1505年,他宣誓成为一名奥思定会的修士。修会学术性的修道团体及其智识传统对路德别具吸引力,奥古斯丁的政治神学及其修辞形式深刻影响了日后路德神学的形成。1512年,他获得神学博士学位,成为一名受过良好教育但固执己见的神职人员,开始在维滕贝格大学教授神学,在当地的教会布道,并记下其同僚和上级的谬见。

  到1517年,尽管动辄与人争辩,路德已成为一个公认的颇有造诣的神甫。众所周知,他特别仇视赎罪券(这种仇视完全合理)。赎罪券据称可以赦免购买者的罪,是某些教会当局用来搜刮天主教信徒钱财的手段,在神学上站不住脚。正是在一次关于售卖赎罪券的辩论中,路德命中注定的那一刻到来了。1517年10月的最后一天,路德在维滕贝格教堂门口张贴了《九十五条论纲》批驳既定的天主教教义。一场足以改变基督教世界的革命由此拉开序幕。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