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钱氏怎样守护“铁券金书”

2018-04-04 09:50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4-04 09:50:18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钱汉东

  今年为吴越国王钱弘俶“纳土归宋”1040周年。当年,钱弘俶遵循祖父钱镠的遗训,以苍生为念,归于宋朝,实现中华一统,受到史家的赞颂。

  由于钱镠的战功显赫,曾获得唐朝皇帝颁发的铁券金书,俗称“免死金牌”。中国历朝历代所赐予的铁券不胜枚举,但随着历史的变迁,大多灰飞烟灭。唯有钱镠的铁券金书,经历千年,饱经磨难,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并由浙江嵊州长乐钱氏后裔捐献给国家,成为一级珍贵文物向世人展示。

  “免死金牌”发明人为刘邦

  铁券金书,又称丹书铁券、金书铁券,是古代皇帝和臣子所订的契约,通常用丹砂或金等写在铁券上。因其具有刑罚豁免权,俗称“免死金牌”。

  铁券外形如筒瓦形的铁制品,两券合而为一整体,左券颁给功臣,右券藏入皇家内府或宗庙内。遇到特殊情况,将两券合在一起,以验真假。铁券上的信词,最初用丹砂填字,合称丹书铁契;后用银粉填字,故《资治通鉴》记作银券;隋时用金填字,亦称金书;因铁券可世代相传,《明史》又称其为世券。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考证,铁券金书发明人为汉高祖刘邦。史料记载,刘邦建立汉王朝后,“命萧何次律令,韩信申军法,张苍定章程,叔孙通制礼仪;又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契、金匮、石室,藏于宗庙”。丹书铁券中,有如下誓词:“使黄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存,爰及苗裔。”

  大概是觉得竹木易朽,不足以表达自己拥有天下并与功臣世代永享富贵爵禄的决心,汉高祖遂“易之以铁”。《后汉书·祭遵传》云:“丹书铁券,传于无穷。”受赐者莫不感到皇恩浩荡,表示会世代效忠朝廷,并将其装入金匮,藏于用石建成的宗庙内。

  其实,皇帝信誓旦旦,但认真兑现承诺的并不多。如韩信、彭越等都是大功臣,结果还是落得个兔死狗烹的下场。至于功臣子孙更无免罪特权,稍触刑律即绳之以法,如丞相陈平的后裔抢他人老婆,被处以死刑。司马迁曾做过统计,“汉兴,功臣受封者,百有余人”,汉武帝太初时,只过了一百年,仅有五个功臣后裔保留封为侯爵,其余均因犯法而获罪。

  自汉高祖开启以铁契褒奖、笼络功臣的先例,后世帝王纷纷仿效。他们觉得,这种政治策略和手段对于加强统治权力十分有效。三国时期,为笼络周边少数民族,蜀汉对南中诸夷,曹魏对关陇氐、羌,都赐予铁券金书并与之会盟。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铁券金书的誓词由汉初的世袭爵禄改为免除死罪。到了唐朝,免除受赐者叛逆罪之外的死罪一次或数次,成为赏赐铁券的主要内容。唐末,不仅受券者有免除死罪的特权,而且还涉及宽宥其子孙的死罪特权。

  文学作品也常常渲染铁券金书,进一步增加了“免死金牌”的神秘感和影响力。小说《水浒传》 里介绍柴进时说:“这村中有个大财主,姓柴,名进,此间称为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钦赐予他‘誓书铁券’在家。”

  此誓书铁券,是铁券金书的一个异称。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从后周柴家手中谋得皇位,故赐铁券金书以示补偿,约定柴氏后人犯罪不得施刑。这在历史上是确有依据的。

  造就“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晚唐五代十国被史学家称为“乱斯极矣”,藩镇割据、军阀混战、灾荒频繁,北方十室九空,“江南大旱,饥人相食”,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钱镠就生于其时。他出身贫寒,少喜习武,因系长子,16岁便冒险去海盐等地,贩卖私盐到安徽等地,换回钱粮侍奉父母。21岁时,钱镠投身行伍,“骁勇绝伦”,胆识过人,受到重用。

  公元879年,黄巢起义军进犯临安。钱镠以少敌多,巧妙地解围。第二年,为保护地方安定,董昌、钱镠建立“八都军”。董昌其人缺少远见、昏庸残暴、野心日增,平定浙东观察使刘汉宏叛乱后,僭位称帝。

  公元895年,唐朝封钱镠为浙东招讨使,讨伐董昌。钱镠初念董昌提携之恩,且又是同乡,两次劝告对方不要叛逆。谁知,董昌联合淮南节度使秘密偷袭苏州、杭州,才使钱镠下决心攻克越州(今为绍兴)。董昌在被押前往杭州的途中,自惭无颜,投江自杀。

  公元897年,钱镠因讨伐董昌有功,被唐昭宗特赐铁券金书。该物铁质,形如覆瓦状,中穹旁垂,质如绿玉,上嵌金字350个。在诏文中,唐昭宗褒奖钱鏐削平董昌的功绩,称其“披攘凶渠,荡定江表。忠以慰社稷,惠以福生灵……志奖王室,绩冠侯藩”。因此,“赐其金版,申以誓词:长河有似带之期,泰华有如拳之日;惟我念功之旨,永将延祚子孙,使卿永袭宠荣,克保富贵”。券文还进一步明言:“卿恕九死,子孙三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

  钱镠获得这道铁券金书时,感动得哭了。他感叹“自己才46岁,就受到皇上如此厚赏,恩重难报”,并以此教导子孙“要谨当日慎一日,诫子诫孙,不敢因此而累恩,不敢因此而贾祸”。同年10月,钱鏐请人起草《谢赐铁券表》,向朝廷致谢。

  江南文化的核心为五代吴越国文化。宋人编《百家姓》将钱家排在仅次于赵宋皇家的第二家,表明世人对钱氏家族家国情怀的肯定。钱镠平息战乱后,维护地方安宁,建立吴越王国,定都杭州达80余年,造就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格局,构建了富有特色的江南水乡文化。

  据说,钱王的仁慈和贤明,还使西湖化解了“千年之劫”。当时,朝廷准许钱镠造一座王府。风水先生认为,填了西湖造王府是最佳选择,因为这里风水好、有王气,钱家可享有千年江山。但是,钱镠坚决不同意。他说:“百姓靠湖水为生,无水即无民,我还要王气干什么?”不仅没有填埋西湖,而且还招募7000名“撩浅军”,专门从事西湖等水域的疏浚工作。后人用“留得西湖翠浪翻”的诗句,赞颂钱王的行为。

  钱镠对杭州先后进行3次扩建,大大拓宽了杭州城的范围。杭州城留下的99眼井,就是钱王开凿的,故俗称“钱王井”。钱镠还大力发展经济、扶植农桑、开拓海运、扩大贸易,将杭州建成了富甲一方的“人间天堂”。史料记载,隋末唐初杭州户籍仅15380户,至五代吴越盛时增至10万余家、50万人。

  钱王同样重视苏南重镇苏州,虎丘塔即为其所建。他派出第六子钱元璙驻守苏州。元璙最喜园林,治理苏州30年,颇有政声。

  81岁时,钱镠在杭州病亡,谥号武肃。他遗言要“子孙善事中国”“如遇真主,宜速归附”,并立下“八训”等,后演绎为著名的“钱氏家训”,使后裔长期受益、人才辈出。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