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沈氏史料辨正二则

2017-12-29 10:06 来源:文汇报 
2017-12-29 10:06:1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沈曾植于11月21日病故,次月7日溥仪有上谕颁匾。摄政王为溥仪生父载沣,不颁谥号,可能是不满他在丁巳复辟中的作为。师傅当为在北京的陈宝琛、朱益藩诸人;晴初(琴初)即当时在上海的胡嗣瑗。有关恤典的一番周折,王蘧常《年谱》、许全胜《年谱长编》或以体例关系,均无记述。

  “应奎”与同门谢凤孙的关系颇为微妙。其第四通札中,以主事人姿态约请王国维撰作沈氏(黄门)墓志,又谓“不属谢石翁(凤孙)”书,实际上最后撰文书碑者均为谢氏。

  许君全胜《沈谱长编》后附人物小传索引,合置朱正元/稷臣于一处,未附解说。循此线索,笔者在《汪康年师友书札》中觅得朱正元早年致汪康年札两通及书末编者所撰小传:

  朱正元,字秀峰,安徽寿州(今寿县)人,生卒年不详。曾肄业于上海格致书院。官浙江候选州同、直隶候补知县。著有《浙江沿海图说》、《江苏沿海图说》、《福建沿海图说》。

  此小传极简略,且未说明材料出处。为证实应奎即朱正元(戟臣、稷丞)的悬测,笔者费时数日遍检工具书、数据库、拍卖图录,咨询前辈通人,迄无所获。遂转易途轨,在同时人物日记中,发见斯人踪迹:

  《缪荃孙日记》光绪二十七年十一月廿三日(1902年1月2日):

  接沈子培信。朱稷臣正元来呈《江浙沿海图》。

  《郑孝胥日记》民国十年一月廿四(3月3日):

  汪甘卿与邓彦远、朱应奎同来,并访大七,谈研究会事。

  《郑孝胥日记》民国十一年八月十九日(1922年10月9日):

  朱应奎来,为子培乞肉桂。

  艺风日记可印证朱稷臣即朱正元。海藏日记交替用朱稷臣、朱应奎名字,皆与沈曾植相关,可印证朱稷臣即朱应奎。

  朱应奎一再更名,也许与应举、求仕有关。诸名何者为谱名,学名,今不可考。他早年或曾就读南洋公学,故与沈氏有师生之谊。一度充任南洋调查委员,从事测绘,有《江浙闽三省沿海图说(附海岛表)》传世。在清社既屋后厕身遗民圈,可能是因私谊追随沈曾植。据《往还书信集》“应奎”名下书札第一通(依时序实为第四通),1923年观堂应逊帝之召北上,他正在京郊参与西陵营修事,彼此仍有过从。前此于筹办亚洲学术研究会杂志诸事,都曾献策效力。

  “应奎”札书法蕴章草笔意,沉雄逸动,虽小幅而有寻丈之势。与沈曾植书迹形神相似,有若虎贲中郎。寐叟晚年时或臂痛废书,甚或“手战不能握管”,而书名嚣嚣日上,“海内外辇金求书者穿户限焉”。则朱应奎及同为乙庵门下的谢凤孙,书法刻意规摹沈曾植,良有以也。作为大变动时代一畸零人物,朱氏并无科第功名,也无门弟子传其业,因此身后不足百年,事迹已在明昧之间。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