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绝响

2018-03-02 09:44 来源:河北日报 
2018-03-02 09:44:10来源:河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卓

  作者:从维熙

  有一段时间了,在寻觅汉水源头时,我和文友们在巴山与秦岭之间的陕南勉县,竟然与诸葛亮墓地不期而遇。

  自幼读《三国演义》时,便为诸葛亮的超人智慧而勃然心动。如果在魏、蜀、吴三国争战的历史中,没了像“空城计”“草船借箭”“火烧赤壁”等智慧故事,这部古典小说的含金量就会减少许多。显然,演绎这些历史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诸葛亮。

  然而,面对那座名气很大的墓冢,我不仅失去兴奋之感,反而一股悲悯忧郁之情从心底升腾而起。何以会有如此的感伤,皆因在行走中国时,曾瞻仰过历史上多座帝王将相之墓地,几乎都是由庞大的墓群组成。墓外不仅有石雕的狮虎护卫,还有文臣武将排列于墓地两侧,以再现生前的权贵之威。很遗憾,诸葛亮墓地周围空空荡荡,不仅没有臣贤相伴、碑林相随,哪怕墓穴也是黄土堆成,上面覆盖着的是一层茵茵绿草。墓前倒是耸立着一个庞然大物,但那不是石人石兽,而是一株千年古柏,守护着这位妇孺皆知的大智大贤。

  此情此景还让人联想起另外一座草根大墓。那就是西汉开国大将韩信,为答谢当年助他温饱的江妇,在江苏淮阴水边,建起了一座漂母大墓。相比之下,两座墓虽然有些近似,但那座漂母大墓,还是要比眼前的诸葛亮之土冢,高巍雄浑得多。

  这些琐碎的问号,致使我独自默思于古老柏树下土坟之边,想找出一个完美的答案。一位陪行的陕南文友关切地询问:“您是不是因为这座诸葛亮墓太失应有的规格了,所以……”

  我立刻回答:“你怎么能捕捉到我心之所思?”

  他笑了,答道:“我是陕南汉中人,常常陪文化人来看诸葛亮墓。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为这位智圣魂归之处而感叹——有的不仅是感叹,甚至因其简陋而疑惑此墓的真伪。您也知道,时下流行争抢名人古墓之风,常常弄得人真伪难辨。不过,这座诸葛亮墓却是有据可查,而且让人安心的是,不管那些帝王将相的古墓是真是假,几乎都有手持洛阳铲的盗墓者光顾过,而这座诸葛亮土冢,却至今完好。因而这一千多年来,诸葛亮比历史上任何一位皇权贵族睡得都要香甜得多。”

  此时,那些湮灭的历史记忆,似乎被他的朗朗笑声惊醒了:童年时我熟读《三国演义》,青年时代我从那些金戈铁马的故事中走出来,而钻进了《诸葛氏宗家谱》一书,想全面了解一个立体的诸葛亮。之所以有兴趣研读此书,除去诸葛亮的强大精神引力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让我对其难以割舍:诸葛亮的远祖名叫葛婴,因其灭秦有功,其子孙便被汉文帝在山东诸县封侯——从此“葛”字前被加上“诸”字,其姓氏从此改为“诸葛”。巧合的是,我的从姓的远祖枞公,汉时为韩信之副将,后韩信被处死后,枞公即率部逃往山东诸县,企图东山再起,为主帅复仇。终因人单势孤而未成,当地却留下了“从家屯”。

  我的远祖,曾与诸葛家族先后在同一地为官,这地域之缘的强大诱因,是让我将《诸葛氏宗家谱》读全之源。我拉着那位陕南文友的手说:“我老了,记忆力严重退化。面对诸葛亮的墓地,我只顾与帝王将相的墓地相比,却忘了诸葛亮为人的精神光环和他人生最后的绝笔。现在,我的记忆复活了,让我们好好聊聊墓中的前贤吧。”

  此时此刻,静立在千年古柏之间,遥远真切的历史记忆复活了,绽放出诸葛亮生命中的光焰。

  诸葛亮仅仅活了五十三岁。当其心力交瘁,病死于陕西岐山五丈原之前,曾对身边随从叮嘱:一,不按丧葬常规将其遗体远运至成都下葬,而就近在汉中定军山择址。二,不为其离世劳民伤财大兴土木,只求布衣木棺土冢归阴。三,不兴师动众对其进行祭典之礼,以利于他在地下“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是《诸葛氏宗家谱》的几点记载。因此,我对面前这座古朴的土冢,不仅确信其真,而且充满了敬意。

  据正史记载,诸葛亮生于山东沂南县,两三岁时母殁,七八岁时父亲病故。把他养大成人的反倒是他的叔父诸葛玄。后来,叔父为谋生流落到了湖北襄阳。不久,叔父也因病而死,十七岁的诸葛亮独闯襄阳之西的隆中,并在此苦耕苦读十年。当他到了二十七岁时,已将远古以及秦汉时期的文韬武略揽于胸怀,此时,身处逆境中的他笃信“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这是他青年时代的灵魂写真——把他青年时的八字箴言,与其晚年病危时“土坟布衣木棺”之求串联在一起,可谓严丝合缝。

  他进入二十八岁,经老师司马徽和同窗学人徐庶的鼎力推举,便有了刘关张“三顾茅庐”的佳话。他在三国金戈铁马的争战中,又为自己写下八字箴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诸葛亮一生都在实践着他的诺言。如“空城计”中面对司马懿兵临城下时的那种无畏与镇定,“草船借箭”中那种神勇和忠诚。直到刘备死后,他又全力扶持近乎“痴”的后主阿斗,真可谓“鞠躬尽瘁”了。至于“死而后已”之人生格言,面前这座草根般的黄土之坟,就是灵魂写真吧。

  沉睡千年的诸葛亮,无论如何也难以料到,正因为其一生坚守生命格言,引发了后人对其最为崇高的礼赞。我曾在《孔明史记》中读到如是的史实:曾经是蜀之宿敌、后期灭蜀有功的魏国大将钟会,在蜀国灭亡之后,特意率他的部下到诸葛亮的墓园进行祭悼。同时,命令他的亲随要爱护墓地,不能在其周围“割樵砍草”。此例证足以证明诸葛亮的精神光环,在中国历史上影响之超凡。

  三国纷争之后,直至今天,每到清明以及诸葛亮丧葬纪念日,都会有无数国人对其进行各式各样的礼祭。同时,与诸葛亮人生有关的各个地域,出现了纪念这位中国奇智的庙宇楼阁。不仅国人如此崇敬诸葛亮,就连那些迷恋中华文化的外国人,也时常到墓前祭扫。真应了诗圣杜甫对诸葛孔明的诗赞“诸葛大名垂宇宙”。中国历史,悠久绵长,恐怕很难找到第二个能与诸葛亮媲美的“智多星”了。在他自我要求的魂归之处,却是木棺布衣的“黄土之坟”,显然,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声绝响。(从维熙)

[责任编辑:刘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