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明月夜,千古一诗人

2018-05-31 09:31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5-31 09:31:57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车 夫

  在李白人生旅行的版图上,有三个地方——绍兴、宣城、当涂——是他情有独钟、流连忘返的地方。因为这三处都是诗人倾情山水之乐的胜形之地,更是令他着迷和追求的千古风流和文人遗踪的向往处所。以青山(谢公山)和采石矶的名胜著称的当涂是李白的终老之乡。由于谢眺的关系,青山自然成了李白追怀无穷的胜境,而长江边上的采石矶(原名牛渚矶)更是诗人多次游访吟咏之地。诗人曾叹息道:“无风难破浪,失计长江边”(《赠宣城宇文太守……》)。诗人于“失计”之中,便引奔腾不息的大江为知己,所谓“长江远山,一泉一石,无往而不自得”(唐范传正《李公新墓碑并序》)。诗人多次徜徉于天门、牛渚之间,并把这种“自得”之情,倾注于一幅幅美妙的画卷中: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望天门山》

  在一个晴朗的黎明,诗人从芜湖口驾轻舟扬帆启航,顺流而下。诗的前两句,借山写山,以“天门中断”的惊险感受,显示出浩荡江流的巨大冲击力。而这汹涌澎湃的江涛,却又被阻在天门脚下,回旋激荡,呈现出“惊险之地”的无比壮观。后二句犹如影视镜头的“特写”:诗人乘一叶轻舟,迎着扑面而来的两岸青山,白帆上,则镀上了金色的朝暾。这简直就是一幅气势飞动、色彩绚烂的天门山水人物图。诗人由此而生的轻快愉悦之感,也就不言自明了。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

  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夜泊牛渚怀古》

  这是诗人游采石矶留下的一首名诗。李白在诗题下自注:“此地即谢尚闻袁宏咏史处”。据史书记载:东晋袁宏少有才华,家贫,以运租为生。有次夜泊牛渚,放声吟诵其《咏史诗》,时谢尚正江中泛舟赏月,闻诗邀见,大加赞赏,于是袁宏名声日显,后官至东阳太守。诗题中的“怀古”,即指这个故事。诗的前四句,写诗人夜泊牛渚的特定场景,展现出青天澄碧、万里无云的空阔景象。主人公空舟望月,一片清辉,月色波光,融成一体,令人神往,由此而过渡到“怀古”。为什么是“空忆”呢?因为光是怀念,没有用。关键在于“空”字下面两句:我也想像袁宏那样高声吟诗,可是像谢尚那样的人却听不到。其意在抒写自己怀才不遇的苦闷。

  实在地说,李白从“赐金放还”之后,心情一直不好,再加上后来寻阳入狱和长流夜郎的那番折腾,诗人已被折磨成为身心疲弱的老人。就拿他时而爱水、时而重山的诗意来说,这本是热爱大自然的一种真态,可在诗人的内心却是十分彷徨苦闷的。我们从他在牛渚江边写的《献从叔当涂宰阳冰》一诗中可以看出他的困境:“弹剑歌苦寒,严风起前楹。月衔天门晓,霜落牛渚清。长叹即归路,临川空屏营。”李阳冰看出了李白的困境,遂把他安顿在当涂,让他能在这里度过人生最后一段岁月。李白虽知自己离大限不远,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狼狈。他认为,人活着,就要绚烂地生活。于是,他带着病体继续游览当涂。

  当涂古迹甚多,城内的化城寺,吴孙权时所建。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南巡,曾驻跸于此,增置二十八院。唐天宝年间,寺僧清升又建亭于寺旁西湖上,铸铜钟一。李白在《陪族叔当涂宰游化城寺升公清风亭》诗中,着力描写了寺的高大、亭的清幽:“化城若化出,金榜天宫开。疑是海上云,飞空结楼台。……闲居清风亭,左右清风来。当暑阴广殿,太阳为徘徊。”在寺主的清托之下,李白还当场挥毫,写下了《化城寺大钟铭》。李白就是这样一种人,他一抖擞精神,就天阔地宽,所有的痛苦和忧伤都在炫目的阳光下,烟消云散。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