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与历史学结盟的新契机

2018-01-12 13:29 来源:文汇报 
2018-01-12 13:29:5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实质上,晚近的比较帝国研究的进展正是沿着这一路径展开的。如贝格和米勒(Stefan Berger and Alexi Miller)主编的《帝国的国族化》(Nationalizing Empires)论文集中对18世纪到20世纪帝国的民族国家转型的实证研究中,雷昂德(J?rn Leonhard)通过对多民族帝国19世纪和“一战”初期国家建设政策差异的比较研究(“Multi-Ethnic Empires and Nation-building: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o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nd the First World War”)提出,大国兴衰的宏观解释并不能回答这一问题,研究者只有具体深入引发民族主义社会运动危机的属性和社会运动推动变革的具体时机,才能给出更好的解释。雷昂德首先以哈布斯堡帝国为例,解释了为什么维也纳顺利地渡过了拿破仑战争给欧洲各国带来的民族主义观念冲击,却未能在“一战”时继续维系帝国统治的权威(631—632页)。随后将讨论拓展到19世纪俄国、奥斯曼帝国和英帝国的各个案例,证实了相关解释的稳健性。菲茨帕特里克(Mathew P. Fitzpatric)主编的《欧洲的自由帝国主义国家》(Liberal Imperialism in Europe)通过对自由主义观念在欧洲各帝国中的传播与影响,讨论了其中的动力和阻力。此外,罗斯华尔德(Aviel Roshwald)以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和俄国为例,在《族群民族主义与帝国衰落》(Ethnic Nationalism and the Fall of Empires: Central Europe, the Middle East and Russia, 1914-1923)中对族群民族主义在传统帝国解体过程中作用的探讨等等,都是历史学与政治学和社会学联手的成果。对帝国的个案研究则围绕现代国家转型过程中的关键时刻展开。梁若冰通过对清末新政与辛亥革命关系的实证研究提出清帝国在财政面临崩溃的情况下实施财政压力极大的新政,底层民众面对高额的赋税起而抗争;立宪派对清帝国政府在实施地方自治的同时加强中央集权的不满,成为他们转而对抗清政府的动力。这两方面的合力最终导致了清政府执政基础和权威的丧失(《清末新政、财政崩溃与辛亥革命》,载《世界经济》2015年第6期)。研究者在时间维度上对动态的时代趋势的把握、对静态的变革时刻的捕捉,历史学对微观事件的掌握和社会科学对宏观解释框架的建构及在史实层面的落实,成为连接两类学科的关键。

  此外,回到制度变迁和国家转型两个帝国研究本质问题,皮茨2010年的综述长文虽然只是讨论了殖民帝国、帝国主义及其带来的现代思想观念的传播问题。但是在理论和方法上,应当承认,相关的研究是我们宏观地认识从国家的早期现代化及继之而起的现代国家转型,再到帝国的民族国家转型动力的核心因素之一。然而,无论是历史学还是社会科学,实证研究和建立在实证基础上的理论是我们认识和解释历史上的帝国、回应当下的关照的、可行而且有效的路线。在这一进路中,帝国研究或许可以成为历史学与社会科学再次结盟的起点。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