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陵主墓旁边又现神秘新墓

2018-02-26 09:56 来源:大河网 
2018-02-26 09:56:05来源:大河网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考古发现 

  地面建筑残存少高陵很可能曾被有计划地拆除拆下来的建筑构件放哪儿了?

  让考古人员诧异的是,虽然考古发掘显示高陵曾有庞大的建筑群,但现场发掘却很少发现建筑残存。

  已经揭露的陵园内部出土遗物稀少,除了南部发现一块较大的绳纹板瓦残片之外,仅在部分柱洞中发现有少量碎小的绳纹板瓦或者筒瓦残片。

  另外,考古人员在外圈南基槽(南壕沟)附近发现有较多的板瓦、筒瓦残片及部分卷云纹瓦当。

  同时,整个陵园揭露的垣墙和相关建筑都只剩基槽和柱础部分,地面以上部分全部无存,且基槽和柱础表面都比较平整。基槽及柱础附近也未发现建筑废弃堆积如夯土块或者砖瓦等建筑遗物。柱洞中的基础石和柱子全部无存。

  专家解释

  周立刚博士说,出现这种反常情况的一个很有可能的原因是,高陵陵园曾存在“毁陵”行为,但这种对园区地面建筑的损毁是有计划地拆除,而非恶意损毁,“因为恶意损毁的话,建筑残片会遗留较多”。

  佐证这个论断的一个例证是,在现有发现的大量柱础部位,夯土层柱洞形状以圆形或者椭圆形居多,往往形成椭圆形的坑,这是人为撬动立柱而采取的开挖施力方法所留。

  “种种现象,都从侧面反映了陵园并非自然废弃或者报复性毁弃。”周立刚说,《晋书·礼志中》记载,黄初三年,曹丕下诏要求“高陵上殿屋皆毁坏”,目的是“以从先帝俭德之志”。出于对其父曹操的尊重,不大可能在“毁陵”之后留下大片残垣断壁,应当会进行清理活动。

  周立刚分析,高陵陵园发现的这种所有建筑只剩基础以下部分,并且几乎无建筑废弃堆积的现象正符合这种特征。同时,陵园壕沟内填土大部分也是经过仔细夯打,尤其是北部及东部壕沟十分明显,显然不是自然废弃形成的堆积,与曹丕主导的这种性质比较特殊的“毁陵”行为也是吻合的。

  “所有的建筑构件,有可能在拆除之后,存放于附近别处,或者用在了其他建筑上,这都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古发现。”他说。

  考古发现

  高陵主墓旁边又发现一处规格相近的大墓的主人是谁?

  周立刚博士说,在陵园东北部存在的大片夯土,与陵园外壕沟内填土有明显区别,前期一直未能确认其性质。本次通过发掘及再次勘探,确认其属于一个东西向大型遗迹,长33米、宽7米,具有墓葬的特征。

  “我们判断,这是一处与高陵陵墓主体规格相近的大墓,包括其墓室砖都是同样大小,且都是大砖。”他说,在通往墓室的斜坡两侧,还有向下的台阶,周边还没有发现有明显的盗洞。

  “那个时期,一般这种大砖很少使用,在现有出土东汉大墓中也不多见。因此,这个大墓的主人是谁,很值得关注。”周立刚说。

  不过,根据该大墓年代已经确认稍晚的情况,据周立刚博士猜测,该大墓有可能会是曹操的家族墓葬,比如王后、王子在曹操过世后陪葬于此,但因目前此墓大面积发掘尚未展开,相关谜团还不得解。

  考古发现 

  “高陵依闸门沟而建”之说不靠谱

  周立刚博士还说,除陵园内曾有建筑群、曾有过毁陵行为外,此次发掘还颠覆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另一个认知——曹操高陵依几十米宽、几米深的闸门沟地势而建的说法。

  据他介绍,否定该说法的依据主要是,经考古发掘确认,从漳河引出的闸门沟年代比高陵晚。

  经发掘,考古人员已经确认,陵园东部闸门沟遗迹虽然与陵园在同一个开口层位,但是打破了陵园壕沟东北角,说明其年代较晚,与陵园结构没有直接关系。同时,本次发掘确认陵园东部的柱网遗迹明显被闸门沟打破,也说明沟的年代要晚于高陵陵园。

  “闸门沟和高陵应该没有关系,不搭界。高陵依傍闸门沟修建的说法,不靠谱。”他说。

  最新动态

  曹操高陵博物馆建设将与考古发掘同时进行

  周立刚博士透露,安阳曹操高陵陵园的考古发掘,自从2009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进行抢救性发掘以来,陆续取得了不少考古成果,当地政府也正在紧张进行展示保护工程,筹建曹操高陵博物馆。

  “在这种情况下,高陵今后的考古发掘,不可避免要与博物馆的建设同时进行,而这种诸多谜团待解的状态,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高陵博物馆的看点,吸引公众继续关注。”他说。

  另据他透露,截至目前,考古人员共在高陵陵园内发现了一男二女三具遗骸。其中,一个男性遗骸比较完整,被判定为60岁左右,另两具遗骸分别为老年女性和年轻女性,但因其中年轻女性的遗骸不完整,是否女性仍有待认定。此前曾热传的DNA鉴定,目前也没有结果。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