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驯化了狗?

2018-02-23 14:48 来源:文汇报 
2018-02-23 14:48:4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上海博物馆馆员 张经纬

  狗是日常生活最常见的动物。相比另一种喜欢猫在角落里的宠物,狗的胆子更大,相遇的时候,都会迎人而上,让我们与它相见的机会大大增加。

  狗和人类关系亲密,我们的许多传说都与狗有关。比如,在中国西南的许多民族(侗族、傈僳族)中,都流传着一个“狗取稻种”的传说———

  相传“古时候,人间没有稻谷,人类忍饥挨饿。这时人类就派狗漂洋过海跑到天上,去取回稻种。狗历经艰难来到天上,在谷种上打了个滚,浑身粘满谷粒。但是,狗返回人间时游过天河,河水冲掉了狗身上的谷粒,只有尾巴翘在水上,剩下几粒谷种带回人间。从此,人类才有了稻谷。所以,现在不少民族在收了新谷之后,都要给狗吃上一碗。”

  这则传说的有趣之处在于,把狗和人类的关系追溯到久远的年代,甚至是“混沌初开”的远古时代。其次,传说中的狗在人类生活中扮演了特别重要的角色。和我们后来知道的狗的普遍任务不同,狗的最初作用不是帮助人类打猎,或者看家、捉老鼠,而是和稻谷的起源有联系。

  我们可以先明确一点,人类和狗的联系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中、晚期。事实上,狗可以无愧于“人类最亲密的朋友”这个称号。因为狗就是人类驯化的第一种动物。

  狗与人类之间亲密关系的早期证据,来自以色列北部一座考古遗址。考古学家在这处遗址发掘了一位老妇人的墓,她的左手下方就葬有一条狗。这座墓葬的年代大约是距今1.2万年左右。这样的墓地在当地还有多处,证明与狗同葬在当时已经成为一种习俗,狗在当地生活中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问题是,为什么石器时代的人们,在晚近的1至1.5万年里驯化了狗,即灰狼的后代?

  从动物遗传学研究可知,狗是人类从亚洲地区常见的灰狼 (就是民间传说中常出现的“大灰狼”)驯化而来的。人类为什么走上了养狗这条不归路呢? 或者说,其实是养狼。

  过去的考古学理论认为,1万年前的人类依然过着狩猎为主的生活,但猎物已从猛犸象一类的大型动物,转变为野山羊、鹿类等小型动物。人类用弓箭射伤这些动物的要害,但这类善于奔跑的动物会带伤逃跑、藏匿。所以当时的猎人就需要狗,或者刚驯化的狼,来追踪受伤动物,或衔回死去的猎物。

  当然,狗的作用还不仅于此。它们还能在食肉动物靠近时起到报警作用,后来的“看门狗”就延续了这种功能。而且,狗还会吃掉人类扔掉的废弃物,保持营地清洁。

  不过,今天的考古学家已经注意到,这样一种解释过于功能主义。过去的解释是从狗对人类的贡献,来逆推人类驯化灰狼的情形。在驯化第一只野生灰狼前,谁知道它会听从人类指挥追踪猎物?因此,人类最初不可能带着为自己服务的目的驯养灰狼。就如中国西南民族“狗取稻谷”传说那样。

  犬类驯化难题的突破口,不是来自动物考古学家,而是一群植物考古学家找到的。他们的结论是:是犬类动物 (灰狼)自己驯化了自己。

  植物考古学家发现,人类驯化谷物,即农业的历史,出现于距今1万年左右,略晚于犬类的出现(当然,人类利用野生谷物的时间要早得多),而且地点重合。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仅仅是个巧合。

  考古学家戈登·柴尔德把人类种植谷物的出现,称作“新石器时代革命”。这种摄食方式的改变,产生了人类第一批早期聚落。其特别之处在于,这是人类史上首次在一个地区停留相当长一段时间,让人们依靠“收获物”以及该地区的野生资源过活。如果人们在一个地方居住经年,最终会遇到一个重要难题:垃圾问题。

  这些垃圾主要来自食物残渣,以及人类自身的排泄物。不仅散发臭气,还会引来老鼠等啮齿类动物。当老鼠被吸引而来后,接着就出现了以小型动物为食物的灰狼。

  早期人类很快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并意识到这对双方都有好处。人类远离了臭气和疾病,而灰狼则有一个固定的“食堂”。当然,人类可能对这一驯化过程起到了一点作用。即便人们最初并没想“收养”附近晃荡的灰狼,但也要防止它们伤人,那些不听话的灰狼就被杀掉。野生灰狼具有一种统治-服从的等级制,所以它们会率先适应一个人类“统治者”。事实很有可能就是这样,那些愿意接受人类的灰狼和它们的后代,适应了和人类共居的生活,并最终把自己驯化成了狗。

  狗被驯化后,对史前人类的未来具有重大意义。狗在独自捕捉小型动物以及围捕大型动物时的合作能力,很快就被人类利用起来。在人类开始农业之后、驯化家猫之前的几千年里,屋舍、谷仓中的老鼠,全靠狗解决,“狗拿耗子”真不是“管闲事”!

  同时,狗作为第一个投靠人类的驯化动物,为人类之后驯化其他家畜立下汗马功劳。人类有了狗这个好帮手后,可以更有效地围捕其他动物,将它们的幼崽和成兽分离开来。通过人为选择幼兽,尝试对新物种的驯化。狗的驯化比绵羊、山羊、猪早2000年,比猫早5000年,比马、驴、水牛等早6000年。

  从公元前1万年起,狗就伴随着人类的脚步,开始了对世界的扩张。从热带到北极圈,狗的品种随着环境变化,呈现出多样性。现代世界上近200种狗,其实都源自同一个祖先。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狗取稻种”的传说。这个传说之所以流传,竟是源于一个“乌龙”的理由———粮食作物的穗子和狗尾巴长得很像,我们平时吃的小米,也就是粟,在植物学上,就属于“狗尾草属”,是狗尾草的大种子大谷穗表亲。其他那些水稻或小麦的谷穗,在形象上也和狗尾草有一些类似。这让古代的人们,对狗尾巴和粮食作物的谷穗产生了有趣的联想。

  虽然狗并没有真的为人类取来稻谷的种子,不过这个传说却以另一种方式诠释了人类和狗的联系:人类通过对谷物的生产和消费,最终驯化了狗。狗也见证了人类从狩猎采集走向农业文明的历程。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