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赤壁游

2018-06-16 09:39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8-06-16 09:39:03来源:人民政协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台湾著名戏曲学者、民俗学者,现任台湾大学名誉教授 曾永义

  一从苏子泛轻舟,斗焕文章千百秋。赤壁空余浮地水,长江远去接天流。夕阳红暖黄花路,明月苍凉白玉楼。步武东坡知寂寞,古今如梦却悠悠。

  某年3月中旬,我到武汉大学访问。16日那天,郑传寅教授特地安排,并陪我到黄州赤壁和黄石西塞山作一日之游。开头这首诗就是我游罢赤壁有所感而写的。

  东坡在黄州谪居4年4个月,至元丰七年4月1日离黄州量移改任汝州。其间先后居住城东定惠院、长江边临皋亭、黄州东坡雪堂,雪堂在临皋亭之上。他躬耕东坡之后,自号东坡居士。他在定惠院只住4个月,有4年在赤壁矶头面对大江,有许多作品提到周遭的景物,譬如“置酒赤壁矶下,踞高峰,俯鹘巢”,“寓居官亭,俯迫大江,几席之下,云涛接天。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东坡居士酒醉饱饭,倚于几上,白云左绕,清江右回,重门洞开,林峦坌入”。而他描写的赤壁是“断崖壁立,江水深碧”,“山崦深邃”,“岸多细石,往往有温莹如玉者,深浅红黄之色,或细纹如人手指螺纹也”。也因此,赤壁与长江能够“乱石穿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也能够“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像这样的“东坡赤壁”是多么令人向往,像这样的东坡赤壁之游是多么的令人艳羡!

  我就是抱着这样满腔的文学情怀来到赤壁,我要访寻黄州的东坡,我要踵继东坡当年的足迹,看看他的定惠院,看看他的临皋亭,看看他的雪堂,更要效法他扁舟一叶,逍遥于赤壁矶下大江之上。

  我们一路寻来,沿着古城垣行走,终于看到了山上楼阁丛聚,山下公园一区。我们在丛楼里找到了“雪堂”,堂分三间,中为正堂,东为卧室,西为客室,正堂陈列“东坡躬耕图”“雪梅图”“雪堂飞雪图”。可是它的四壁不绘飞雪,它的前后没有“春草齐”,它的左右没有“斜径微”,雪堂之上已不见芒鞋葛衣、于此考盘的颀颀硕人;而我既身处其间,则尚能依稀仿佛地想象东坡多少名篇在此挥洒而成,尚能冥然若契地解得东坡“非逃世之事,而逃世之机”的襟抱。

  而亭台楼阁依山而筑,皆为近代或近年所改建和重建。涵晖楼,以其晚涵落日余晖、夜摇明月清辉故名,现为东坡文物陈列馆。二赋堂,以其堂中央一木壁顶梁而立、前后有法书嵌刻东坡前后《赤壁赋》而得名。前赋楷书,豪迈俊逸,为清代黄州教谕程之祯所书;后赋魏书,古朴苍劲,为近代书法家李开所写。坡仙亭,南宋诗人戴复古誉东坡为“坡仙”,因以为名。亭内嵌有东坡草书《念奴娇》石刻,以及楷书《满庭芳》《行香子》《临江仙》石刻,另有东坡名画“月梅”、组字画佛像石刻,均极珍贵。碑阁,清光绪间,黄冈知县杨葆初(字寿昌)因景仰东坡书法,从诸法帖中择其诗词赞牍手稿,编成《景苏园帖》并勒诸石。今阁中四壁嵌有碑刻108块,为保存最完整且最多之苏帖石刻,亦居全国个人书法碑林之冠。此外有号称宋代黄州四大名楼之一的栖霞楼,因晚霞染红大江照映楼身而得名。有因苏辙《黄州快哉亭》“濯长江之清流,挹西山之白云”之句而得名的挹爽楼。有传说东坡游赤壁酒醉后曾躺卧的石枕石床而得名的睡仙亭。有因《念奴娇》“一尊还酹江月”而得名的酹江亭。有用《后赤壁赋》含意而建的问鹤亭。有取“坡仙长留阁内”之意的留仙阁。还有附会传说的放龟亭。

  这些亭台楼阁固然可欣可赏,尤其所贮藏陈列的文物更令人驻足。但是我心里急着要伟立赤壁矶头,面临大江,怀想千年之前,东坡放浪于此的风华。于是我催促着,一亭一台节节而下,一楼一阁走马看花,准备着迎接楚天千里、长风飒飒、江涛壮阔、举目无涯。而谁竟能知道,当我站立放龟亭前之时,没有长风,没有大江,只有栉比鳞次的房舍挡人眼目;而足下的赤壁矶头,纵使“崖石壁立”,却连新店的碧潭山崖也无法比拟;而矶下只剩一区尚能荡舟的水面,其一头尽处布满大片的黄色野菜花,另一头深入新建公园的拱桥。我惆怅的要摩挲“惊涛拍岸”的痕迹,而矶头斑驳,纵横错落的冲刷刻勒犹存。

  我在浩叹之余,写下那首诗:诗中“长江远去”之句,乃因长江泛滥改道,已在四里之外。而望中的菜花一片橙黄,使我想起东坡的《九日次韵王巩》中“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以及他的《南乡子·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的诗词,也使我想起古人常说的“黄花晚节香”。因此,我诗中的“黄花路”,就不必管它是菜花或菊花了。又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东坡作《东坡升仙》一文,有云:“吾昔谪黄州,曾子固居忧临川,死焉。人有妄传吾与子固同日化去,且云:如李长吉时事,以上帝召也。”因此诗中用李长吉“白玉楼”典故,即此也使我想到东坡“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寓意。我也曾到所谓的“东坡”去追寻,那里已是一片错落的民居,但我尚能揣想东坡4年于此,应是“寂寞”。寂寞对志士仁人固然是冷落孤独,但对诗客文豪却是创作的绝佳心境,郑师因百有《诗人的寂寞》一文详论其事,也难怪东坡在黄州是他创作的最辉煌时期,有诗约220余首,词66阕,赋3篇,文约169篇,书信约288封,共计740余篇。而我认为东坡的寂寞是兼具志士仁人与诗客文豪的,因为他身虽在贬所,又何尝顷刻忘怀君国与生民呢!而“人生如梦”“古今如梦”是东坡常说的话语,看来梦是东坡的人生哲学。只是东坡与我相隔千百年,即使梦境相同,又如何不感到悠邈而难于倾诉呢?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