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研究资料汇释梳理

2017-12-29 09:54 来源:文汇报 
2017-12-29 09:54:2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在汤著之前,有两部相关作品值得一提。本世纪初柯拉迪尼(Piero Corradini)主编了新版利玛窦著作集,包括利玛窦晚年回忆录,恢复了利玛窦手稿原名,即《耶稣会和基督教进入中国》(Della entrata della compagnia di Giesù e Christianità nella Cina,Macerata:Quaderni Quodlibet,2000),以及《利玛窦书信》(Lettere,1580—1609,Macerata:Quaderni Quodlibet,2001)。出版这部著作的主要动机在于读者要求,因为汾屠立《利玛窦神父历史著作集》以及德礼贤《利玛窦资料》早已绝版。该书在注释方面则乏善可陈,甚至比德礼贤有所退步,故学术意义不大。与此同时,朱维铮主编《利玛窦中文著译集》(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实为利玛窦中文著作汇编的开山之作,但它并非利玛窦著作的全部,其中缺少《几何原本》正文,而且版本选择欠精,注释亦简,故需要改进。因此,这两部著作虽然比较重要,但并不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笔者将汤开建《利玛窦明清中文文献资料汇释》称为利玛窦研究的新的里程碑,理由在于其“汇”周全且其“释”精当。下面试从“汇”与“释”两个方面加以说明。

  第一,“汇”即文献汇编。如果说德礼贤试图将利玛窦研究的西文资料网罗殆尽,汤开建则试图将有关中文资料一网打尽。在某种意义上,汤开建收集资料的难度大于德礼贤,因为西文资料大多为档案材料,相对集中,而中文资料则非常分散,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汤开建不遗余力,四面撒网,八方搜罗,近乎“上穷碧落下黄泉”。在汤著中,可见不少罕见的资料,如刘承范《利玛传》,徐时进《鸠兹集》,王同轨《耳谈类增》,利玛窦、徐光启《开成纪要》,周献臣《莺林外编》,朱怀吴《昭代纪略》,魏矩斌《药房偶记》,应撝谦《天主论》,刘凝《天学集解》等。不但如此,汤著中还收集了西方档案馆的一些罕见资料,如江为标《为幸逢至圣首出六经大显真诠中西咸仰指示事疏》,胤褆、张常住《奏西洋人赫宣、施体仁事》等,均为首次公诸于世。在11月7日上海图书馆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除《利玛窦明清中文文献资料汇释》之外,汤开建还发给与会者一张附页,正反两面。正面为《碑传第一》补遗,收录了清代静乐居士《大西修士行略纂》,存于方豪私藏的海内孤本,方豪去世后,将其捐给台湾政治大学,并由台湾有友人拍摄照片寄赠。反面为《序跋第二》补遗,收录了明代郑怀魁《大西方杂语序》和《浑盖通宪图说序》,存于《葵圃存集》,现仅存于日本尊经阁文库,由日本友人寄赠。据介绍,随着新材料的不断发现,汤开建几易其稿,上海古籍出版社也极其耐心地不断更新;但在该书终于定稿后,汤开建又发现了这些新材料,最后只能以附页的形式出现。这个有趣的插曲,一方面反映了汤开建“一个也不能少”的决心,另一方面似乎也暗示也许还有个别资料沉睡在某个档案馆或图书馆的角落,等待人们去发现。据说汤开建已经对他的学生发出悬赏令:发现新材料者将得到丰厚的奖励。但愿有人能够成为“重赏之下”那位幸运的“勇夫”。

  新材料势必开辟新视野并提出新问题。例如,众所周知,Matteo Ricci的中文姓名为利玛窦,字西泰。坦率而言,利玛窦这一姓名有点古怪,因为同时代的耶稣会士的中文姓名均是中国化的,如罗明坚、麦安东、石方西、郭居静、龙华民、范礼安等,唯独利玛窦的别具一格,姓为生僻的中国姓,名则非典型的中国名。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在中文文献中,“利”又写作“琍”、“利著”(页24)、“利给”(页393)等,“玛”写作“马”,“窦”写作“豆”,等等。利玛窦的字“西泰”是中国式的,但通过汤著可知他有时也被称为“利西江”,(页249,302,342)因为他曾居西江之畔。此外,利玛窦称谓五花八门,如“西僧”、“番僧”、“子”、“生”、“公”、“先生”、“山人”、“道人”等,其中“道人”尤其耐人寻味。事实上,利玛窦1595年春出韶州时,给自己所起西文称谓是“predicatore litterato”,直译为“有文化的传道人”,而根据德礼贤的研究,其中文名称为“道人”。德礼贤的依据为龙华民西文著述中的两条材料以及一条中文材料,即冯时可《蓬窗续录》中所载“外国道人利马窦”、“道人”。汤著中收录了陈龙正《几亭外书》所载“利道人”、“道人”,从而补充德礼贤之考。“道人”与道家有着密切的联系,对于学界流行的利玛窦出韶州后由和尚变为“儒士”之说,这无疑提出强烈的挑战。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