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妄想在游戏中学习历史

2018-01-30 09:58 来源:文汇报 
2018-01-30 09:58:12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复旦大学教授、历史地理学者 葛剑雄

  眼下,一些爆款手游中,往往能看到“中国风”的影子———或是角色设置脱胎历史人物,或是加入传统戏曲元素。有观点认为,游戏这门新兴互动流行文化对于历史文化的“借鉴”,有时会歪曲史实;也有人认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复旦大学教授、历史地理学者葛剑雄,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游戏就是游戏,不要把游戏的功能夸大。“要学历史,哪怕是青少年,也应该认真学。游戏中可以有些传统元素,却不是学习历史的渠道。”

  葛剑雄并不同意“妖魔化”手游。“担心游戏歪曲历史,那么神话传说、文学作品怎么办?”他举例道,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红楼梦金陵四大家,都是历史上没有的,但这些名著无不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反映了一定的当时社会状况。“游戏利用传统文化元素,编写一些故

  事,这无可厚非,关键是价值观念要正确。”他说,实际上,不少历史学家、文人学者、文武官员也喜欢看三国、曹操的各种戏,但更多出于欣赏娱乐的目的,不会影响他们对三国和曹操真实历史的了解和理解。

  另一方面,真的想了解过往这段历史的人还是会去读《三国志》,不会只看《三国演义》。“如果有人根据《三国演义》的内容评价三国时期的历史或历史人物,只能说明他自己的无知,不会有人怪《三国演义》胡编乱造。难道家长指望孩子通过打游戏学到真实的历史? 不重视历史、不读历史固然可悲,只想或只能通过打游戏学历史岂不更可悲!”

  换句话说,传统文化可不能靠游戏“传承”。葛剑雄一直记得,他曾经问自己的老师谭其骧先生怎么学昆曲。“先生说要跟着笛师拍曲子,一支曲子至少要拍50到100遍。打游戏绝对替代不了这个过程。千万不要给游戏太多的任务,也不要以为通过游戏就可以使青少年了解传统文化。”因此,无论是传统

  文化还是科学技术,一方面可以尽量使它变得通俗易懂,同时也应明白真正的知识并不是那么容易学。

  眼下图书市场有不少聚焦某一事物的历史读物颇受关注,比如《棉花帝国》《香料传奇》《轻浮的历史》《美的历史》《伟大的海洋》等,这些历史类图书在学术性与大众性间取得平衡,人文色彩浓郁。葛剑雄尤其喜欢读《棉花帝国》,他认为这是一本相当成功的历史普及读物,“它并不只是简单地讲棉花本身,而是谈到了棉花在人类历史上、地方经济起到的社会作用,通过棉花的变迁一窥文明一角。”

  身为历史学家,葛剑雄发现,许多某一领域学术界认为是常识的事情,不仅普通读者不一定懂,连其他领域专家也未必了解。“如今海量的知识越来越多,门类划分越来越细,人文普及已经不能再局限于低层次、简单的大众普及了,而是需针对不同人群、不同层次。”比如光是人口史话题,葛剑雄就编著过三个版本———六卷本《中国人口史》。面向该领域学者;30万字《中国人口发展史》是介于研究者和爱好者之间的中等程度;还有一些10万字左右的小册子吸引普通读者。恰是这样层次、维度、光谱各异的书籍,使学术成果得到最大化的普及传播。

  历史普及,往广义宽泛的方向说,也是传统文化在当下语境的现代转化。在葛剑雄看来,文化的保守和创新是相对的,不是对立的矛盾命题。今天所说的传统文化,是古代存在的很多文化内容中,经过优胜劣汰而保存下来的。一种文化能够长期存在,肯定有其天然合理性,适应了社会和人类的需求。因此,对于传统文化不妨以“传”和“承”多维度看待。葛剑雄补充道:“传”就是保存,有些文化通过物质保存,那就保留实物;有些通过“人”来保存的文化,可以供养一些专人来传承某些技术和手艺。“承”则需要研究,有选择性地保留,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后,还需适应今天的需要,这就是传统文化的现代转换。

  (文汇报记者 许旸、实习生 马隽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