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多年前的“微信朋友圈”:真率由衷,直抒胸臆

2018-04-09 09:27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8-04-09 09:27:15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阮国华

  清康熙年间,安徽歙县人张潮(字山来,号心斋居士)的著述中有《幽梦影》一部。此书后来被收入《古今说部丛书》时,编者因其文体形式独特,而将其标目为“清供”。“清供”一般指的是案头清雅的蔬菜摆设,将其作为《幽梦影》的标目是因为此书所辑均系随兴而得的“清言隽语”。随感格言式的著述明末清初已多有出现,如屠隆之《娑罗馆清言》、陈继儒之《小窗幽记》即其中佼佼者。但是张潮的《幽梦影》却有新的创造,正如光绪21年杨复吉所言:“昔人著书,间附评语,若以评语参错书中,则《幽梦影》创格也。清言隽旨,前于后喁,令读者如入真长座中与诸客周旋,聆其謦欬,不禁色舞眉飞,洵翰墨中奇观也”。(《幽梦影》跋)从网络时代的眼光来看,他这种格局倒是与今日的微信朋友圈十分相像。兹举其一组为例:

  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

  弟木山曰:余每见长一技,即欲思之,虽至琐屑,亦不厌也。大约是爱博而情不专。

  曹冲谷曰:我于雪月花酒山水诗文之间,无时不想美人也。

  张竹坡曰:多情语,令人泣下。尤谨庸曰:因得意诗文想心斋(张潮字心斋。引者注)矣。

  李季子:此善于设想者。

  陆云士曰:临川(指汤显祖,引者注)谓“想内成,因中见”与此相发。

  正文是张潮的原创,下面排列的是文友们即兴畅所欲言的评论。除了没有点赞图像,完全是一组微信朋友圈的格局!在《幽梦影》中,除张潮220则原创外,另有112人参与发表了512条评论,共形成220组纯文字型的微信朋友圈!

  在那无网络的时代,这种微信朋友圈是如何形成的呢?是将原创语录逐条传阅,一人发之,众人评之,再由张潮回收辑录成本,还是张潮先将自己的220条“清言隽旨”汇集成册,再在传阅中为文友们所择评?考察目前能见资料,应该是后者。参与评论最多的张竹坡在给张潮的信中所说:“承教《幽梦影》以精金美玉之谈,发天根理窟之妙。小姪旅邸无下酒物,得此,数夕酒杯间颇饶山珍海错,何快如之!不揣狂瞽,妄赘琐言数则”。(《与张山来》其二)很明显,张竹坡是得到张潮将220条语录辑录成册的《幽梦影》之后,甚为喜爱,视作“山珍海错”,边欣赏,边置评的。在包含评论的《幽梦影》中,庞天池曰:“有益之施舍,莫过于多送我《幽梦影》几册。”包含评论的《幽梦影》中,录有庞天池33条评论。很显然,这个主要参评者之一也是拿到张潮语录编辑成册的《幽梦影》进行评论的。其它,如陈崔山曰:“此一则,又为《幽梦影》中尤物”;胡会来更是明确地对《幽梦影》全书进行评价:“从无言处著书,已得惊人;于通解处着解,既参其上,其《幽梦影》乎?”由上可知,《幽梦影》原为康熙年间寓居扬州的著述大家张潮的格言语录之结集。结集后便在扬州文友中广为传阅。传阅者随兴置评。待到重新编辑出版,《幽梦影》已成为了由张潮语录与文友评论组成的微信朋友圈著作,是为在无网络情况下我国第一部文字微信朋友圈结集。

  那么,这部微信朋友圈式的结集完成于什么时候,用了多长时间呢?今见序跋也语焉不详。我们不妨从《幽梦影》评论最主要的参与者张竹坡这个线索进行探讨。张竹坡,铜山人(今徐州人),这个“负才拓荡,五困棘围,而不能博一第”(张道渊《仲兄竹坡传》)的才子,于康熙乙亥(1695年)三月二十岁的时候,仅用十多天时间完成了著名的《金瓶梅》评点,引起轰动。同年八月参加秋闱又不第。于是于当年秋冬间为发行他评点的《第一奇书》来到了扬州。当时,同样是身负才名却累试不第的张潮已定居扬州二十余年,他在扬州广交文友和书商,俨然成了扬州文林的领袖。张竹坡对张潮甚为崇敬,认为张潮“诚昭代之伟人,儒林之柱石”(《与张山来》其一),时相过从。在《幽梦影》中,张竹坡的评论竟达83条之多,居评论者之首!从第四组朋友圈开始,他的评论一直参差延伸到最后一组。据今存张竹坡诗《拔闷三首》所示,他是康熙36年春从扬州去往苏州的。也就是说,张竹坡只在扬州停留了几个月。而就在这几个月中,张潮的《幽梦影》从第四则断续延伸到最后一则都留下了张竹坡的评论。其中有六则他是唯一的评论者,有28则他是最后一位评论者。这说明张竹坡是最后参与《幽梦影》评论的人之一。这也说明作为微信朋友圈的《幽梦影》最短可能就在几天内完成(即张竹坡所谓“数夕酒杯间颇饶山珍海错”),最长可能也就在张竹坡旅居扬州的这几个月,即康熙35年(1696年)秋冬到康熙36年春(1697年)之间。在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没有快递的情况下,我国第一部微信朋友圈式的作品就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完成。

  这个微信朋友圈中,以张潮、张竹坡为代表的参与者大都是科场失意旅居扬州的文人。他们在扬州这个景物秀丽、文脉深远、工商业发达、物质文化生活丰富又偏离政治中心的地方找到了一片畅情之地。他们相对自由地抒发性灵,互赠著述,经常聚谈宴饮。《幽梦影》微信朋友圈可大致反映他们的思想状况和生活风貌,并为后世留下了值得注意的特色和内涵。

  首先,扑面而来的特色是真率由衷,直抒胸臆。在《幽梦影》里,张潮所发布的220条随感隽语均系原创,没有链接式的搬引。顺应自己日常的所阅、所触、所思,信手拈来,形诸文字。同样,所有一百多位参与评论者也都以好友式的坦诚,发自肺腑地谈见解、抒感受。前引张潮“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一则即是显例,以至于曹冲谷毫无遮挡地说“我于雪月花酒山水诗文之间,无时不想美人也。”就这样直陈感受,直抒个性!又如张潮“创新庵不若修古庙,读生书不若温旧业”一则之下,庞天池评论曰,“谒贵官不若访高士,精八股不如穷一经”,公开表示了对达官贵人和八股的蔑视;而顾天石则借题发挥,公开标举了自己的阅读好尚:“唯《左传》《楚辞》、马、班、杜、韩之诗文及《水浒》《西厢》《还魂》等书,虽读百遍而不厌,此外皆不耐温者矣,奈何?”在他认可的经典中是把所有正统经书排除在外的;而《水浒》《西厢》《还魂》等在当时多有离经叛道色彩的作品则被视作阅读经典!王安节更借题发挥:“今世建生祠,又不若创茅庵”,公开以隐逸否定名教!类似直陈已见,所在多有,充分显示了朋友圈的真性情!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