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沈氏史料辨正二则

2017-12-29 10:06 来源:文汇报 
2017-12-29 10:06:1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王亮

  古人、近人笔札著述经历时代汰洗,泰半堙灭。然而侥幸有文字留存而声名不彰者仍有一大厄,就是所作或有意或无意被归于名头更响的人物名下,或者事迹失考著录阙漏。日记书札均属于业界广义上的古籍稿本范围,世无二本,与一般刊本书籍另有他处复本可以参验对照不同,一旦初始著录以种种缘致误,后出者往往陈陈相因,积重难返。当下古籍普查、善本影印事业蔚然大兴,各馆书目著录实为施建之基,亦宜先河后海,措意改进,以期传诸久远之效。

  应奎致王国维札

  今秋10月21日,中华书局俞国林、朱兆虎二君携《国家图书馆藏王国维往还书信集》在清华大学王国维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场首度展示。全书六册巨帙,纸墨精湛逾常,图版清朗照眼,与会学人无不兴奋逾常,争相传阅。笔者以匆遽不及通览,返沪后商请责编朱兆虎君惠下目录,并取十多年前在北图查阅书札原件时的笔录对照,见当时留有疑问记号的“应奎”名下书札已由三通增补至四通。此人生平事迹,从未见人称述,昔年注意者不在此人,未及深究,仅疑心札主“应奎”可能为化名,或满人名,或略去姓氏。兹后又蒙俞君国林远贶印本。谛审之下,发现四札有三通均涉沈曾植身后事。兹移录其第二通(依作札时序应为四札中的第三通)为马奔腾《王国维未刊往来书信》未曾录文者:

  顷得一山转来金息侯信,御笔亲书“硕学孤忠”四字,上二字其隐文乎?下忠则昭显矣。未谥之谥,天聪如见,久承厚注,果副渊怀。即以奉请静安先生著安 应奎谨启。黄门文如《两都赋》,无有能低昂之者,观止叹服,庸陋未足以形容高深,俟后命诣谢。季申得禹九信,谓以乙师恤典,雪老、晴初与师傅争论正切。

  一山即章梫,金息侯即金梁,季申即恽毓龄,禹九即恽毓昌。细察此札用辞声吻,札主亦如上述诸人为胜国遗黎,且与嘉兴沈氏关系密迩。而末署用“叩”字,年辈资位似又低于观堂。笔者因而悬测此“应奎”或即沈氏逝世后1922年11月27日观堂致雪堂札中述及之朱稷臣:

  顷接手教并唁慈护函,敬悉一切。乙老遗疏,本朱戟臣来述慈护意,属撰一稿。嗣陈仁先自杭来吊,遂以自任。慈护以所拟“以圣祖之心为心,以圣祖之学为学”二语,与乙老平日之意合,告之,仁先虽不堪知此二语,而其弟则先在旁,深以此二语为然,大约即本此意立言也。易名之典,势不能邀,然乙老为人亦不以此为重。此间颇有人主张私谥者,亦可不必也。(《王国维书信日记》,浙江教育出版社2015年,页424)

  亦即次年3月7日观堂致雪堂札之朱稷丞:顷朱稷丞来,言及慈护家事,云在禾用度月须二百元,现尚缺百元左右……(《王国维书信日记》,页428,以上二札另藏他处,未收入《往还书信集》)

  据前引“应奎”札,观堂代撰遗疏已成而未用。(当时遗老去世友好代撰遗疏是常例,世人指责观堂去世后雪堂伪造遗疏,似于当时情境稍显隔膜)。对于逊清不颁谥号,若干沈曾植亲故不惬于心,谋求在小朝廷高层进行运作,郑孝胥、王国维均不以为然。其间原委,则以是年十月廿七日(12月15日)郑孝胥日记所述最为详明:

  朱稷臣来,示琴初与仁先、挈先书,云:子培请谥事,摄政王不欲。宜令上海诸公陈小石、朱古微,王聘三及余等作公函与师傅请之。余曰:“谥锡自上,此岂宜请耶!公等必欲请,可令聘三拟函稿,余附名而已。”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