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土简帛破解《山海经》身世之谜

2018-01-12 10:08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1-12 10:08:21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山海经》不仅记录自然万物,还涉及不少方术资料。最典型的莫过于用桃木驱鬼——虽然不见于今本《山海经》,但在东汉王充《论衡》所引的《山海经》中有详细的记载。而同时代的《日书》中,也记载了利用桃木、棘木、桑木、箬等植物来驱鬼的仪式,以及利用白石、黄土等矿石进行驱鬼的做法。

  “这些相似的内容,可以帮助后人理解《山海经》的作者何以对各地植物、矿物有如此执着的记录。”陈民镇说,《山海经》像一部“实用指南”,对各类动物、植物的记录,往往具有极强的目的性。

  比如,说到“蓇蓉”这种植物,便指出吃了它会不孕不育,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种植物不结籽。“这就需要通过‘相似律’之类的巫术原理加以理解,是文明社会早期‘巫医不分’的反映。在马王堆帛书的医书中也有大量类似资料。”陈民镇说。

  从地域上看,这些简帛文献多出自楚地。《山海经》研究的权威袁珂曾断言,《山海经》出自战国时期楚人之手,简帛文献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佐证其说。

  “在先秦文献中,大量记录神话的著作除了《山海经》,还有《归藏》。”陈民镇介绍,《归藏》相传是商人的易经,已经亡佚,后人根据残存的只言片语作了大量辑佚工作。王家台秦简《归藏》的发现,为今人提供了宝贵的线索。

  在秦简《归藏》中,涉及女娲、黄帝、炎帝、蚩尤、夏启、禺强、赤乌、黄乌等神话形象,可以与《山海经》对读。陈民镇说:“‘易’为王官所掌,《归藏》的材料暗示我们,《山海经》中的所谓‘神话’,在当时看来是具有深厚的知识背景的。”

  陈民镇表示,《山海经》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尽管有些认识并不准确,尚处于一种萌芽状态,但我们现在所说的科技,在古代往往由方术承担,比如地理、化学、医学、生物学等。“在《山海经》中,我们可以看到古人已经有相当充分的地理知识,对动物和植物有了广泛的了解,对医药也有持续的探索。如果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山海经》无疑是有特殊意义的。”

  《山海经》不是“神话书”,记载超现实的山川与动植物为“方术”服务

  很多读者是把《山海经》当成神话书看的,毕竟那些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都是在《山海经》里读到的,但陈民镇说,《山海经》不是神话书。

  已故著名历史学者常金仓指出,《山海经》实际上是战国“造神运动”的产物,书中所涉及的“神话”,并不是远古初民传下来的,而是战国术士们的再创造。

  陈民镇说,在东周之前,知识和学术都为供职于朝廷的王官所垄断。随着王纲解纽,知识下移,“士”阶层崛起。这些“士”,既有继承了王官之“学”的诸子百家,也有继承了王官之“术”的术士。前者倡言政治学说,后者则迎合统治者求仙问药的热情。在战国时代,上层贵族崇尚养生、长生之道,也正是从战国开始,“方术”活跃于历史舞台,神异之说十分兴盛。

  “从出土的简帛文献看,战国到秦汉的确有许多讲‘方术’的书,大谈神怪与灵药,这在此前是难以想象的。《山海经》,正是这一时代背景下的产物。”陈民镇说。

  鲁迅有一个著名的论断:《山海经》是“古之巫书”。

  “这一定位大致准确。”陈民镇说,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山海经》,是西汉刘歆校订过的,而东汉著名史学家班固在编纂《汉书·艺文志》时,继承了刘向、刘歆父子的观点,把《山海经》归入了“数术略”——主要讲的是天文历法、占卜风水之类的“数术”。这是汉代人对《山海经》性质的认定,也是最接近《山海经》成书时代的认定。

  可以说,《山海经》一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属于“方术”范围的,它是一种方术书,同时又是一种比较综合的“方术”书——既有数术,又有方技(医药与神仙之道)。

  也有人将《山海经》视作“小说”,清代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它是“小说之最古者尔”。对此,陈民镇表示,中国古代的“小说”概念与今天所说的“小说”不同。先秦两汉的“小说”区别于“大道”,是一种不入流的学说,“小说家”的内容多与黄老之学、数术、方技交叉。

  还有人将《山海经》看作地理书。

  “《山海经》记录天下山川,比《禹贡》翔实,把一山一水、一兽一鸟、一草一木都一一道来,道路里程说得有板有眼,俨然是‘全国国土资源普查的综合性成果’。”陈民镇说,“但遗憾的是,书中记载的山水很多都无从查考,所以试图通过《山海经》研究历史地理的学者,往往难以达成共识,甚至语出惊人,宣称中国人的祖先从古巴比伦而来、中国人早在数千年前便远征美洲……”

  陈民镇认为,《山海经》对天下山川的记录,显然是经过有意整合的,甚至是有意编造的,而这么做的原因是“为方术服务”,“每一部分结束,总要强调这一带神灵的形象、祭祀的程序等”。

  在写山川的同时,《山海经》还涉及各类动植物——也往往是超现实的。“操方术的术士需要了解神怪、祭礼、医药等知识,《山海经》俨然是一种方术手册,专业知识‘一本全’,便于查询。”陈民镇说。(蒋肖斌)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