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普希金

2018-01-12 13:38 来源:文汇报 
2018-01-12 13:38:3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曹雷

  普希金,一位生活在一百多年前的俄国诗人,离我们似乎很遥远。但奇怪的是,处于不同时代、不同国度、不同年龄、不同生活环境的我们,却能被他真挚动人的诗句引起共鸣。

  最近,参加了《致普希金》诗歌音乐朗诵会,重新朗读了自己年轻时代就熟悉的普希金的那些诗句;又在网络平台上朗读了赵丽宏先生的充满真挚感情的散文 《诗魂》,感慨万千!于是再次打开了普希金的诗集,再次走近普希金。

  儿时,在父亲书架里一本普希金文集的封面上,最早认识了这位有着络腮胡子尖鼻子的诗人;最早接触他的诗,是孩子们都会喜欢的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那可爱的、有着魔法的金鱼一次次报答那个救了他的渔夫,却满足不了渔夫老婆的欲望,最后终于让贪婪的人受到了报应。它让我懂得,人不可贪婪,贪婪的人,什么都不会得到。

  到了中学时代,同学中开始流行收集和朗诵普希金的诗歌。那时,很多爱好文学艺术的学生,都会在自己的小本本上抄写普希金的诗句,或相互赠送。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位年轻的、仅只有37年生命的诗人,一生竟留下了那样多,多到难以计数的长诗短句! 他几乎把生活中的所有情感都化成了诗! 即使在他因为反抗沙皇尼古拉一世的专制统治而被流放、被禁居时,他还在《先知》那首诗里写下了 《用语言去把人们的心灵烧亮!》这样的诗句!

  慢慢的,对普希金了解渐多,我们发现,从普希金诗歌里虽然能让人感受到阳光般的温暖、能给人带来生活的勇气,但诗人的一生,却充满了不幸! 在沙皇的专制统治下,他21岁时,就因为写下了当时在民众中广为流传的呼吁自由的诗歌:《自由颂》和《致恰达耶夫》而激怒了沙皇,他因此被流放到了俄国南方;四年后,又因为他在流放时期的桀骜不驯,创作了大量激进的诗歌,再次被流放到俄国西北部,软禁在他家族的世袭庄园里。

  但是,沙皇的这些措施,一点没有使普希金“驯服”下来,相反地,更加强了他对自由的渴望以及对沙皇专制统治的深恶痛绝。在再次被流放期间,他写下了包括悲剧《鲍里斯-戈杜诺夫》和长诗《茨冈》在内的大量优秀作品。而在流放期间写下的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短诗,则因为表达了面对不幸时的坚强乐观的情怀,被我们很多人牢记,作为对自己的激励!

  我们也发现,普希金曾写过许多关于爱情的诗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这首诗,因为诗中那种大度和宽容的情怀,常被当时的年轻人初恋时,用来作为对意中人表达感情的“情书”。

  慢慢对普希金了解更多,我们才理解,由于多年被禁锢、由于孤独,使普希金对生活中任何一点温暖美好的事物和感情都极为珍惜、感动。这些都融入了他的诗歌里。他年青,孤独的心灵渴望爱情,在孤寂的流亡生活中,除了终日陪伴他的奶妈,他能见到的女性并不多,凡他接触过的女性朋友多半会让他动情,所以,他留下了很多“情诗”,包括写给他奶妈的诗《在冬天的晚上》。

  普希金的很多好朋友都成为了激进的、反对沙皇独裁统治的“十二月党”人。这些贵族青年曾在首都发动了旨在推翻沙皇统治的起义,这次起义,由于脱离被奴役的下层百姓而不可避免的失败了。那时,普希金还在流放期,但他的心是同十二月党人在一起的。当十二月党人中的很多人被发配到西伯利亚矿井去服苦役时,普希金写了很多同情歌颂他们的诗篇。他流放期满回到彼得堡后,沙皇曾问过他:如果你在彼得堡,会不会参加起义?普希金直言不讳地说:会的!一定会的!

  普希金为十二月党人和他们忠诚的妻子写的诗句中曾用“遥远迷人的星辰”来形容。上世纪,俄罗斯曾为这段历史拍过一部影片,就是用普希金的诗句《遥远迷人的星辰》作为片名。

  普希金的一生是短促的、孤独的;但又是丰富的、辉煌的! 他的诗歌延续了他的生命;他的诗歌也把他和俄国、和世界上爱好自由的人连在了一起! 所以,我们今天朗诵他的诗歌,还会受到那么多听众的欢迎;在俄国、在世界各地,还有那么多他的塑像。尽管,普希金逝世一百周年时竖立在中国上海的普希金铜像,在以后的半个世纪中,和中国人民一同经历过不止一次的苦难,但在他逝世一百五十周年时,终于又一次地竖立起来!

  正像普希金在他的《纪念碑》一诗中所说:“他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他生前的预言,已经成为了现实!(曹雷)

[责任编辑:武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