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时苗留犊”谈起

2018-02-23 10:43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18-02-23 10:43:32来源:人民法院报作者:责任编辑:王贤臻

  作者:吉林省双辽市法学会 宋今声

  《三国志·常林传》裴松之引注《魏略》载:寿春(今安徽省淮南市寿县)令时苗,少清白。到任时乘薄軬车(軬音fàn,古代扎有篷子的车),黄牸(牸音zì,雌性牲畜)牛,布被囊。居官岁余,牛生一犊。离任时,留其犊,谓主簿曰:“令来时,本无此犊,犊是淮南所生有也。”群吏曰:“六畜不识父,自当随母。”当地民众父老虽“攀辕卧辙”,时苗还是执意留犊而去。时苗因此而闻名天下。

  时苗任太官令,上任之初,前去拜见蒋济(曹操的谋臣)。蒋济平素嗜酒,不巧正遇上他喝得酩酊大醉,不能见他。时苗气愤之下,回去刻了一个木人,署名“酒徒蒋济”置于墙根,早晚射之。时苗为令数年,不肃而治,官至典农中郎将。后因不满曹操专权朝政,弃官归隐,年七十,卒于家。

  无独有偶。史载,羊篇出任青州(今山东青州)刺史时,携带一头母牛赴任,后来此牛在官舍中产下一头牛犊,羊篇迁官时,以为牛犊在官舍所生,于是,临迁便留此牛犊于官舍中。

  羊篇,晋代人,自幼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及长,先后连任散骑常侍(散骑常侍是官名)。他为官自律严格,淡泊清廉,成为西晋一代循吏。

  类似“离任留犊”的典故,不仅仅时苗与羊篇。相传汉代韩韶在莱芜任官长时,离任不携带其马在官署所产生的春驹。韩韶回归之日,马驹见母亲渐渐远离,悲鸣不已。现在,山东莱芜仍然有“嘶马河”遗迹。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时苗为官清廉,把小牛饮水之池取名为“留犊池”,又在牛犊栖身地建起“留犊坊”。明代成化年间,知州赵宗顺从民意,又在池北建祠祭祀,称“留犊祠”,池与祠之间的街巷,称之为“留犊祠巷”。自此以后,“时苗留犊”的故事便一直流传至今。

  历代文人墨客对“时苗留犊”多有诗作,抒发感慨。元代王恽写有《题时苗留犊》,诗中有“清白居官志不贪,故教留犊在淮南”之句;清代孔庆珪在《太平乡》诗中写道:“一载寿春令,弃官归隐居。留犊语父老,清廉近何如。佳墓巍然存,大木风萧疏。爱此太平乡,醇风还古初。”

  明代张軏、汤鼐也都为时苗留下了赞美诗句。张軏《留犊池诗》:“来一牛来去一牛,清风高节至今留。”汤鼐《留犊池》:“漫说池湮不记年,开池今见郡候贤。爱民政高向时著,留犊名从去后传。”

  明代董豫所作的《留犊池》一诗,读来令人深思:“去任无惭到任时,独留一犊饮斯池。廉名不持当时重,遗爱能令去后思。千载清风垂古史,半池明月映荒祠。停骖几度池边立,漫剔苍苔诵勒诗。”为后人留下了为官清廉的千古佳话。

  后来,人们经常把“离任还犊”,称誉为官清廉,行为端正,秋毫无犯,纤介不取。

  行文至此,笔者不禁联想到时下有的贪官,非但言行不一,而且所到之处,贪腐相随,欲壑难填,鲸吞不已,管辖牧区,必得膻味;经营鱼塘,两手沾腥。到任之时,道貌岸然,一本正经,“两袖清风”;离任之际,车载船装,“财货连毂”,未出郭门,早已怨声载道,骂名滚滚。和“时苗留犊”中的主人公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责任编辑:王贤臻]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