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辇图》汉藏和睦的历史画卷

2018-03-09 09:56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3-09 09:56:17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王建南

  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直接反映禄东赞受松赞干布派遣,向唐太宗请求和亲史实的著名历史画卷《步辇图》,近日在首都博物馆《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亮相。假如唐朝有新闻联播,《步辇图》所描绘的内容,一定是当天要播报的重大新闻事件。这是一次唐太宗极为重视的国事活动,阎立本作为特派记者,用画笔记录下历史的瞬间。

  穿越千年的历史性接见

  此图忠实地还原了公元641年唐太宗接见迎娶文成公主的吐蕃使臣禄东赞的情景,这次接见是吐蕃首领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政治联姻的重要组成部分。画幅近1.3米,画面一目了然,左侧三名男子依次排开,没有绘制任何背景作为衬托,红袍男子为典礼官,负责引见,他面露恭敬之色。居中一人,身材瘦削,规矩之中颇显拘谨,此为吐蕃特使禄东赞。他的长袍上绣满了动物图案的文饰,是吐蕃人特有的装束。最后身着白袍之人为一名内侍官。与此相对的是右侧的一群人,唐太宗居中,身形明显大于簇拥在周围的9名宫女。这种人物大小尺寸的处理方法符合古代画像的惯例,重要人物一定大于侍从。这些女子或手抬步辇,或手执掌扇,或扛举红色华盖,缓步向左而行。注意她们的脚步,正在走动的样子。人群后的背景同样空白一片,后人无法得知接见的地点选在何种场地。9名宫女神情自若,仪态万方。

  如果细看人物前后的安排,不难发现阎立本的巧妙用心。最前面的两名宫女,头部略微前倾,最后面的两名宫女身体同样微微后仰,如同盛开花蕾的最外围花瓣,向外翻转;剩下的5名宫女身体侧向唐太宗,呈现向中心倾斜状,如内层花瓣呵护的花蕊。唐太宗处于中心位置。这是行进队伍丝毫不显杂乱的原因。全幅作品用色简洁,照顾到了左右的呼应。三名官员足下的靴子、腰间的束带、头戴的官帽,均为黑色,与唐太宗的青黑色软冠以及众宫女满头的青丝,串起了左右人物,暗喻众人处于同一个事件之中。由于此次接见事关大唐与吐蕃的和亲事宜,整幅作品以红色为主打色,以显示喜庆氛围。特别是宫女红鞋与高至胸前的裙衫中条状红色配饰,给这次正式召见带来了轻松活跃的气氛。

  主角当然是唐太宗,只见他面目俊朗,目光深邃,平和的神色之中透出稍许和悦之色,既显露出一代明君的风范与威仪,又预示着后面的接见应该是一派友好的问答。

  吐蕃使者禄东赞,微微躬身,与其说谦恭有礼,不如说他在察言观色。此人在史料上有详细记载,他虽不识字,却明事理,懂礼仪。松赞干布即位后,受命辅佐朝政,创立法制,巩固王权,开拓疆域。因此,松赞干布委派如此重臣觐见大唐皇帝,可见对和亲之事的重视。至今,民间还有各种演绎故事,传说特使请婚期间,不巧遇到来自天竺、大食、仲格萨尔等国的使者,他们也企盼与大唐皇族通婚,搞得唐太宗颇为棘手,只好“择优录取”。于是,民间自古就有“六试婚使”的段子,说禄东赞机智过人,次次闯关成功。这当然是民间八卦,但至少说明,文成公主与吐蕃和婚是当时的重大新闻。

  从纯粹的绘画角度看,作者阎立本在人物的表现技法已相当熟练。衣纹器物的勾勒墨线,于圆转流畅之中不失持重,笔致时带坚韧之质,做到了畅而不滑,顿而不滞;主要人物的神情举止栩栩如生,写照之间更能曲传神韵;服饰晕染充分,层次丰富。在色中辅之以墨笔,起到了很好的调配作用,如人物所穿靴筒的折皱等处,均注意了墨色的变化,显出较强的立体感。全卷设色浓重纯净,大面积红色块与屏风扇上的石青色,互为依靠,观之舒朗,富于鲜明的视觉吸引力。

  此图虽属阎立本名下,也有研究认为是北宋初期的摹本,但摹绘较精,仍不失原作之真。幅上有北宋章伯益用篆书记录下的文字:“贞观十五年春正月甲戌,以吐蕃使者禄东赞为右卫大将军,禄东赞是吐蕃之相也。太宗既许降文成公主于吐蕃,其赞普遣禄东赞来逆,召见顾问,进对皆合旨,诏以琅琊长公主外孙女妻之……”宋此段之前还录有唐李道志、李德裕重新装裱时的题记两行。

[责任编辑:秦超]


[值班总编推荐] 房产税,取之于民是为了用之于民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开始对卢旺达进行国事访问

[值班总编推荐] [光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