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土简帛破解《山海经》身世之谜

2018-01-12 10:08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1-12 10:08:21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蒋肖斌

  《山海经》是一部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书,你不一定看过原书,但一定听说过里面的故事:夸父追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山海经》从先秦流传至今,人们对它的演绎从未止歇。然而,对于《山海经》的作者、成书时代、内容性质等基本信息,却一直莫衷一是——研究《山海经》的学者涉及文学、神话学、文献学、历史学等学科背景,难以达成共识。

  《山海经》全书记载了40多个方国、550多座山、300多条水道、100多个人物、400多种神怪神兽。这些内容真真假假,光怪陆离,神秘莫测,仿佛是在华夏大地上打开了一个平行宇宙。连司马迁在撰写《史记》时都觉得不靠谱,说“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尽管如此,不少民间人士仍然热衷破解《山海经》之谜,还希望在现实世界中寻找《山海经》,甚至有人声称在书中发现了外星文明的踪迹、中国人远征美洲的证据等。

  《山海经》究竟是一本什么书?日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博士后陈民镇,他最新注译的《山海经》将由岳麓书社出版,他从出土简帛的视角提出了对《山海经》的新颖解释。

  在楚帛书中偶遇《山海经》,呈现从战国到汉初长江中游的信仰世界

  陈民镇说:“目前研究《山海经》的学者,主要集中于神话学领域,往往从文学或民俗学的角度。而历史学或文献学领域的学者,则很少有人关心《山海经》。我认为,脱离了历史背景或文献依据,很容易对《山海经》产生误读。”

  在陈民镇看来,考古发现或许是破解《山海经》身世之谜的一种方式:浙江良渚的人面兽身神徽、安阳殷墟的虎首人身神兽、广汉三星堆的青铜雕像、山西九原岗的北朝壁画、商周青铜器上的饕餮纹……都能窥见《山海经》的踪迹。

  中国考古发现的早期神兽形象,由于缺乏相关文字记录,往往身份不明,无法落实它们与《山海经》的确凿关联。比如,青铜器纹饰中的双头龙形象,曾有不少人认为是《山海经》中的“肥遗”,同时也有学者反对。

  但陈民镇发现,从出土简帛文献(即古代写在竹简、木牍或丝帛上的文字)中,或许可以“发现”另一部《山海经》——不是说找到具体的文本(目前在出土简帛中未见《山海经》的只言片语),而是说找到能与《山海经》相参证的文本或图像,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材料能帮助我们呈现《山海经》成书的时代背景。

  1942年,盗墓贼在湖南长沙城东南郊的子弹库战国楚墓发现了一件帛书,记录了伏羲、共工等人创造并维持宇宙的神话,这便是著名的子弹库帛书,又称楚帛书。从上世纪40年代至今,中外学者对其投入了极大的研究热情。楚帛书上绘有12个人兽杂糅的神怪,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曾指出它们是十二月神,现在已成定论。

  陈民镇介绍,这些月神的形象,酷似《山海经》对一些神灵的描述。比如,春正月的神是“蛇首鸟神”,春二月的神是“四首双身连体鸟”,夏四月的神是“双尾蛇”,夏五月的神是“鸟足三头人”,等等。其中,夏五月的神的形象,还可与《山海经·中山经》“其神状皆人面而三首”的记载相对照;《山海经·海外南经》中也有“三首国”的描述。

  陈民镇说:“楚帛书中的神与《山海经》中的神并不是一回事,夏五月的神的形象与《山海经》相吻合也只是偶然,但两者的思维方式是相通的,反映了当时人们心中神祇的形象。”

  除了楚帛书,我们目前所能见到的几件帛画——比如,子弹库楚墓的人物御龙帛画、陈家大山楚墓的人物龙凤帛画、马王堆汉墓的T形帛画等,都有各类神怪的形象。

  这些帛画和楚帛书、《山海经》一道,为后人呈现出一个从战国到汉初的长江中游的信仰世界。

  桃木驱鬼、蓇蓉避孕……《山海经》中的神话有深厚“知识”背景

  陈民镇介绍,除了帛书和帛画,从战国秦汉的简牍中也可以发现《山海经》的线索。比如,简牍《日书》(类似“黄历”,古人用来选择时日、推断吉凶,从楚简到秦简、汉简,版本众多,可见它的流行)中就有许多内容与《山海经》有相通之处。

  《日书》中的“穷奇”是一种吃梦的神兽,通过向它祈祷,可以驱逐梦魇,而“穷奇”在《山海经》中也有类似描述。《日书》中还有“是状神在其室,掘遝泉,有赤豕,马尾,犬首,烹而食之,美气”的记录,这一“马尾,犬首”的“赤豕”,便颇似《山海经》中的怪兽。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