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屈子悲秋一脉相承的遥远回声

2018-01-14 09:57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1-14 09:57:32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李元洛

  悲秋,是中国古典诗歌中的一个传统母题,有如今日的同题作文竞赛,许多诗人都写出过传唱至今的名篇佳作,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不仅是元人小令中的极品,而且元代的周德清早就在《中原音韵·作词十法》中称誉它为“秋思之祖”。

  周德清当然未免过于偏爱与夸张。楚国的宋玉自伤并伤其前辈屈原而作《九辩》,一开篇就秋声夺人,秋气满纸:“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后人遂认定宋玉为悲秋之祖。其实,我以为这一荣誉头衔应该归于他的老师屈原。早在《九章》之中,屈原就再三为悲秋定调了。“乘鄂渚而反顾兮,欸秋冬之绪风”(《涉江》),“悲秋风之动容兮,何回报之浮浮”(《抽思》),“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悲回风》)。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既是13世纪一位元曲家新的秋天的歌唱,也是与屈子悲秋一脉相承的遥远的回声: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字千里,号东篱,大都(今北京市)人。他是元代著名杂剧、散曲作者,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颇具学问与才华的马致远,和过去绝大多数读书人一样,热衷于功名利禄,渴望建功立业,但新做中土之主的元朝统治者执行的不只是民族歧视政策,且长期废止科举,断绝了读书人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前程,让他们过去的流金岁月变成了几乎颗粒无收的苦日子。马致远东奔西走,四处漂泊,曾任江浙行省务官,郁郁不得志,50岁以后终于退隐杭州郊外,啸傲于山水之间。离分仆仆于道途,形影茕茕于秋日,“断肠人在天涯”的这首《天净沙·秋思》,大约是他退隐以前的作品。这首小令的艺术表现十分高明。前三句共用18个字,9个名词意象并列组合在一起,三组景物的描绘由上而下、由远而近,“藤”“树”“鸦”分别以“枯”“老”“昏”形容,“道”“风”“马”分别以“古”“西”“瘦”修饰,营造了秋风萧瑟、秋意凄凉的环境和气氛。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最后点明了暮色苍茫的时间,逼出了“断肠人在天涯”的结句,突出了整篇作品“秋思”的主体,表现了作者浪迹天涯的落寞凄凉,也写尽了天下的读书人与旅人在那个艰难时世中的沧桑感与悲剧感,真是摹难状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悲秋,与秋日之肃杀、诗人之遭逢有关。汉字造字六法之一就是“会意”,古代中国人对秋日与忧愁的关系,不仅早有切肤之感,而且有入心之伤,所创造的会意字“愁”,即为上“秋”而下“心”,所以南宋词人吴文英在他的《唐多令》中,就有“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的名句。从今日医学科学的角度来看,人之悲秋有其生理与病理的原因,秋天特别是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深秋,昼短夜长,日照不足,气温下降,百卉凋零,人的情绪易于消沉抑郁,现代医学谓之“季节性情感障碍症”。悲秋形之于作品,能表现作者个人生命的坎坷,特殊节候下的心境,乃至于显示时代的面貌,如果艺术的概括与表现十分卓越成功,甚至能创造一种超越个人与时代的普遍性的永恒情境,引起不同时代读者的深远的通感共鸣,马致远这一名作中的“小漂泊”与“大漂泊”就是如此。

  人生有小漂泊也有大漂泊。小漂泊,是指个人的有限之身与有限之生,在有限的时间历程中的四处流徙,在有限的空间境域中的漂泊寄寓。大漂泊,则是由个人而人类,指芸芸众生在无尽的时间与无尽的空间中本质的生存状态。“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李白对时间与生命极为敏感,他在《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中对人生悲剧形而上的思考,可谓一步到位,真是一语中的。电视荧屏的广告词说:地球已有45亿年的历史,人只有短短的一生。然而,在茫茫广宇之中,地球何尝不是一位资深的来日尚称方长但毕竟有其大限的漂泊者?太空中其他星球何尝不是这样?

  “星际的远客,太空的浪子/一回头人间已经是七十六年后/半壁青穹是怎样的风景?/光年是长亭或是短亭?”台湾名诗人余光中写过人间漂泊者的《乡愁》,他在《呼唤哈雷》一诗的开头不就是如此歌吟星球漂泊者吗?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一曲所具有的超越眼前现实的宇宙感和超越个人经验的人类集体无意识,以及由此而获得的“无穷的意味”————可遇而难求的永恒意义和永恒价值,也许是作者始料未及的,这,该是文学原理所谓的“形象大于思想”,作者未必然,作品未必不然,读者更未必不然吧。

  美丽的西子捧心,东施尚且来效颦,何况是典范性的作品?马致远被人誉为“曲状元”,曲状元的极品小令一出,同时代与后代的作家纷纷同题拟作,如元人吴西逸的“江亭远树残霞,淡烟芳草平沙,绿柳荫中系马。夕阳西下,水村山郭人家”,如清人朱彝尊的“一行白雁清秋,数声渔笛苹洲,几点昏鸦断柳。夕阳时候,曝衣人在高楼”,那真是“每下愈况”,或者如现在所说的“每况愈下”了。(李元洛

[责任编辑:邢本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