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古已有之的便利

2018-06-20 09:41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6-20 09:41:19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作者:林真

  寻找食物是人类的生存本能。与食物密切相关的外卖古已有之,如今,在互联网背景下成为一种崛起的餐饮文化,承载着更多的期许,影响着无数人的生活,让传统的饮食文化在新时代展现出独特的魅力。

  千年以前“外卖”就已萌芽

  下班累了不想做饭,怎么办?只要打开手机动动手指,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快递员捧着一份热乎乎、香喷喷的外卖送到你面前,大快朵颐方便至极。

  外卖作为一种独特的营销方式,最初是为满足不在店内消费的顾客的特殊需求而提供的一种食品打包或外带服务。随着互联网深入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在网购平台和移动支付的催化下,快递员可以外送上门,更加快捷省事,深受年轻人的欢迎,逐渐成为他们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之一。

  实际上,外卖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早在千年以前的盛唐或更早就已萌芽,特别是到了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宋朝,酒肆食铺林立,饮食文化繁荣,餐馆酒楼的外送服务在这种背景下形成风气。宋代孟元老所著的《东京梦华录》,是一本记录北宋都城东京(又称汴京,今河南开封)城市风俗人情的著作。书中记载,当时东京商业繁荣发达,“处处拥门,各有茶坊酒店,勾肆饮食。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蔬。”意思是,街道上处处是拥挤的门户,到处都有茶坊、酒馆、市集或卖吃食的。有钱人通常都不在家中做饭,而是“下馆子”或叫外卖。《武林旧事》《都城纪胜》《梦粱录》等南宋著作中也收录了大量临安酒肆饭店和美食菜品的资料,“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盖经纪市井之家往往多于店舍,旋买见成饮食,此为快便耳。”据记载,若当时有人不愿在店里吃,又不想在家做饭,只要先派个伙计来点菜,“逐时施行索唤”“咄嗟可办”,相当于如今打个电话或登录APP点餐,饭馆就实行上门服务,派专人“就门供卖”,送到后再付钱。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清明上河图》,生动地描绘了北宋时期都城东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画中就记录了一个拎着食盒、正去送外卖的饭店小伙计,其举止神态细腻逼真,令人叹为观止。

  外卖在西方的历史并不久远。直到近代工业革命之后,随着大城市人口密集、商业发达后才渐渐兴起。直到今日,外卖食物常被视同为快餐,多是比萨、炸鸡、中餐炒饭等。20世纪50年代是美国现代外卖的“诞生期”,在很多市区内,意大利餐馆和中餐馆与早期的汉堡店争夺购买外卖食品的顾客。

  方便面遭遇外卖的“跨界辗轧”

  被认为“20世纪最伟大发明”的方便面,自1958年在日本诞生后成为速食界当之无愧的王者、“地球人都知道”的明星产品。多年来,康师傅、统一等众多方便面品牌推陈出新,联合演绎了一段长达几十年的“王者之争”。

  然而,这个“大众食品之王”5年前在销售额和盈利达到顶点后,遭遇了滑铁卢。世界方便面协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之前,方便面销量在中国连续18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1年至2013年,中国方便面年销量从424.7亿包增长至462.2亿包,特别是2013年,销量同比增长4.97%。然而,这种持续稳步攀升的趋势此后便出现了转折,销量和企业利润双双下滑。2014年至2016年,我国方便面年销量连续3年下跌,从444亿包跌至385.2亿包,跌幅高达16.7%。

  即使是全球最大的方便面公司康师傅,利润也大幅下滑,还有好几家公司因此而倒闭。让商海沉浮几十年的方便面巨头招架无力的“入侵者”并非同行,而是方兴未艾的网络订餐。此前,国内虽然也有网络订餐平台,但可选范围较小,发展缓慢。2013年之后,若干个规模较大的网络订餐平台陆续出现,规模也急剧扩张,影响了人们的消费选择。新兴科技和中国劳动力价格偏低的网络外卖优势,更好地满足了消费者对就餐质量和速度的需求,而方便面方便、快捷、便宜等诸多核心优势遭遇新型商业模式的“跨界辗轧”,其市场地位受到猛击。

  相较于方便面,近6年来,网络订餐市场规模实现了“井喷式”增长。艾媒咨询最新公布的《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指出,2011年至2017年,中国在线订餐市场规模由216.8亿元增长至2052.7亿元,7年增长了8倍之多。去年在线餐饮外卖用户规模较2016年增长了19%,突破3亿人,根据该机构的预测,2018年市场规模将达2430亿元,用户超过3.55亿人。

  虽然,我国外卖行业冲击了方便面市场,但在国外并非如此。世界方便面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世界人均方便面消费量为13.3包,同属于东亚饮食圈的韩国,平均每人每年吃掉73.7包,人均销量常年居于世界第一。

  更令人费解的是,外卖文化在韩国无处不在。早在1993年,韩国出现首家摩托车外卖企业,快速送货行业也逐渐从地铁快送发展到24小时代理配送。随着智能手机和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数十款订餐软件出现,但传统方便面行业依然长盛不衰,从需求量来看,除了2014年略有下降以外,其余年份均呈现上升态势。

  专家分析,虽然韩国外卖文化历史悠久,但通过网络订餐的总成交额却并不高,高昂的人力成本和送餐员覆盖率低是主要掣肘。在韩国使用手机APP订餐一般不会单独设立配送费,而是包含在总价中。购买相同的食品,叫外卖比在便利店要贵得多。除了商品本身价值以外,价差主要用来支付人力成本。以炸酱面为例,叫外卖比实体店贵了3倍多。与订餐平台上动辄上百元的一顿外卖相比,韩国方便面优势明显,一袋价格不到10元人民币,就能吃个饱。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