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儒家文明于一线

2018-05-25 09:58 来源:文汇报 
2018-05-25 09:58:1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1920年,唐文治有慨于“上年学潮后,学风愈觉不靖”,乃辞去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即上海交通大学之前身)校长之职,返乡家居,在无锡创办国学专修馆。早在他游历欧美时,就对外国的学校制度印象深刻。在他看来,“自教化不明,天下多得一。新旧不相保,则所以正其本而清其源者,惟视乎培养之道”。所以,他的后半生都致力于教育,尤其是自1920年以后,更专心于国学教育。“今宜以至新之心理,发明至古之道德,且俾天下学者知圣贤之道,实在于行,而不在于言,则吾中国道德文章,或可不绝于天下。”其所教授诸生者,自以经学为主。所用教本,除编纂《十三经读本》,精选十三经注之善本外,大半自撰,闲亦采他人如曹元弼、张锡恭等之著述。其所亲撰者,有些意在为诸生开示门径,便于初学入手;有些,则直接为启迪人心而作。如辑《阳明学发微》以启发良知,编《国文性情教育》,“以五伦为纲,以四端为目,而归结于谨好恶、致中和,专选文之可歌可泣者,冀有裨于世道人心”,都是应对现实的有为之举。

  至1922年底,唐文治特意致函在苏州的曹元弼,希望他能到无锡为诸生讲授礼学。曹元弼虽亦有意授课,然而身体状况不佳,无法赴无锡。唐文治乃遣无锡国专高材生每学期赴苏求教。首批学生,有毕寿颐、蒋庭曜、唐兰、王蘧常、侯堮、吴其昌和白虚七人。以后又有何葆恩、孙执中、王道中、黄希真、徐世城、蒋天枢、戴恩溥、黄谟泰、黄谟沁、庞天爵、徐玉成、钱萼孙、张寿贤、黄雨璠、吴鸿章、郭则清等人。他们勉力教授,即期望于“世道晦盲”之时,“吾辈得一承学之士,栽者培之,实于继往开来,息息维系”,使大道不绝。传道、授业、解惑之志,始终萦绕于他们的心头。

  唐文治曾担心求学人数过多影响本已健康欠佳的曹元弼,但部分学生,“慕道尤切,恳挚万分”,故唐文治前后数十信致曹元弼,或对曹元弼之教诲表示感激,“诸生自被训诲,颇能领悟大义,每次无不欢欣鼓舞而返,感荷教思,实无涯涘”,“前据毕生寿颐面述,前此叩谒讲座,适值道躬违和,勉为讲授,兄感纫之余,倍形歉疚”;或为诸生请示登门求教之时间,“诸生向学綦切,暑假内仍拟随时订期请业,仍祈赐予教诲”,“馆生谨拟请示师座,何日可以晋谒,敬求赐示日期,以便饬遵”;或请求新增数人至苏请业,“该生等仰瞻道范,向慕綦殷,未识左右能否收录。倘蒙俯允,附列门墙,乐育有何既极”,“蒋天枢、戴恩溥二生向学真切,再四请求,兄亦不忍坚拒,可否恳师座一并收录”。又有学生到苏时“广购理学、经学诸书,每人各背负百数十册,步行出阊门”之举。从中,既可见唐文治对于培养“传道”学生之关怀备至,亦可见曹元弼扶病授课、“来者不拒”的孜孜不倦,兼可窥当时颇有不少学子仍以传统为依归。“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虽然艰难,这些“保守士人”也未曾灰心绝望,始终 “独自”践行着自己的理念。道之不绝在人,以儒家为代表的中华文化,也赖此一线生机,如草蛇灰线,历经天崩地坼、种种巨变,终将重焕光彩。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