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年!一家五代人与火车头的“命运交响”

2018-02-13 09:49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18-02-13 09:49:32来源:新华每日电讯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李斌(左)和爷爷李世林(中)、父亲李宝生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合影,其中照片左上角为李斌的曾祖父李方卿的工作铭牌,照片右上角为李斌高祖父李午寅的证件照(1月24日摄)。

  2018年春运,超过3亿人坐火车回家。记者跟随着归家的人群,到“靴城”保定探访特殊的火车司机家庭。家族荣誉像一枚烙印,将五代人穿越时空联结在一起。他们用116年的坚守,奏响了一幕与火车头的“命运交响曲”

  冬日的河北保定刚刚下过一场大雪。白雪掩映中,古城显得端庄肃穆。这里百年前曾是水路要道,因其城墙状如靴子,故得名“靴城”,寓意守护京城,踏平艰难。

  从保定火车站出来,穿过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就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石家庄电力机务段保定运用车间。简陋的小楼,刷着富有年代感的白墙绿漆,几张掉了漆的桌面和嘎吱作响的木头大门散发着上世纪80年代的味道……

  同是火车司机的李斌和父亲李宝生在这个画面中并没有违和感。父子俩身材敦实,脸上挂着畅快的笑容。

  知道我们的来意,李宝生一进家门就从大衣柜抽出一个层层包裹的塑料纸包,李斌笑着说:“这是我家的传家宝,我爸保护得特别好。”

  “火车头”从1936年开来

  这是一张牛皮纸制作的火车司机工作证,发证时间是1936年。证件上用繁体字印着:铁道部直辖平绥铁路员工服务证第28号。姓名:李午寅,籍贯:山东文登,职称:司机,年龄:五十九,服务处所:机务第一段。工作证下方张贴着黑白照片:穿着对襟衫的他眉头紧蹙、嘴唇微闭,略显消瘦的身躯透出一种干练。

  这是李斌家的第一代“火车头”李午寅。发证的时候,他已经在铁路上工作了35年,是一位颇有经验的老司机了。

  1901年,24岁的李午寅刚刚工作。他不知道,他已经站上家族乃至中国历史的重要舞台……

  彼时,英国铁路已经横贯全国,美国也在大力修建铁路,而中国运输还主要靠水运。甲午战败后,清政府痛下决心修建铁路,促进经济发展。

  京津冀周边,铁路发展仍然缓慢。保定站消防业务主管金钟查阅资料发现,就在这个时期,保定站逐步成为京津冀地区“三角”运输格局的重要一点。

  “古时,保定周边河流丰沛、支流密布,水利条件极为优越,是重要水运节点,具有独特的地理位置。”金钟说,1897年,北京卢沟桥至湖北汉口的卢汉铁路开始修建,1899年1月保定段完成铺轨,保定站随后交付使用,成为京津冀地区重要的铁路站点。

  卢汉铁路通车后,李午寅在这条线路上担任蒸汽机车司机的最低工种——“小烧”,也叫司炉工。

  蒸汽机车并不好开,不像内燃机车或者电力机车那样,挡位和速度是给定的。蒸汽机车司机要根据经验摆动气门操作杆,通过调整气压控制机车速度。

  “蒸汽机车开起来车顶烟筒冒出烟雾,两侧气缸喷出蒸汽,让机车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气势。汽笛长鸣、车轮滚滚、特别壮观。”这是《中国速度——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对蒸汽机车的描述。

  驾驶蒸汽机车时,副司机负责油路,司炉工负责烧火。有人曾计算,一名司炉工1分钟大约要投煤9锹。“特别是冬天,一个班至少要投十几吨煤,一天下来整个人都累得动不了了。”68岁的李宝生回忆起自己当司炉工的时候,不自觉地动了动膀子,因为半边身子常常探出窗口瞭望,他落下了肩周炎的毛病。

  好在李午寅的年代,火车只在白天行使。蒸汽机车每100至200公里需要加煤上水,从北京到石家庄往返必须在保定站过夜。火车夜间整备时,旅客就下车宿在保定站。

  “那个年代没有多少火车司机,高祖一直干到59岁都没有退休。据说他的技术很好,从司炉工一路升到司机,还被赏赐过黄马褂。”44岁的李斌脸上带着些许自豪。家族荣誉像一枚烙印,将五代人穿越时空联结在一起,奏响一曲与火车头的“命运交响”……

  不舍火车头,几代人走了一条路

  1920年,李午寅43岁的时候,19岁的儿子李方卿也在铁路上找到了工作。他见证了铁路发展的另一件大事——中国人自行设计和建造京张铁路。

  国际格局风云变幻,铁路快速发展打通了英、法、德等国家的“奇经八脉”,并最终导致了新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