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桥寻踪

2018-02-14 14:14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2-14 14:14:0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韩国生

  在中国古代建筑中,桥梁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几千年来,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修建了数以万计奇巧壮丽的桥梁,这些桥梁横跨在山水之间,便利了交通,装点了河山,成为中国古代文明的标志之一。

  北京地区也曾建过许许多多石桥、木桥、拱桥,诸如拱卫京师的四大桥梁:金代明昌三年(1192年)建成的卢沟桥、明代正统十一年(1446年)建成的永通桥、正统十二年(1447年)建成的朝宗桥、天顺七年(1463年)建成的宏仁桥。北京的古桥数量多,而且名气大,个个都有大段的故事。比如卢沟桥的“卢沟晓月”是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而卢沟桥也是卢沟桥事变的所在地,桥上的石狮见证了29军英勇抗击日军入侵的历史。永通桥的“长桥映月”则是“通州八景”之一,而在永通桥曾发生过两次中国人民抗击外敌入侵的战斗。第一次为咸丰十年,清军与英法侵略军交战。第二次为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与八国联军在此展开了激烈战斗。

  作为京杭大运河的北起点,通州水资源丰富,水系众多,桥梁也各具特色。本期的“品读”就向读者介绍通州的古桥。

  1 通州曾有三座浮桥

  北京的桥有很多,种类也不少,但浮桥仅建过三座,且均位于通州大运河上。明代以前,通州城东的大运河上一直没有建过桥梁。周边人们穿越运河时,都是靠船只摆渡,遇水深流急时,经常伤亡惨重,运兵运粮运饷都很不方便。辽金时期,该段河道曾建木桥,但到了雨季河水泛滥,木桥常被冲毁。

  明初,大将徐达镇守北平,为增强北部边防,他下令在通州城东门外大运河上修建了一座木桥。但是,通州城北关处同时有四条河流汇入运河,夏季河水暴涨,木桥又被冲毁了。于是毁而复建,建而复毁。如此循环往复,劳民伤财。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北平布政使司左参政周伟建议用60余艘旧漕船顺河编联在一起,建为船桥,浮在河面上,上铺木板以便通行。巡抚洪锤遂设船建浮桥,浮于白河之上,以利通行。因船桥浮在河水上,所以称作浮桥。通州先后有三座浮桥,一在城东白河上,一在东北温榆河,一在东北白河之上。

  宣德四年(1429年)九月,明宣宗朱瞻基对工部尚书吴中说,天气渐渐寒冷,白河(今北运河)等处的行人很难涉水过往,应该建筑桥梁,方便通行。吴中回奏说,白河水深、沙溜,造桥实在难于成功,还是适宜用船只联排为桥,所需物资都由通州地方筹办,浮桥的治理也由通州负责。明正统元年(1436年),浮桥负担太重,建桥所用的船只都已破烂不堪,不能再修复使用了。工部就改用快船和准备到南方运砖的船只搭建浮桥。

  一直到明末清初,该处都使用浮桥。但是,在明嘉靖七年(1528年)后,浮桥以北修建了多处码头,漕船到达通州时,如何通过浮桥呢?想来应该是有解索撤船的装置。根据史料记载,浮桥由千总派兵驻防,拨军士十八名,通州拨民夫六名看守。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工部员外郎陆基恕认为看守浮桥的人员太过辛苦,就要求派征修桥银两,每到需要修理时,由工部派人修缮。

  清朝将浮桥移往北门外,每年由户部拨发修理桥船的经费。清初设桥船五十艘,通州派船夫四十人,每人每月给米七斗五升。后改为船二十二艘,分东西两道,桥夫二十人,月给工银九钱七分五厘。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河水大涨,两岸堤坝冲刷严重,原有的二十二艘船已不够用,只好另加船十八艘。

  通州的浮桥分里桥外桥,船随水势涨落,因船只互相连接而不致冲翻冲跑,人车驴马、百货商客均可通过,可以说既经济又省时,比摆渡要强多了。民国初年,浮桥被撤除,恢复了摆渡。解放以后,运河上建起水泥新桥,浮桥成为回忆中的往事。

  2 土桥藏于居民区中

  大家都知道,地铁在通州有个土桥站,站旁有土桥村,此处因何得名呢?概因运河上曾有一座桥梁,名为广利桥,桥面灰土填垫夯实,日夜车马人流不停,桥面旱时为土,雨时为泥,俗称土桥,这就是土桥村的由来。当然,如果大家现在去寻找,肯定是找不到土桥了,因为运河改道后,土桥逐渐失去作用,后来更是被填埋于地下,只有一只镇水兽尚在地面上。

  元朝至元三十年(1293年),郭守敬主持修浚通惠河,河流由西山经北京城流经通州八里桥,沿五里店、果园、九棵树、车里坟、东小马庄一线,东南流向今土桥村南,转向张家湾与皇木厂之间入潞河。通惠河作为漕河,从此才能发挥出通行漕船的功能。通惠河建有二十四座闸,最后两道广利上闸和广利下闸都在张家湾界内。

  元代通惠河繁忙之时,漕运枢纽张家湾的地位非常重要,尤其是通惠河水量不足之时,北上货物都要在张家湾的码头卸货,再通过陆路转运到北京和通州。为便于人车通行,通惠河咽喉必经之地修有一座木桥以供通行,因木桥靠近广利闸,所以得名广利桥,民间则俗称为土桥。明初,土桥改建为石桥。由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此地被道士看中,为得过往香火之资,便在桥南建三官庙一座,是明神宗万历年间,太监奏请慈圣李太后捐内帑所建,即方便行人祈祷,又为太后求福。庙内植牡丹数百株及各种花木,花开季节,遍地芬芳,颇有盛名。

  至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天津人王凤重修土桥。桥呈南北方向,跨元代通惠旧河之上,独券平面,长十一米,宽五米,侧设石栏、望柱,栏板浮雕几何纹,东南向有石雕镇水兽,长一米五,宽八十厘米,卧伏昂首,扭头怒视,大角犀利,护桥镇水。清嘉庆七年(1802年)以后,张家湾附近河塘收缩,运河被淤水浅,码头没落,只有盐商停驳。随着海运与铁路的兴起,土桥渐被遗忘废弃。

  《通州文物志》记载,土桥下的河道遗址,于1998年被张家湾镇政府下令填塞,桥洞、记事碑被掩埋,且将一只镇水兽放至地面。土桥的镇水兽为什么只剩下一只了?民间传说土桥边的庙里供奉关老爷,有老百姓向关公反映,总有人破坏稻田,影响产量,想求他帮忙护田。到了晚上,关公提着青龙偃月刀巡视,发现正是两只土桥的镇水兽在作怪,它们在稻田里放肆玩耍,把庄稼都给破坏了。于是,关公以刀相拼,其中一只镇水兽被拦腰砍伤,托着伤体回到桥旁,另一只见状逃之夭夭,再也没回来过,所以此处就只有一只镇水兽了。当然,这种民间传说只能作为谈资取乐,并无可信之处。

  值得一提的是,土桥和镇水兽曾被列为(通县)县级文保单位,现在不仅是通州区级文保单位,也是京杭大运河北京段的登记文物。可惜的是,土桥村已成为现代化的小区。在小区7号和8号楼之间的砖石地面上,卧着一尊2.3米长的青石巨兽,背披鳞片、长尾回蜷,有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它就是土桥的镇水兽。镇水兽的西北侧有两段条状石头,高出地面约10厘米,行人很难注意到,偶尔看到,还以为是马路牙子呢。而这两段条状石头,就是通州土桥的桥栏杆,其余部分都埋在地下了。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