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研究资料汇释梳理

2017-12-29 09:54 来源:文汇报 
2017-12-29 09:54:2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毋庸讳言,汤著也存在一些问题与不足。例如,首篇刘承范《利玛传》,采用了《刘氏族谱》原先的篇名,然而,在传记的正文以及族谱目录中,写的均为利玛窦,因此“利玛”后面实际上遗漏了一个“窦”字,作者似应对此做一说明,甚至不妨考虑将《利玛传》改为《利玛(窦)传》;事实上,该篇还有其他遗漏,如开头写利玛窦“与其弟僧天佑重九译而至粤之端州”,末尾写“天和尚留金陵,西泰则以进宝如京师矣”,“天和尚”显然即“僧天佑”,故似可写为“天(佑)和尚”。关于“天佑”,支允坚《梅花渡异林》载:“大西洋国二人来,一曰利玛窦,一曰郭天祐。”杜鼎克认为“郭天祐”即郭居静,亦即刘承范笔下的“僧天佑”。然而,郭居静从未到过肇庆,而他去韶州也是在麦安东和石方西去世之后,虽然他后来确实留居南京。为此,汤开建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即“天佑”为麦安东最初的名字,而后郭居静沿用此名,以遮人耳目,因为中国地方政府要求不带新面孔来中国内地。(页4,注2)但是,石方西在郭居静之先来韶州,如果要冒名顶替,其人当为石方西,而非郭居静。石方西在韶州不久去世,故不可能“留金陵”,而“留金陵”者则非郭居静莫属。笔者以为,刘承范的利玛窦传记谬误甚夥,并非信史,与明代笔记小说相类,误记郭居静去肇庆不足为怪。此外,汤著的个别注解有失精当。例如,陈汝锜《甘露园短书》卷三《舆地》载:“西天利马窦浮海入中国,作《舆地总图》。图方五尺有余,而中国在其间,方不盈寸。或谓胡眼孔大,薄视中国;中国虽小,不应撮土如是。”对于“胡眼孔大”,汤开建注释为“形容眼界宽,看得多”(页469,注1),似乎忽视了其中讽刺揶揄之义,笔者以为“胡眼孔大,薄视中国”颇类俗话“狗眼看人低”;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曾嘲笑“意大利人眼比胃大,而且蛀牙”,似异曲同工。最后,汤著也存在个别录误,如李祖白小传写道:“其又称‘虎林李祖白’,则又当为杭州人也。”(页430)杭州别名武林,“虎林”当为“武林”之误。当然,即便扎实的著作也难免存在缺陷,所谓瑕不掩瑜。因此,上述细微的问题无损汤著的伟大,如同德礼贤《利玛窦资料》中一些毛病无损其伟大一样。

  最后,对于汤开建《利玛窦明清中文文献资料汇释》,笔者还有两点建议。其一,最好做一个全书索引。汤开建给书中收录的每个文献题名,从而便于读者检索,但这似乎替代不了索引。例如,前述艾儒略《大西西泰利先生行迹》中有“少司马石公”,实为兵部侍郎佘立(乐吾)之误,汤开建注释:“‘石公’,此处录误,当为佘立。详见后注。”(页32,注4)那么“后注”何在?相隔数页的张维枢《大西利西泰子传》中也有“少司马石公”,但无注,直到笔者通读全书,才发现“后注”为庞迪我、熊三拔《具揭》有关“兵部侍郎佘”的一个详细注释。(页225,注3)如果有一索引,则大可省却读者的搜索之力。德礼贤《利玛窦资料》第三卷主要内容是索引,这给读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其二,最好将利玛窦本人的著述单独出书。汤著收录了利玛窦的一些著述,如《序跋第二》中的《〈天主实义〉引》《题〈万国坤舆图〉》《〈两仪玄览图〉序》等,《公牍第三》中《贡献方物疏》等,《叙论第三》中《〈山海舆地全图〉说》、《论地球比九重天之星远且大几何》等,《诗柬第五》中《利玛窦答李戴》《利先生复虞铨部书》等。然而,这些仅为利玛窦中文著述的一部分,故需参照朱维铮主编《利玛窦中文著译集》。笔者期待汤开建再接再厉,将利玛窦中文著述单独编为一集,并将现有的《利玛窦明清中文文献资料汇释》去除利玛窦著述而编为另一集,从而成为利玛窦中文资料汇释集大成者。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