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品诗

2018-05-13 10:15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5-13 10:15:55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于书文

  雁栖湖国际会都湖畔东侧,坐落着长城脚下的古村河防口,2014年复建古城堡,城高墙厚,城门巍峨。站在古堡前,远处山峦中的长城和身后的古堡成了背景。抚今追昔,寻踪觅迹,岁月遗撒的斑斑痕迹,都随着城墙上的砖石铺展开来。

  走进城堡,一方巨石横卧眼前,巨石上镌刻着《登河防口边城》一诗,行书竖刻,笔划遒劲,十分醒目。

  山海居庸千里长,前朝于此重边防。

  藩篱属国亡三卫,屏蔽中原恃一墙。

  堡塞规模传魏国,筑台形制说南塘。

  而今中外为家日,直北舆图接大荒。

  这首诗原载于清代著名文学家沈德潜编选的《清诗别裁集》,诗作者为清初诗人潘其灿。潘其灿,字景瞻,号朗君,江苏吴江人,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举人,好学工诗。《清诗别裁集》收其诗作四首。《登河防口边城》是他旅居怀柔时所作,距今已有297年。

  描写长城的诗作浩如烟海,而《登河防口边城》一诗标新立异,以其深邃的立意和艺术的表现,至今仍闪烁着思想的光芒。这首诗立足于新旧交替的时代起点,以敏锐的历史的眼光,歌颂了徐达、戚继光等一代名将,客观地总结了长城的历史作用,大胆提出了自己新的见解——屏蔽中原仅靠砖石筑就的长城是守不住的,江山一统更需要怀柔天下。正是因为潘其灿在这首诗中所倡导的和谐、包容的精神,从而奠定了他在清初诗坛中的地位。

  康熙六十年(1721年)夏秋之际,潘其灿由江南来怀柔看望时任知县的表兄吴景果。应吴之邀,遂帮助其编纂《怀柔县志》。这一年,潘其灿32岁,正值年富力强之时。他在怀柔“淹留半载”,为了充实史料,丰富内容,遍访乡贤,凭览关塞,访求古迹。他曾前往黍山“拜邹衍之祠”,考察燕城“寻燕丹故里”,“往往慷慨悲歌,遂忘旅况”。除了完成《怀柔县志》八卷之外,还留下了记游感怀诗作十二首,文两篇。除了《登河防口边城》一诗外,康熙《怀柔县志》共收录其诗十一首。

  河防口是明代成村的长城脚下的古村落,《怀柔县志》记载:“河防口,明初建村,明永乐年间建关并建城堡一座。”城堡原有匾额一块,有“河防”两个阴刻大字。当时城堡主要用以屯兵,属蓟镇石塘路管辖。有了城堡便有了村落。当年堡内有三街六巷,后来,古城堡于民国前相继倒塌,被逐渐拆毁,村庄也越来越大。

  作为古代中原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贸易通商的一条重要长城孔道,古道南起河防口长城关口,经燕山山脉沟谷地带,北去大阁,穿过坝上草原,到达多伦。河防口虽不是长城的著名关口,但在怀柔长城段中因与古道相连,地位十分重要。

  诗言志。诗人在诗歌中通过简洁形象的语言,打开想像的空间,追古叙今,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愿,以此感染听众,引起共鸣。首句表明河防口位于山海关至居庸关千里长城防线上,前朝统治者据此为防范蒙古、女真等部族南下侵扰发挥了重要作用。“前朝”即指明朝。“藩篱”指边界、屏障。“三卫”指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设置的朵颜、泰宁、福余三卫,贡赋惟谨,比于藩臣。这里笔锋一转,指出随着“藩篱属国”的军事防卫“三卫”的名存实亡,长城以外明军再无据点,令北京暴露了两翼,也失去了战略纵深,使京师长期处于游牧民族的直接威胁之下,同时也是明中期蒙古在大漠、明后期女真在辽东坐大的重要肇因。明朝“屏蔽中原”只得“恃一墙”了。暗指长城的依赖作用有限,抵御入侵,巩固社稷,不仅只是依靠有形的边墙。

  “堡塞规模传魏国,筑台形制说南塘。”“魏国”指魏国公徐达;“南塘”指戚继光,字元敬,号南塘。意为明初魏国公徐达开始规划并修建明长城,指戚继光于明隆庆二年(1568年)夏天,由蓟辽保定总督谭纶推荐,任都督同知,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并任蓟镇总兵。任期内,加高加厚原有的边墙,改进了城、堡、台设施的构造,在重要地段修筑重城重墙,创建了可以昼夜驻守的空心敌台,使长城真正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坚固防线。

  河防口关与神堂峪口,亓连关,同为蓟镇石塘路最西端的关口,称为“蓟镇石塘西路”。所以,河防口左右的关堡城垣自隆庆至万历初,都是戚继光的防区。这两句诗充分肯定了徐达、戚继光在怀柔长城建筑中的历史作用。

  末句“而今中外为家日,直北舆图接大荒”。“直北”,正北。“舆图”,疆土,土地。此为这首诗的诗眼,指出时代变迁,大清帝国已经建立了,长城内外融为一家,大清疆土已经连接到遥远的北方。长城作为历史上一个伟大的军事工程也随之失去了实际作用,华夏一统更决定于人心向背,这个无形的长城作用更大。

  《登河防口边城》一诗尽管在艺术表达方面并无更多可圈点之处,却在立意构思上别具一格,鲜明深邃,独领风骚。潘其灿的诗清新自然,毫不做作,写景抒情,寓意深刻。他的诗,充分展示了江南文人的才华,记录了297年前的社会现实,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登河防口边城》如今已镌刻于巨石之上,诗人的远见卓识与河防口长城一起融进了沧桑岁月。(于书文)

[责任编辑:李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