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与历史学结盟的新契机

2018-01-12 13:29 来源:文汇报 
2018-01-12 13:29:5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政治学和历史社会学研究者最初转而关注帝国,是革命研究领域对帝国“国家转型的遗产”间接的讨论。斯考切波在第二部分“法国、中国和俄国社会革命的后果”,讨论了三个国家社会革命的“遗产”如何影响了各国现代国家转型之后的国家建设。不过一方面这种关照最初究竟是出于比较研究方法本身的需要,还是研究者从问题出发的自觉回应,并不清晰;讨论的聚焦也是新政权的国家建设,而非“旧制度”。另一方面,斯考切波案例选择的标准是“国家变迁”而非“国家形态”,恰好其中两个的前身是帝国而已。

  在皮茨从政治思想的视角出发所看重的政治理论中,一方面与实际形态上“帝国”的绝对主义统治相左的自由主义观念,作为现代国家观念的一部分在(殖民)帝国范畴的传播并产生影响,进而成为这些殖民地民族主义思想生成的催化剂,这点在历史学的研究中得到了普遍承认。另一方面,正统社会科学研究者对从批判理论、后殖民主义、后现代理论出发,所生发出的在比喻意义上对“帝国”概念的引申,及空洞的口号式呼吁,多不以为然。

  政治学、历史社会学和经济学研究者在很长时间内都习惯于在没有严格区分国家类型的情况下,笼统地解释某一类国家的转型和变迁,倾向于在国家建设和现代国家转型的系谱中,根据时间维度上的历史时期或空间维度上的国家类型这一类范畴,在总体案例中选择代表性案例讨论“早期现代国家”、“早期近代复合体”、“开明专制”等议题。或是在整个系谱中做类型学的划分,在分别讨论各类案例的基础上,对“现代化”、“工业化”等问题形成总体性的解释。

  但至迟到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冷战结束,社会科学家开始重新思考苏联的国家形态及其与之前的俄罗斯帝国的承续关系。因此,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严格社会科学意义上的帝国研究的开端,黑格尔“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起飞”的隐喻可称得上是生动贴切。自此以后,无论是关注变迁叙事的历史学家,还是关注其中因素和机制交互作用的政治、经济、历史社会学研究者,“帝国”兴衰都是他们关注和讨论旧制度和新制度、社会革命、国家转型和制度变迁“遗产”的激发点。元概念上“帝国”政体就此真正成为一个历史概念;以政治学为代表的社会科学研究者对“帝国”的重新发现却由此开始。当然研究者开始关注“帝国的遗产”,其渊源或可追溯更早,随着二战后新兴国家在国家建设上出现了各类问题,“殖民(帝国)的(制度)遗产”早已成为研究者关注的议题。在皮茨看来,格尔茨(Clifford Geertz)和萨义德(Edward Said)的研究是这一类研究的滥觞。20世纪90年代以后帝国研究的转向,开始超越传统“历史官僚帝国”和“现代(殖民)帝国”的截然两分,用社会科学的方法联结起帝国政体、从帝国到现代民族国家转型、国家建设等议题。

  在对“帝国的遗产”的实证和解释中,社会科学在提炼核心要素,考虑物质环境和观念的恒与变,比较行为体和结构的变革,发现它们背后的动力、形成解释框架上的理论和方法具有突出的优势。例如在对“帝国的现代国家转型”成败的分析解释中,社会科学研究者在宏观时代趋势下从事件、事件中的行为体及其互动出发,对具体因素和机制的讨论和解释,有助于进一步澄清过去历史学研究提出的俄国囿于“政治文化”、哈布斯堡君主国囿于“德意志观念”和民族观念的冲突等过于笼统的解释;扬弃之前流行的如俄国“革命压倒工业化”,俄国、哈布斯堡君主国和奥斯曼帝国“大战压倒现代化”等无法从严格的因果推论中切实得到的反事实(counterfactual)假设,建立新的证据有力、解释框架和逻辑链清晰的竞争性解释。这种新解释的有效性和清晰性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历史事件在时间轴上位置的重新定义和衡量,从而更精确地确认其原因、意义和影响,而非社会科学研究常被诟病的用经验材料填充理论模型的代入。这一研究要得以实现,更有赖于历史学家在一手资料的支持下,叙述和解释变迁的进程、发现其中的关键前情(critical antecedents)、关键时刻(critical juncture)、转折点(turning point)和分水岭(watershed)等方面提供的证据与帮助。同时,在具体的时空语境中讨论相关事件,有望纠正相当部分既往帝国研究中观念先行的偏见,剔除不合理的反事实假设。

  同样,对“帝国的遗产”的研究,也可以成为历史学家重新思考和认识“帝国”的本质,追溯变迁动力的起点。这成为历史学和社会科学在20世纪后期随着新文化史的兴起、研究议题的扩大和“向下深入”,与社会科学理论关注的变迁中的社会结构、物质环境、行为体及其相互作用等宏大解释渐行渐远后,一个理论和方法上的回归。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