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终追远又清明

2018-04-05 09:26 来源:经济日报 
2018-04-05 09:26:29来源:经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作者:武志伟

  “清明时节出郊原,寂寂山城柳映门”。在浩如烟海的诗词书画之中,我们可以一品文人墨客赋予清明节的多重文化意境。即便如此,清明节,这一随时代变迁而不断积淀、升华的节日,其深厚的文化意蕴远非一纸诗画所能道尽。缅怀与期待、人伦与理想,这些看似矛盾的词组都融汇在色彩浓郁的民俗节日之中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清明又至。“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对我们来说,清明节绝不仅仅是休息娱乐的假日,更是承载着深厚民族文化的重要节期。作为承续了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华传统节日,清明文化在时间的积淀中不断更新、升华;而当代人在铭记、传承传统的同时,也赋予清明节更多时代内涵与现代活力。

  传统之源

  节气、祭扫、踏春

  清明,本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根据《淮南子·天文训》记载,“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音比仲吕”。时间是大自然的产物,节气展现的则是农耕文明的智慧。2016年,“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便是对其文化内涵的极大肯定。先民通过观察天文地理、气象物候,来感知自然变化、安排农业活动,敬天顺时,依农得时,从而创造了二十四节气。所谓“认识一个民族,其实就是认识它如何使用时间”,节气犹如包裹着中华民族农耕文明的文化密码,具有时间性与实践性的双重含义。从中既可以窥探出古人如何以人之理性追问天地运行与造化万物,更鲜活地展现了“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的文化理念。从自然中推演人文,在人文中回归自然,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之基、哲学之本。

  唐宋之后,清明节逐渐融合了寒食节与上巳节的习俗,扫墓祭祖成为节日的核心内容之一。正如《弟子规》中所言,“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唐玄宗时敕令“士庶之家,宜许上墓,编入五礼,永为常式”,扫墓祭祖的风俗随之逐渐固定下来。在双亲先祖的墓前,酻一壶清酒,备一餐食物,燃一对蜡烛,焚一叠纸钱。在飘忽不定的烟火前,古人跪述对先人的无限哀思,感念双亲的生育之恩,缅怀父母的音容笑貌。中华文化素来重视“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扫墓祭祖便是这一文化意识的凝结与升华。它不仅仅是个人情感与心境的表达,更借助年复一年、家族同体、感情充沛的仪式重演,唤醒、塑造和强化了家族、族群、集体的共同记忆以及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基于此,中华民族的文化便有了人文情感与生命延续的厚度。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随着节令习俗从祭典性向娱乐性与礼仪性的演变,踏春出游、荡秋千、蹴鞠、放风筝等活动在唐宋时期也逐渐成为清明节的另一项文化内容。扫墓祭祖渲染了清明节的肃穆,踏春出游则展现出清明文化的灵动。这一对看似矛盾却又融为一体的节日色调,赋予了清明节更为深远的文化内涵。在草长莺飞、层林渐绿的阳春三月亲近自然、感受新生,一驱内心的抑郁与冬日的寒气,这是顺应天时、人地和谐的最好展现;而将春天蓬勃的生机与缅怀先人的悲凉共置心中,又展现了古人悲欢与共、生死并置的人生哲学。所以,清明节不仅彰显了“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中庸文化,更塑造了“追思先人,勿忘生者”的生命境界。于是,中华民族便有了直面生死的勇气与豁达。

  时代之本

  追忆、缅怀、感恩

  “清明一霎又今朝”。经典而不封闭,规范而不拘囿,正是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路径。在传承历史底色与文化积淀的同时,时代应赋予其更多的现代气息。

  追忆先人,是清明节传承不绝、延续至今的核心文化内涵。天下之人皆有父母,族群各有祖先,民族亦有本源。这种“我是谁”的心灵追问,扎根于每位华夏儿女的心中。纵使生活散于五洲,但是寻根谒祖的观念仍可将我们聚于华夏。所以,每年清明前后,无论是在机场、口岸,还是各地的乡间小道,都能见到返乡祭祖的人文之景。不过,情感是不变的,仪式是流动的。扫墓祭祖的形式并非是对传统旧制的完全沿袭。借鲜花表达哀思,用文字延续情感;以植树培土感念生养之恩,建石碑陵园寄托追思之情。我们已然看到了仪式的创新性发展,期待更多文明、合理的方式延续这一神圣的生命交流仪式。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