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卢湾的故事

2018-03-09 15:06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3-09 15:06:45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卓

  原卢湾区区境至清道光、咸丰年间,除境东傍城厢的斜桥、境南高昌渡等处略有市肆外,全境数十个自然村落错落散布,间伴寺观、祠堂、殡舍、茔家;肇嘉浜、周泾、日赤港(日晖港)、东芦浦、南长浜、北长浜、打铁浜等河道沟浜,与上海县城出西门至松江府城、法华镇、静安寺等处的官道、大路及众多小路,纵横交织,呈现一幅田野写真。

  清同治六年(1867年),江南机器制造总局(简称江南制造局)迁高昌庙沿江地区。该局为近代中国最重要的军事和船舶修造企业,中国自制的第一台车床、第一艘兵船、第一炉钢、第一艘万吨轮,都出自该局或其后的江南造船所。江南制造局迁入带动区境南部的发展。局内设有电报房,铺设供水供电设施;局旁形成居民区和高昌庙市。至1930年代,高昌庙至日晖港沿斜土路、龙华路,初步形成沿江工业带,知名度较高的有益丰搪瓷厂、冠生园食品厂、龙章机器造纸公司等。在国民政府的《大上海计划》中,划为沪南工业区。

  区境北部自19世纪中叶起,在与初辟的英、法租界及城厢邻边的交通要孔,诸如八仙桥、南阳桥、太平桥、打铁浜等相继形成集市。同治年间,外国侵略势力开始渗入。法国军队借口防范太平军,保护徐家汇天主教堂,强行越界辟筑自方浜桥至徐家汇的徐家汇路;两租界在八仙桥西又强设外国殖民者坟地,俗称“外国坟山”,并越界辟筑坟山路(今龙门路);法租界公董局,天主教会,外国银行、公司与商人,利用特权强行大量“永租”土地。辟为法国专管租界后,法国政府以“领事专权”形式,逐步侵夺中国的行政权、警察权、赋税权和司法权,长期剥夺华人参政。为其侵略利益需要,在界内并越界大举筑路,到1936年共筑道路53条;开设诸如法商电车电灯公司(简称法电)、顾家宅电台等企事业,建立独立的供电供水系统,辟营有轨电车等公共交通。为适应人口日增和满足殖民者、洋场暴发户享受需要,营建大量旧式里弄住宅,建造拥有卫生、壁炉装置的新式里弄住宅,以及诸如亚尔培(陕南村)、阿斯屈来特(南昌大楼)、迈尔西爱(格林顿)、圣保罗(香山)、培恩(培文)、凡尔登(长乐村)、华懋(锦江饭店北楼)、峻岭(锦江饭店中楼)、茂名(锦江饭店西楼)、泰山等大批公寓大楼、花园洋房。

  人口的涌入,市政和住宅的建设,带动了经济的繁荣。1901年开辟的西江路,即后来的霞飞路,至1930年代中期,已成为驰名中外的繁荣的商业大街。沿今顺昌路、徐家汇路和肇嘉浜路,为法租界工业集中区,多针织、丝织、食品制造等小厂,著名的有美亚绸厂、天厨味精厂等。其时,家庭工业社的无敌牌牙粉和蝶霜,天厨味精厂的佛手牌味精,马利工艺社的马头牌水彩颜料,汇明电筒电池制造厂的大无畏电池,上海铅笔厂的三星牌铅笔,民生墨水厂的民生牌墨水等名牌产品,畅销国内外。

  法国政府对区境北部租界地区,按其传统模式和文化背景,所实施的市政建设和管理,客观上加速了区境北部城市化进程,并为科技、文化、教育的发展,为革命者的隐蔽与活动,提供了某些有利条件,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摘自《上海区县志》)

[责任编辑:刘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