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往还书信中两封“阙疑待考”的信

2017-12-29 09:56 来源:文汇报 
2017-12-29 09:56:18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秦蓁

  归安费行简,在仓圣明智大学中易名孙学濂(仲约),撰说部时署名沃丘仲子,后又恢复原姓名,其人之行藏出处,颇为逶迤神秘,但与王国维在爱俪园中同事数年则无疑义。《国家图书馆藏王国维往还书信集》中两封“阙疑待考”的信俱为费行简所写,可以确定。

  《国家图书馆藏王国维往还书信集》(国家图书馆古籍馆编,中华书局2017年10月出版)末尾有两封写给王国维的信札,一札署名单字不易识,一札未署名,编者列入“阙疑待考”,但根据所言内容,可以确定二札作者,今特写出,用为考释无款及落款难辨手札之一例。

  第一札全文如下:

  觉昨归,薪已送,乞莅校一取。初七公分百分出五办送席券。沈君函属之陈生可令其十九日来校一考,自当设法收录。专上静翁先生道席,弟濂顿首。

  署名只一字,甚为潦草,初不识,惟札中言“莅校”、“来校”,则王国维时在某校任职。王氏平生任教职者四次,一在南通通州师范学校,一在苏州江苏师范学堂,一在上海仓圣明智大学,一在北京清华学校。札首云“觉昨归”,其人或为仓圣大学校长姬觉弥。再考“初七公分百分出五办送席券”语,按仓圣大学创办人哈同夫人罗迦陵生日为七月初七,哈、罗二人每年合并做七夕双寿,校中教职员届时均有祝寿之举,如王国维1916年8月5日(旧历七月初七)致罗振玉札云“今晨又往哈园拜寿”,1917年8月25日(旧历七月初十)致罗札云“近来哈园又因做寿大热闹”,1918年8月13日(旧历七月初七)致罗札云“近因哈园生日,又应酬数日”,1922年8月18日(旧历六月廿六)与长子潜明书云“今年哈园大做寿,出月须连日应酬”,又9月14日(旧历七月廿三)书云“哈园月初大做寿”。所谓“大做寿”指1922年哈、罗寿数相加之“爱俪梁孟百卅合庆”。札称“初七公分”,当指校中同人公同分摊资金为园主夫妇贺寿,款项需在支薪中扣除,故写信人特为告知。综此数端,此信为仓圣大学负责校务之人所写。至于写信时间,仓圣大学教职员通常年份恐只入园拜寿而已,恰逢百卅双寿,方醵资设寿席为祝,则此札或作于1922年。

  1921年考取仓圣大学附中的蒋君章《仓圣明智大学的回忆》一文说:“在名义上,罗迦陵夫人是院长,姬佛陀先生是校长,实际上主持校务的是孙学濂先生。”(陈平原、王风编《追忆王国维》增订本,三联书店2009年)又仓圣明智大学预科辛酉十二月(1923年初)毕业证书上签署人为:“院主欧思爱哈同,院长哈同罗迦陵氏,校长姬佛陀,教务长孙学濂。”(郑家庆《珍罕的仓圣明智大学毕业证书》,载《大众收藏》2012年第4期)再观第一札之落款,为“濂”字无疑。至此可判定此札作者为孙学濂。

  第二札全文如下:

  静翁仁兄先生道席:相别几六年矣,前岁来京,便思造谒,询诸庄惕生,谓尊寓织染局,乃数访不得,嗣接珏生侍讲,始知已就清华讲席,移居在塾。适遭先君之丧,寝苫读礼,未及抠衣,苐殷企想。居京两载,时苦疾病,以所居池馆幽寂,便于疴,不复南下。近亦少少购求书画,宋元名品,力既未逮,且甚难鉴别,唯略具明代诸家而已。久思就教有道,以嬾废弗克出郊,更益怅望。日来天气和煦,体亦稍健,亟思登堂请益,乞示以时日居处,俾得奉诣,一申良觏。前在哈园,属以它故,易名为孙仲约,曩属惕生奉告,不审已达清听否。旧日同事诸君,唯欣木、恕皆在园,一山、梅访、雪澄都已辞去,并以奉闻。嫥颂箸安,鹄候德音。名正肃。正月廿七日。

  札中自言“前在哈园,属以它故,易名为孙仲约”,又云“旧日同事诸君”,则此人为仓圣大学中人。考《申报》1920年5月4日“刘成勋对川局之态度排熊说不确”条云:“兹闻刘师长近曾致电寓沪之孙学濂君,言及川事颇重熊督,足征外传之说绝非事实。刘电如次:上海孙仲兄鉴……”又同年10月25日“川军复渝之沪闻”条云:“孙仲约君昨得川军长刘禹九蒸电云:上海孙仲兄鉴……”可知孙学濂字仲约,为川军师长刘成勋(字禹九)在沪之代表。据此,第二札与第一札实为同一人所书,察其笔迹,二札相类,上款称“静翁”,亦无不同。

  札中提及居间传话之庄惕生即庄肇一,娶哈同、罗迦陵养女为妻,曾任仓圣大学斋务长(据《申报》1922年12月7日“上海仓圣大学校务改良会被迫出校学生驳校长姬觉弥宣言”条),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乒乓名宿庄则栋之父。其馀数人,珏生,袁励准;欣木,高时显;恕皆,费有容;一山,章梫;梅访,曹广桢;雪澄,王秉恩。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